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李红莲

艺犹未尽

文 文 文

李红莲:品味怡保三合一

上一个周末,受邀参加一个名为“品味怡保3 in 1”的导览活动,通过老街导览、古早饮食及认识在地土生食材三个不同视角,认识这个早已褪去锡都光环的老山城——怡保。

看似暮景光年钟鸣漏尽,怡保早起夜落的生活依然有着脉搏肌理的温度,让我这个外坡人瞧着很新鲜。一到埗就被Niang Republic的J小哥带去探访已有半个世纪富山茶楼,听老板讲饮说食。之后,趁导览还没开始,就先溜到二奶巷外街上的《梁瑞生》品了半壶六堡。

在天津饮冰室外,和P Lab的创办人豪哥会合,听他讲调皮抵死的广东菜名典故,在半阴的后巷对着斑驳的墙壁细数蓝靛色的前世今生,再从侧门转入老银行地下保险库的雅思敏纪念馆。绕了一圈到锡米巷的山城六堡茶庄歇脚。(若不是天气太热身体吃不消,提早退场回去客栈,应该还要随他和大队去小印度转两圈吃甜点。)隔天早上的老巴刹,有专研本地野菜的原食堂特瑞莎带队,介绍马来人常吃的野菜和各类食材,顺带了几把臭豆一包咖啡、咸甜梅菜和不峇迪裙。三合一的导览,假装半日怡保人的生活既道地也老道。

琼南茶室的鸳鸯糯米饭,配上咖哩鸡和鸭蛋咖椰酱,一边是咸香辣,一边是糯香甜,奇就奇再看似对立不搭的味道,也许是椰浆是彼此共同的基底,吃起来却没有违和感。听说这道由海南人想出来的糯米饭配咖哩鸡或者咖椰酱的特色,是过去能让矿工垫饱肚子的早餐。至于那个想到将它们混搭的第一人,肯定是个有趣的吃货。

万里望华仔酒楼,掌勺的是年高七十有余,精神矍铄的老板,是晚的生鱼羹、糯米鸡(此糯米鸡非茶楼点心糯米鸡,而是糯米酿鸡)、牡丹软壳蟹、碟女琼花都曾经是招牌菜。“这些老菜,常人都不认识,不会点也不懂得吃。酒家若没机会做,我们若不记录,让大家重新发现这些绝味,也许不久的将来,也就真的成了绝味。”这就是J小哥带我们来吃的初心本意。

老街和饮食,对我总是莫名吸引,它们仿佛被时间折叠成书,随手一翻都是故事。不同的是前者是恒久的沉默,随权力与经济变化,或崩塌或屹立。饮食,在地人眼中的寻常滋味,其实是一脉千变的风土人情。毕竟这里曾经富可敌国,能有珍馐膏梁的千金夜宴,自然也有庶民百姓粥粉面饭的一杯羹,无论是食材采集、庖厨手艺、品味记忆,或文化融汇,每一支分出去的岔流都是五味杂陈的故事。

走在怡保街头巷陌的时光与食光中,你会发现老的永远不是时间,而是人。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李红莲

艺犹未尽

相关文章

李红莲:寻找来时处

李红莲:茶室 VS 茶楼

李红莲:一盅两件暂且放下

李红莲:艺犹未尽杂感之一

李红莲:假借天鹅真的歌

李红莲:(Im)permanence X 恒存的消失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