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郑诗傧

营营文字

文 文 文

郑诗傧:不让我们的女孩成为“房思琪们”

台湾近两年又重新掀起#MeToo运动,许多曾经遭受性侵的女性,选择勇敢自陈。

最早使用#MeToo这一词汇的,是一名社区组织者塔拉纳伯克。2006年,在她制作的一部纪录片里,提及曾经有一位13岁的少女向她透露自己遭性侵,她当时不知道怎么回应对方,但其实,她多希望当时能够这样回应少女:“我也是。”2017年10月,自称受到伯克启发的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在推特上鼓励女性传播这个词,以此希望激起社会对性侵的严重性的深刻认识与醒觉。这些故事,让我们知道,女孩,要好好长大,真的好难好难。

2017年,台湾社会出版了林奕含写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造成一时轰动,他讲述的便是教育界里的“狼师”诱奸学生房思琪的故事。东方的孩子自小被父母教育:“要乖乖听老师的话。”老师,一直以来都被赋予在正直、良善的位置上。

或许大部分父母都会告诉孩子怎么保护自己,却少有父母预设老师也可能是“狼师”而教孩子们如何分辨作为长辈的老师,就算再爱护学生,哪些是逾矩的行为,应该反抗、说不,就算最终是自己错怪也不要紧,因为保护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听之任之,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我最想对女孩们说的话是:老师说的话,不要照单全收。我们不必听话,如房思琪,宁愿相信错的是自己:

“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涂到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他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

房思琪从来没有想过他崇拜的儒雅的老师会假爱之名性侵她。她不敢声张。因为她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确实,太多人错把女性被性侵的原因,归结在女性本身不够洁身自好,贪慕虚荣或衣着暴露。这些无知的揣想导致大部分的受害者选择噤声,或者如房思琪那般扭曲自己:“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硬生生地把单向侵害的性侵变成是师生恋里的双向奔赴。

小说出版后不久,作者林奕含自杀了。大家都说那实则是她的自传。但,如林奕含所说,她是不是房思琪,和《房思琪》本身的价值无关。而我更希望透过推广阅读《房思琪》,倡导社会醒觉与行动,我们的社会就能少一些“房思琪们”。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郑诗傧

营营文字

相关文章

郑诗傧:梁靖芬的鱼肠炖书

郑诗傧:百喻经——文学与教育融合的经典之作

郑诗傧:牛奶与蜂蜜

郑诗傧:海里真的有鳄鱼

郑诗傧:安居、屠杀与幸存者差距

会员文:郑诗傧|人的沉思、创作与影响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