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会员专区

甄子曰专栏

会员文

文 文 文

甄子曰专栏:王子恨老马有理|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views

从王子到摄政王代元首之父掌管柔州,东姑依斯迈的王者风范之中,一再展现出紧绷的“肌肉政治”。

 为维护柔佛子民的利益,摄政王建议成立柔佛民族联盟,不必再向中央政府“乞讨”拨款。

 “若明天有一名不太喜欢柔佛的首相,就如2018年那样,时任首相马哈迪停止所有到柔佛的资金……现任首相也是因为我们的苏丹是国家元首,不得不对我们礼遇。但如果明天苏丹不再是元首,还会听我们的话?考虑我们的利益?”

 柔王室对政治之恨,源自对老马之怨。老马1981年首次上台后,曾在1983年和1993年,两度修宪限制王权。


 东姑依斯迈年轻时曾忆述家人当时的遭遇。

 1992年时,他只有8岁,“我记得(联邦政府)试图解散柔佛御林军,不允许行政议员到机场接送我祖父(依斯干达),工程局也受命不可到王宫修理任何东西。”

 当今执政党不愿也不敢得罪元首,因为元首在首相人选和解散议会方面有很大的决定权;还有三军首长、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上诉庭主席及东西马高庭首席大法官、国家总稽查司和警务委员会等的委任,部分是元首的权力,部分须“谘询”统治者会议。

 政治之乱令王室成了一种抗衡力量,强化了马来统治者调解乱局的话语权。

 首相握有实权,但太油条;王室底盘深厚成功转型,不只是人民的精神领导,像灯塔更像雷达。

 王室愈发接地气,走入市井讲草根语言。反观政党忙着冤冤相报为反而反,如此恶性循环把国家败坏,王气一来,个个像做错事的小孩。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甄子曰专栏

会员文

相关文章

会员文:修身养性|减重减到把性福都减去了!

会员文:神仙指路(第1篇)|哪啅公遍全马佑善信 灵媒献力助本土神明

甄子曰专栏: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会员文

会员文|宋明家:国家教授理事会的悲哀

会员文|许国伟:给赵案画饼会让人绝望

甄子曰专栏:安华吓到自己|会员文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