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蓝涩靖态

马保靖

文 文 文

马保靖:适应新环境的忐忑

“所谓生命营生这东西在什么时候都一样。要建筑起来相当花时间,但要破坏只要一瞬间就够了。”——村上春树《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

有人说,当你在一个熟悉的生活环境待久了,一旦脱离舒适圈,迈向人生新阶段,不仅需要极大勇气(当然,这可能是出于各种客观因素,为生存而不得不改变),还需要很强的适应能力。

从前公司的中层管理职位卸任后,在家专职照顾七只毛小孩,结果搞得满身齿印爪痕,还因少了工作压力,“信念松懈”,病了近两周。整日为两派毛孩操心——一边是五只“原住民”,另一边是从前公司领养回来的黑桃黑姜,双方磨合期间,经常彼此挑衅撩架打。一次我还介入阻止双方老大干架,手背为此被严重咬伤。

一个月后,两派阵营状况略见好转,我不想长时间待在家“量地”,亦不想备着拖鞋盛装软饭来食,恰好遇到工作机会,遂决定外出挣钱。这是我十二年半以来,再次进入新的职场,心中忐忑。

新的开始,意味着必须摆脱一些旧有习惯,如起床时间从原本的7时调早到6点;起床后处理孩子们的饮食、铲屎,因多了两只,耗时更长。新工作虽同样是文化领域,定位与文化却与前公司大相径庭;午餐时间也从11点推迟至正常的12点半,五脏庙为此抗议得厉害。上班首周,每日下班归家已累瘫,撑不过10点即昏死过去,隔晨6点闹铃响起,再开始新一天的奋斗。

新的开始,意味着必须摆脱一些旧有习惯,如起床时间从原本的7时调早到6点。(图:Freepik)

转职再奋斗

回想近廿年前,从第一份工作——厨房学徒,转职到文化领域时,也经历过“文化冲击”的痛苦。厨房工作虽辛苦,但有员工膳食福利;即使作为白纸(新手)入职,底薪也不差。在那尚未流行网购的年代,这份工作既能轻松存钱,又可学到很多东西。转职到书店工作时,被安排在隆市时代广场内博德书局店中店做门市人员,虽自小与书为伍,但正式服务顾客还是头一遭。说如此转变是easy job,是“碎料”,那是假的。

那次转行最令我苦恼的,除了薪金“跳水”(两行业薪资差距惊人),就是膳食问题。记得上班第一天,在高消费的时代广场内,food court的价格颇高,我于是到烘焙店买香肠面包和卖相精致的肉丝面包,天真地以为这是穷人吃法,结果结账时,竟比二菜一肉的杂饭贵。天哪,这年代原来穷人都未必吃得起面包,不如选择爱情更实在!

回到来今日,除了调整午餐时间,对吃什么已不再纠结。至于公司文化和作业流程,确实需要时间适应,好在同事也都愿意耐心讲解、指导。

人生每一次转变,都是自我突破,而如我这般老鸟,也许适应慢些。正如三岁半的黑桃,比起仅几天就适应下来、跟原住民弟弟追来跑去玩在一起的弟弟黑姜,至今他仍窝在角落,暗中观察其他家人动静,也拒绝黑姜以外的猫咪亲近他。

黑桃,我们一起加油!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蓝涩靖态

马保靖

相关文章

马保靖:周杰伦自毁经典神作……吗?

马保靖:氛围冷清的2024欧洲杯

马保靖:与医学悬疑天后泰丝格里森结的缘

马保靖:陈浩基精彩恐怖长篇——《魔虫人间》

马保靖:打完 收工!

马保靖:做到怀疑人生的书展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