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入微

亚萝夏

文 文 文

亚萝夏:回家给妈妈看看

不是说好事多磨吗?在电话波折后,我就一直在这家文化机构打工,一做就卅年,没有换过公司,也没有换工作。一来是自己真的喜欢或适合这份工,二来公司整体环境不错。如果有人白眼冷笑:没出息。也是适合的。

我一成功应征上班工作后,心里就即刻“筹备”回老家马六甲一趟,要给妈妈看一下:孩子没事,一切应付得很好。

在八打灵工作定居,那个地区也很有名,就是东南亚花园与百乐花园。起初不知道八打灵范围很大。

住在东南亚花园一间店屋楼上的尾房,月租卅元,我一个人住。房东是一对年轻夫妇,有一名不到二岁的女儿,是姚先生的熟人。这对年轻夫妇的事,日后也许可以独立写一篇。他们太年轻结婚了,“谣言”说他们结婚的大床,都是姚先生送的。

我第一件事就是熟悉吉隆坡,尤其是交通工具。一名同事很好,他算是我的上司。第二天就带我“下”吉隆坡的公司办手续。我记清是“巴生车头”,算是一个巴士总站。我认清了巴士公司的名字,车费是四角钱一趟,我“下坡”搭的是49号。自己回去,来到车站,哗,到八打灵的巴士特别多,还以为每一辆巴士都是到同一地区。这时来了一辆4号车,我上了,这当然是吉隆坡版搭错车,好在四号到的百乐花园就是东南亚花园的隔邻。那时年轻胆大,很快就“梳理”出交通要旨。主要是明白八打灵很大,地区很多。

拿假秘诀

公司说因为要让职员熟悉工作,第一个月没有休息。现在也记不清到底是如何情况,我竟然在第一个星期的第五天,就回马六甲。大概是刚好有报业假期,我又刚好在后天上晚班,头尾有一天半,回马六甲勉强够用。

主要是回去给妈妈看看:孩子没事,他很好。虽然我行色匆匆,但妈妈放心多了。她一向知道我很独立。虽然一天半,我也带了不少食物回吉隆坡,当然是好料。

我几乎是一个月才回老家一趟,当然要仔细安排,上司喜欢讲价讨价,我有一套应付他。好像我本来要四天假期,就向他要五天。他一定说:四天可以吧。我说:好,就四天。他满意了,批准四天。我的同事都奇怪我怎么拿假期如此顺利,有秘诀的呀。其实假期都是职员自己的,一些上司就喜欢拿鸡毛当令箭。

回家看妈妈

后来我回家乡更勤,尤其是母亲有病。她在医院一住十个月(几乎每个人都问:你母亲怎么可以在医院住这样久?当然有办法啦。这是人情社会,不花钱,也没送礼。)

那时公司发展更大,争权夺利的事更白热化。阿一要争取我,所以向他请假不难。那时我半个月回家一次,每次三四天。回去就天天往返家与医院,一天二趟。最早到最迟回,这是我一生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母亲在二年后不治,好像预感到与母亲生活的时间不会太长了,不仅我如此,兄弟姐妹都如此。(最惨的是父亲突然逝世,母亲还在医院。奇怪的是久病的母亲在父亲去世一个月后,竟然神速痊愈出院。)

这段期间,只有一件苦中作乐的事。一次经过丽士戏院,重映五十年代巨片《巨人》,是重新拷贝的。从医院到达戏院是晚上七时半,竟然即刻要开映了。电影很好,观众不到五十人,电影十一点半才结束,近四个小时。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入微

亚萝夏

相关文章

亚萝夏:简单又隆重的告别

亚萝夏:那个血腥夜晚

亚萝夏:仍然神伤

亚萝夏:昔年邵氏三巨星

亚萝夏:陈年琐事

亚萝夏:周唤改革学报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