bg
搜索
简
APP

分割线

叶添鸿

文 文 文

叶添鸿:别以募捐之名行绑架之实

印象中,我记得,我不曾为小学做过任何的捐助请求,除了活动上拜托爸妈买过后也是自己用的餐券外,好像也没做任何募款工作。

在我中学时期乃至走进社会后,曾在农历新年时为学校募款新教学楼活动做主持工作,在我印象中我的小学也没有进行任何募款活动。

以前我没有思考过,但后来长大了会去想,其实学校有必要一直募款吗?

募款有没有真正用在痛点上——还是募款的财力会越来越强大,而那种没有去募款的学校会更加没有经费去经营,反而成功募款的单位就越来越有钱?

并不是单指独中,募款这回事,国小中学都有。


周二到电台做评论时,我的立场是:“募款没错,但募款的用意是为了让学校更有钱,还是真的只是要让学生透过募款去学习领悟办校之困难?”

另外我补充,募款没错,但募款的目标款项却让学生感觉到被要挟,这样的筹募真的是好事吗?甚至有人发留言给我们说,“曾经有一个相对比较富裕的学生,被老师在班上当众说,“你家那么有钱,你就应该负责”—— 负责,多么简单说出口,但难以理解的两个字。

别承担KPI压力

倘若学生理解募款的原因,并且自愿要去,那或许我们这些外人无法多说什么,但如果学生根本不知道募款来干什么,而且还是被逼着去募捐的,那这些款项到最后就会成为学生成长过程中的阴影、不好的回忆。

有听众匿名写信说“你们太敏感了,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那样,学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真的吗?学生真的知道吗?还是这些人认为学生们都很爱学校,都很喜欢为学校付出?

也有学生发表看法说,募款活动进行时,遇到一些人直言“你的学校那么有钱,还出来筹款?”搞到学生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说实在的,走进不同的学校办讲座,我看到师生们为了维护学校的努力,那一砖一瓦背负着多少血汗。我也曾经和一些学生浅谈过,他们理解这次款项筹募后会用在什么地方,这些都是相对来说清楚让学生知道的。

我认为,加油榜不必了,既然学校是大家的,学生出来募款,筹到多少都是好的,不要让学生背负上筹募款项KPI的压力。

最后,募款捐款人的关系让他们厘清,如果学生出外募款,校方必须要确保学生安全,再来,不要给学生募集款项设立必须达到的目标,而是让他们理解募款会有多有少,切勿言语绑架学生。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分割线

叶添鸿

相关文章

叶添鸿:学好马来文开启一扇门

叶添鸿:选民透过投票宣泄不满吗?

叶添鸿:队服关系国家颜面

会员文|叶添鸿:富贵研学团另有黄金屋

叶添鸿:他们对网络霸凌更有兴趣

叶添鸿:别把老师做老了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