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入微

亚萝夏

文 文 文

亚萝夏:小学一年级

这肯定也是一种返老还童。竟然神思飘摇到上学第一天。这该是多久前的事了。奇怪的是都记得,仿佛是上个月的事了。

怪不得电脑密码有一条是填上“你小学一年级的老师”,是指级任。大概是有上过学的人都会一辈子的记得,我第一位级任老师姓陈。

由家里到学校全程不需要十分钟,小孩子脚程快,也许六分钟就可以到校了。由荷兰街到鸡场街,路程真的很近,中间只需要穿过海山街。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读同一间学校,就是三姐五年级,五哥哥三年级,我是一年级新生。早上一齐上学,放学则“独立行动“,放学时间不同,一年级很早下课,我自己回家。路程已经很熟悉。早上随妈妈到菜市场,就走同样的路。母亲放心让我一个走,是因为不必过马路。

实际是一到学校我就独立行动了。我是班上极少数没有大人陪伴的学生。第一天,老师和颜悦色的一个个问姓名,大多数是伴读的大人回答。我自己回答,老师问我会写名字吗,我立即写出来。我想老师对我有印象了,我的姓名不容易写的,尤其姓氏。对一个一年级学生而言。我的姓氏在这儿算是稀姓,但在中国不算太少,排位在四十之前,但也不到一千万。

上学第一年

起初是乱坐,两天后老师正式分座位。这个座位原本是一个年龄最小个头也最小的学生坐的,他的伴读母亲这时走过来,示意要我把座位让回她的儿子。我急了,座位是老师安排的,学生那里能轻易移动。我流泪了,拿出我青色条纹的手帕抹泪。这妇人也急了,大概是怕别人误会她欺负小孩,手忙脚乱讪讪走开。

我可一辈子记得这位最小的同学的大名X期春,他年龄真的还小,那时是离不了妈的孩子,恐怕他也没有与什么同学交往。他年尾是拿最后一名,留班。实际我们那时的同学,与他都“不来往”,只记得好像有这样一个同学。阿尾也不记得他了。实际上我与阿尾最先也没有什么来往。他年龄也小,基本上一与二年级的事,他像做梦一样。我与他是三年级才因为编排坐在附近了,从此成了一辈子的同学朋友。说X期春,他的哥哥期裕在小学六年级时会考考得不好留读,倒与我们同学了。

我一年级时班级是设在海南会馆前面大礼堂前部,一分为二。两班可容纳八十多名学生。我那一班的墙壁上挂有四幅印刷的大画,是一个著名的儿童故事:说谎的牧童。

一天是儿童节,我们学校的董事相当慷慨,送了许多食物礼物给学生,一包包的包好,那一节不上课,老师就说了“说谎的牧童”的寓言,相信大家都知道,故事的教育意义是:好孩子不说谎。

长大后看到改良的“成人版“意义:一个谎话不能说二次。意思是可以说谎,但一个谎话不能说二次骗同样的人。好像是成人杂志刊登的。绝顶风流的男士都爱对女性说谎,时常同样一个谎话说好几次,只是对不同的女人说。最普通谎话的自然是:我爱你、我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你是我唯一爱的人。很多,如此类推。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入微

亚萝夏

相关文章

亚萝夏:简单又隆重的告别

亚萝夏:那个血腥夜晚

亚萝夏:仍然神伤

亚萝夏:昔年邵氏三巨星

亚萝夏:陈年琐事

亚萝夏:周唤改革学报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