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黄泉安

会员专区

摆渡人的歌

众声

文 文 文

会员文|黄泉安:政客愚民瞎说一村一品

希盟某部长未执政前主张抢回第三张选票恢复地方选举,现已不是当务之急;短命执政时说要颁发99年地契予新村拓荒者,现已石沉大海;希盟政府2.0要为新村申请为联合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经巫青团长阿克马隔空喊话,马上汗颜缩沙。

 最近首相安华只同意透过昌明社区繁荣计划拨款10亿令吉,钱没下拨,部长仿佛心血来潮,又再嘴痒说要打造新村“一村一品”计划,带动新村经济。

 此部长好高骛远,高喊“一村一品”却对日本、泰国的“一村一品”典范一字不提,不但带有抄袭偷师之嫌,被人揭穿可能也会搬出“如有雷同、乃属巧合”的下台阶。

 熟悉亚洲微观经济的人都知道,“一村一品”是1979年(45年前!)日本九州大分县知事平松守彦提倡的民间运动,翌年开始规划性推展,奋斗多年成果丰硕,后来就以OVOP(One Village One Product)闻名于世。


获多项荣誉

 大分县内各町村都有所属特产,当时一村一品共获300多种村庄产品响应参与,其中为大分县带来美誉的一村一品包括香菇、臭橙、温室味柑、牛肉、味精和大麦烧酒。

 平松守彦一村一品概念曾被传输至中国,获得中国政府及民间颁发多项荣誉,平松守彦同时也是南京师范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和甘肃农业大学的名誉教授。

 日本实行一村一品成功后,曾到泰国采购垦殖原料来补充货源,首相达辛(任期2001-2006年)即看到“村庄经济确保政治效忠”的精粹,不怕脸红而向日本OVOP取经,礼聘OVOP顾问在达辛势力称雄的泰北及东北区,指导和推动OTOP(One Tambon One Product)一村一品计划,带动村庄经济,促进村品外销,提升平民生活水平。

 所谓“Tambon”就是泰国的分县地区,该国地广人稠,共有7255个大小分县,中央领导推动每个分县选定一种特异与优质产品,颁予“星级OTOP产品”的品牌认证,再把它推广到其他县府甚至是海外市场,化零为整下,是一股中小型经济力量。

 泰国OTOP收编大量村庄产品,包括传统手工艺品、棉与丝绸服装、陶器、时尚配饰、家居用品、水果和食品。

建好价值链

 当年,泰国OTOP是交由内政部社区发展部(CDD)管理,全国共有3万6000个OTOP小组织,每个小组约有30至3000名成员。初期,管理当局只对每个合格的OTOP小组颁赐10万泰铢(现约1万2870令吉)做种子基金,其他就须自己发奋图强。

 村民受惠都对达辛红衣“泰爱泰”党爱之若狂,即使2006年达辛被军政府推翻,OTOP拨款被缩减,但一村一品的营业楷模,至今未灭。

 2012年我到泰北清迈和兰蓬府数分县拜访OTOP产品商,了解受惠者已经熟练OTOP运作方针和分销网,不因达辛流放海外而失去营业罗盘。我也看到,OTOP是一项自助运动,农村社区落力参与,建好价值链,就能开创本国和国际的特产销售网。

 看!日本和泰国共拥45年拓展“一村一品”的经验,不是拿来挂在口头吹嘘的口号,而是一套详尽计划和机制推展的村庄经济学,利民益国。

 摆渡人用意是要炮轰“愚民政策”的政客,名声昭彰,根本不配与“平松守彦OVOP”及“达辛OTOP”的丰功伟绩沾边!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黄泉安

会员专区

摆渡人的歌

众声

相关文章

会员文:神仙指路(第1篇)|哪啅公遍全马佑善信 灵媒献力助本土神明

甄子曰专栏: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会员文

会员文|宋明家:国家教授理事会的悲哀

会员文|许国伟:给赵案画饼会让人绝望

甄子曰专栏:安华吓到自己|会员文

会员文|戴志强:希盟不可承受之重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