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师‧与众不同的康进老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我的恩师‧与众不同的康进老师

    特约:子木



    几年后,老师追随着自己的梦而离职,携一家大小前往台湾发展。他担任我们班主任的那两年,剑走偏锋,连带着我们锋芒毕露。每一天,我都满怀期待上学去,天天向上地学习成了快乐的日常生活。虽然外界对老师的教育理念褒贬不一,但对我来说,所谓恩师,也就非王康进老师莫属了……

    老师对我们说,结婚时记得要请他(邀请他)!或许是同学们都到了适婚年龄,今年起开始参与了好几个老同学的婚宴,所以离别之际老师的嘱咐叮咛里,唯有这话不断闪过脑海。

    2019年是我们这一班中学毕业十周年,初识老师,也是14年前的事了。老师姓王名康进,身段修长,鼻梁架着眼镜,班里昵称他为“老王”。我们一群男生也会戏称他为“太阳神”,仅因为他那发亮的前额,以及时不时也会露出阳光自信的笑容。2004年,老师刚就职峇株巴辖华中,携家带眷落户校园。凑巧我们也是初一新生,阴差阳错也算缘分,他连续两年担任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就如日漫《GTO麻辣教师》里男主角般热血非主流,燃烧沸腾了我的整个初中生涯。打从十三四岁起,我就觉得老师的行事作风酷炫至极,直到现在,回忆起来仍觉得不可思议。

    课堂间,他教的第一堂华文写作课,并不如往常般随堂才能等到题目揭晓。老师老早告诉我们三道题目,要我们择一准备。那成了我第一次踏入图书馆的契机,首次主动阅读课外读物,第一次接触刘墉的书。我翻读着励志书籍,抄写一句句激励人心的精华,只期盼能写入已选定的题目——超越自我。

    往后看来,这与作家们的观点不谋而合:“写作建立在阅读基础上,要有输出也免不了输入。”我的初中生涯也正如我写的题目,在不断突破下循序渐进。尔后,老师曾额外安排几堂华语课,事先让同学分组备课然后轮流授课。一次换位思考的教育:“所谓学习,是掌握了知识还能正确传授给他人。”〈背影〉还是〈匆匆〉?只记得那年我们被分配到的章节,是出自朱自清笔下的散文。我们不仅停留在课文的内容,还延伸谈到朱自清的背景事迹,多年后还记得他的作品。

    老师教育理念常走偏锋

    课堂外,我们应该是校内第一批举办班级生活营的学生吧?全班第一次围绕着营火席地而坐,也是我们许多人第一次与家人外的大众过着群居生活。之后也成了当年第一个破格的班级,参与了向来唯有高中班级才能参与的义卖会,全是老师争取而来的机会。

    那是我第一次受委成为执委,课余时间为了筹备忙得不可开交。义卖会前一晚留校在档口守夜,彻夜未眠,担心有任何闪失。在老师的安排下,也曾与高年级举办球类交流赛,全程拼命,结果仍被对方以压倒性的实力彻底击败。

    校园里,在老师的牵线下,我们与巴生兴华的同级生交流,活动包含篮球友谊赛与才艺交流。为此我们策划了一出名为《一碗汤面》的舞台剧,改编剧本、制作道具、选角彩排,忙得不亦乐乎。同时,男同学还得额外准备群舞表演。就算分身乏术,我们也处之泰然,练球、上课、排戏、练舞。

    多年后,我忘了演出后舞台下的掌声是否如雷贯耳,球场上我们常处下风时,球场外女同学的加油声非常激励人心。但却惊觉:“职场所需的执行多重作业能力与绩效时间管理,是我们早已练习的功课。”

    校园外,台湾来的郑石岩博士举行了一场讲座会。我们穿着自己设计的班服,在老师的带领下,全体出动负责协调整个流程。主题为“态度决定一生”的讲座结束后,播放的曲目是〈超越另一个自我〉:“超越每一个自我,实现每一个承诺,吃苦算什么,流汗算什么,全力耕耘自己的梦。”

    几年后,老师追随着自己的梦而离职,携一家大小前往台湾发展。他担任我们班主任的那两年,剑走偏锋,连带着我们锋芒毕露。每一天,我都满怀期待上学去,天天向上地学习成了快乐的日常生活。虽然外界对老师的教育理念褒贬不一,但对我来说,所谓恩师,也就非王康进老师莫属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