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会员专区

众声

郭朝河

河德河能

文 文 文

会员文|郭朝河:老马该为白礁主权负责?

坦白说,随便抓一个路人询问以下问题,我相信十之八九都会摇头。“你有听过白礁岛吗?”“是不是中国或韩国的岛屿?”有人甚至反问。

这个听起来民不经传的岛屿,却是马哈迪特意召开记者会提及的主角。原因很简单——他认为白礁岛现在的主权归属新加坡,并不是他的错。

这里简单科普一下。白礁岛位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位于柔佛的东南部,即马六甲海峡的东入口。虽然面积不大,大马政府甚至只愿意把它定位在“礁”的地形,但它处于马新咽喉之处,对航运和战略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一旦掌控它,就能间接管理新加坡海峡及南中国海的航运,导致两国长久以来想掌握该岛屿的管理权。

翻盘无望

新加坡声称自1851年以来,就一直管理和控制白礁岛,马来西亚则主张,白礁岛在古代马来王国时期属于柔佛王国的领土,并反驳新加坡对岛屿的管理并不等同于拥有主权。


2008年,国际法院作出裁决,判定白礁岛主权归新加坡所有,但周围的一些海域主权则归属马来西亚。2017年,马来西亚提出找到新证据,希望能重新审理此案,但最终于2018年撤回请求。

而团结政府认为,2018年撤回主权的元凶是马哈迪。马哈迪却反驳,虽然当时他担任首相,但谘询多位专家和律师后,大家皆认为马来西亚胜诉机会不高,因此他把综合意见提呈至内阁,由内阁决定是否需要再上诉,结果内阁没有反对这个意见,放弃上诉的最终机会,才让白礁岛主权归于新加坡。

政治筹码

“当时的内阁才是要负责的单位。”他说。事实上,目前白礁岛的主权已经翻盘无望,而近期新加坡总理黄循财上任后首次正式拜访安华,两人也都没有提及这个课题,反而只交流经济课题,彼此似乎更看重双边贸易合作关系,马哈迪却还是刻意挑起这个课题。

很简单,马哈迪依旧想为自己制造政治筹码。目前来看,马哈迪在政坛已大势已去,组成的政党不成气候,言论影响力也江河之下,因此,若此刻再不抓着一些政治议题发表意见,恐怕就更显强弩之末的可怜。

但他非常聪明,召开记者会除了喊冤外,他将当时主导的决定跟希盟主政的内阁绑在一起,观感上让希盟政府无法切割脱罪。毕竟,现任的团结政府中,希盟还是主要成员,因此他希望透过这番操作,某程度就对希盟形成一个形式绑架——有罪同当。

严守底线

当然,团结政府一直把矛头指向马哈迪,主要希望白礁岛的主权丢失必须要有人负责,这样下届选举也能制造政治筹码,让民众多了攻击马哈迪的理由。

只是,以目前国内形势来看,大部分民众根本不懂白礁岛,也没有人在乎这个课题。白礁岛也并没拥有高经济价值活动,目前也只是地理战略意义,因此这些争议恐怕只能沦为无效斗争。

也就是说,是马哈迪强势主导也好,希盟内阁怯弱附和也罢,反正当时这个组合就是导致白礁岛主权丢失的参与者,现在追究起来,只会让人觉得彼此都在推卸责任。

乐观地想,若政府能从丢失白礁岛主权中吸取教训,或许未来在更重要的南海课题上,就可拥有较全面的经验来捍卫主权。尤其这个涉及更多国防与经济价值考量,这才是大马必须严谨守护的底线。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众声

郭朝河

河德河能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黄家和那碗面|会员文

会员文:性爱教室|更年期后一样有春天

会员文|买新加坡组屋 公民或PR不得海外置产?

会员文:时光乐弦(第5篇)|唱响芙蓉大巴刹 “金典名曲” 满足发烧友

会员文|戴志强:三个臭皮匠勿搞垮华教

甄子曰专栏:果然钱比命重要|会员文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