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浮世绘

吴伟才

文 文 文

吴伟才:沧海一声

对于外劳,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每个社会的营运都有所不同,我们这里可说外劳几乎是每天都会遇见的;或在修理电梯、更换屋外电线、修剪路边街树、打扫社区环境、常年给外墙沭漆、修补马路疙瘩、处理大件垃圾,工作数不胜数。

我就曾跟朋友说,假如没有这些外劳,我们也很难维持目前这水平的生活,因为经济背景及根深蒂固的封建价值观,养尊处优的人民当然是不愿意当劳工的,生子要成龙,生女要成凤,觉得既然国家负担得起,就让外劳来接手这些体力活,并且也一直把这事看成理所当然。

我相信,虽然大家心里确实也带有感激,但归根究底,在一般人眼里外劳就是外劳,仿佛就连他们这个身分都是应该的。尤其有一些心理阴暗丑陋的人,会说:“别看他低声下气好像可怜兮兮,赚了我们的钱回老家就可以盖别墅了。”言下好像很清楚他们国家建一栋别墅得多少钱。

我喜欢对外劳友善来表达我的感激。但我是以一种大家都是平等如朋友的心态来,比如说一声“天那么热你要喝点水吗”,比如“你要绑垃圾的绳子吗?我家里有不少哦”。那天,来换门外电表的两位,很细心地把我鞋架搬开了,我跟他们说,“你们做完我可以自己把架子搬回去。”其实就一点点亲和感,一点点理解,他们就能明白是阵暖流。我并不是偏见,我还发现在地铁上慌不及待一看见老人就让位的,多数是情商敏锐的外劳,不像一些跨过国界来打工的人,摆明架势你的规矩就是你的规矩,一副“我只是来打工的,其它我一概不管”的懒理表情。

那天有事,虽乌云密布也不得不出去一趟,临出门我还拿了把伞。一位已经坐在巴士站的少年显得忧心忡忡,一边看着手机上的地图一边看着车站旁的巴士时间表,大概廿出头而已,微卷的头发像尼泊尔人,大概看不懂巴士时间表的指示,开口问我:“950会来吗?”我问他要去哪里,结果发现他其实可以搭912然后走到对面去就是目的地。他看着我,人在异乡,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信口雌黄的老头,我再次跟他说:“一样的,就斜对面而已。”

天冷人心暖

没料这时就大雨滂沱,少年望着蒙成一片的马路,低头不语,我跟他说,“下一辆来的就是912,我也是要去那里,你随我来吧。”终于他还是相信我了。

原来他是去见工,两个人一把雨伞,他尽量把更多的一边让给我。到了目的地,我用伞把他遮到门口,就说,“这里就是你的地址了,祝你好运,我要回到对面车站去了。”

说完我就走回对面车站去,看到他还在那公司门口外面,掏出手巾不停抹干被雨水淋湿的地方,突然,他好像望过来又看到我了,我便举起手,随意向他打个招呼,我只感觉他好像愣了一下,大概也察觉到我其实是有心陪他过来的,接着,让我一时不知所措的事情发生了——他向着我这里车站大声喊出来:“Uncle,Thank You!”

车站里人都循声看过来,弄到我挺不好意思,但刹那间还是很开心的,滂沱大雨并没有掩盖掉他那一声喊叫。我没遇过像这样的外劳,那一刻,他就只是一个离乡背井初来到要撑开一条生路的少年,是的,我就是这样看,大雨再大,世界都不应该是冷的。

我祝福他见工顺利,他应该会的,因为是个极真挚的人。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浮世绘

吴伟才

相关文章

吴伟才:浮生电梯

吴伟才:无边信息

吴伟才:阿伯形象

吴伟才:观光公害

吴伟才:阿塞拜疆

吴伟才:街头考验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