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历史是“谁”的?学者:课本待改善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大马历史是“谁”的?学者:课本待改善

    (吉隆坡18日讯)2014年起,在小学标准课程下,历史重被列入小学高年级必修课,但历史课学者认为,中、小学历史课本内容狭隘,独中历史课本内容完整性也待提升。



    3名历史学者在“谁的历史?历史教科书编撰争议”论坛,个别点评国家教育体系下的中、小学和独中历史课本内容。

    3名学者分别南方大学学院副校长安焕然、国大及国际研究院副教授陈穆弘,以及董总课程局历史学科编辑何玉万。

    何玉万(右起)在“谁的历史?历史教科书编撰争议”论坛主持人杨安泰协调与引导下,与陈穆红和安焕然浅谈历史课本内容优缺点。
    何玉万(右起)在“谁的历史?历史教科书编撰争议”论坛主持人杨安泰协调与引导下,与陈穆红和安焕然浅谈历史课本内容优缺点。

    他们认为,国家教育体系下中、小学历史课本内容选编过重于聊马来人及伊斯兰这一块,而独中历史内容又欠缺对这国家历史,包括对君主立宪制及伊斯兰文化的叙写。

    聊及我国历史课本未来会否走向全面划一,安焕然主张,大马应采一纲多本政策,而非一纲一本。

    他说,在一纲多本政策,除了课纲上提及的内容,拥课本编辑主导权的董总另也可加入被视为必须提及的历史内容。

    “如果这东西(一纲多本)可做,那我们真的是民主化、自由及开放的社会,历史课本也就精彩了。”

    此外,对于华研中心主任詹缘端在问答环节中声称,课程编写须摆正史观的论点,安焕然却说,仅强调单一史观很可能会变成另一种霸权。

    “没有一个唯一的一个大马史观论述……作为一个追求民主化和自由的历程,史观应是多元。

    “我的看法是历史课本尽量不应有太多的意识形态论述,而是应从更多不同的资料中,多元展现史实。”

    另外,陈穆红指出,国中历史课本内容打从框架设立上就已存在过失,过于着重马来人中心历史观,另也过于强调政治精英关系。

    她说,国中历史课本的遣词用句似教育我国从未被殖民,马来权力在这区域,尤其是大马是延续性,不曾中断。

    独中历史课纲相应调整

    董总中委罗志昌说,在希盟政府执政下,承认统考的争议并没牵涉到历史学科。

    他指出,希盟竞选宣言已阐明,承认统考的附带条件只有一项,即统考生须考获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优等。

    此前,何玉万在分享独中历史课本编辑时提及,前朝国阵政府开出承认统考先决条件是,独中生须考获大马教育文凭国文科优等及历史科及格。

    她说,为避诟病,独中历史课本内容编辑作了相应调整;受询及调整会否变相为妥协时,她相信在秉持独中办学方针大前提下,董总常委会会由另一角度切入探讨,但没多加说明。

    至于课本划一,她指出,若希盟政府有了新大马人论述后,该学科编辑可考虑如何去配合。

    但她提及,在课纲仍偏袒马来人的情况下,难以实现历史课本全面划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