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分割线

叶添鸿

文 文 文

叶添鸿:他们对网络霸凌更有兴趣

上两周我分别在吉兰丹和柔佛做媒体素养相关的培训工作坊,目标群众是中学生,接获这个邀约的时候,心情其实很忐忑不安;过去都以讲座的方式和不同年龄层的学生分享,这一次却是要针对某个年龄层做媒体素养培训,更何况大家都并不完全是自愿参加,所以挑战性更大了。

 媒体素养相关的工作坊不外乎都会提到传播的基础、媒体内所存在的虚假消息等相关的资讯,这些并没有办法完全捕捉他们的专注力;或许在这个时候他们知道有些讯息是虚假的,他们也很快的掌握到“这个讯息是虚构的”或是“用某种工具去处理的后制图片”。

 可是我却在这次的工作坊看到了两个现虚伪消息时代,所存在的问题。

 学生认得讯息并不是真的,这样的现象看起来算是不错,可是当我问大家“那你要如何去面对一个自以为自己才是正确的长辈,你要如何去说服对方说这些消息都是不正确的呢”大家顿时鸦雀无声,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学生们都知道这些讯息是假的,但却不知道如何有效沟通让一些长辈理解它不是真的。


 有些采取的方式则为求要对方接受讯息不是真的,在于语气上的运用偏向激进,在于用词上的选择并不再筛选,大家都变得不耐烦,“老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知道了这个讯息不是这的过后,他们都不相信我们”——这是话术问题以外,也是这些受众们的“认知偏私”

 在讨论的过程中,有一位建议拉大队去那些散播假讯息以及不接受解释的那些人的户口下,留言施压,“他们既然不听我们的劝告,这样我们来硬的!”我听到这样的建议时我变得汗颜无语了,接着机会教育,我就在下一个小时稍微更改了培训内容,谈网络霸凌。

伤害无所不在

 这个课题一下,全场学生变得非常的专注,每一个活生生的个案对他们而言是相当靠近的血淋淋的例子,提起一些或许曾经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案例时,几位学生低头无语,我和老师们说,“学校里可能有人被网络霸凌,也可能是霸凌的受害者”。

 从疫情第一年到现在,我走访不少独中谈媒体和资讯素养,校方都会希望我提到网络霸凌这件事,谈到校园内着实不少类似案件,从校园的身体霸凌延伸到网络上的霸凌,从这样就可以理解到,这些伤害无所不在。

 媒体塑造社会,成就一个人的言行举止。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分割线

叶添鸿

相关文章

叶添鸿:选民透过投票宣泄不满吗?

叶添鸿:队服关系国家颜面

会员文|叶添鸿:富贵研学团另有黄金屋

叶添鸿:别以募捐之名行绑架之实

叶添鸿:别把老师做老了

叶添鸿:误解,要适时制止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