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凿石镇动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凿石镇动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没特意去查所以也不知道,新柔长堤自从开通后是否有过如此寂静的时刻。与之相应的是网络上一群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公民,异口同声地表达了无法返乡的思家之情。遥遥无期的出入境管制,对于许多习惯了时常往返马新两地的人来说,倒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人在异地打拼,想家却身不由己的无奈感。

    已经五个月没返乡了,也只能透过面书追踪相关消息。首当其冲的是各商家与个体户为跟上新常态纷纷开启的带货直播,疫情前本就不少的直播秀,如今更令人目不暇给。有趣的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大家培养了饲养观赏鱼的雅兴。从直播卖鱼到后来甚至有了专门的粉丝专页,疫情之下也让人开始追求起自己的兴趣。

    曾经和许多同乡聊过,为何麻坡有乌达、永平有西刀鱼丸、笨珍有云吞面,可是峇株巴辖没有一道代表这座城市的专属美食?对此大家的想法皆大同小异,莫过于小镇里不乏美食,只因各有特色,平分秋色之下,便成了没有脱颖而出的代表作。如今看见美食与外卖群组里可供的选项更多了,倒是对往后带妻返乡的生活有了更大的期待。

    学会把握珍惜当下

    除了直播主多了,也催生了好几个在地YouTuber,新的频道里都不约而同录制了访谈节目。影片里好几位受访者恰好都是餐饮业者,其中就有一位远嫁他乡的台湾新娘。夫唱妇随一起经营著名为夯霸的台式烧烤店,能为爱而到人生地不熟的小镇里开始新生活确实勇气可嘉。影片末尾,女主角潸然泪下,疫情当下许久未能回国探望父母令她倍感自责。而后来得知另家刚开业的高雄Cafe,其老板娘也是台湾新娘,顿时觉得出生在凿石镇也确实幸福,小时候能尝到正宗的永和豆浆,长大后能继续享用地道台湾美食。

    正当股市里充斥著散户的热钱,令人搞不清楚正处牛市还是熊市,彼时家乡里不乏结束营业与新开幕的行行业业令人无法确定世道如何。老街的好料食堂结束营业了,营业了六年的阁楼咖啡馆也公告出让;攀籐室名宿外新开了名为拿咖啡的外带式咖啡馆,老街上由仨人开办了复合式空间名为泥鳅,内设咖啡座、展览演出空间、隐藏酒吧和无相面馆。恰似对人生得失心的修炼,我们失去了,我们得到了,周而复始,终得学会把握珍惜当下,才不会有所遗憾。

    无人知晓经济是否会因疫情冲击而陷入大萧条,但这些日子里,生活潦倒困苦的家庭并没被遗忘。凿石镇虽无法与大城市媲美,但所承载著的民间力量却不可小觑。峇株巴辖扶轮社、慈爱福利社,我们有著难以一言道尽的许多慈善团体,就算在行动管制措施期间,也不遗余力地继续救济弱势群体。

    很多时候,听闻不少同乡都说,峇株巴辖是个相对沉闷的小镇。我想那也只是因为离开久了,大家对家乡的关注也自然日渐骤减。但同时也有某种人不管离乡再久,也会因为思乡而时刻关注家乡的动态。我是后者,离乡多年却还是宛如身在曹营心在汉般,归心似箭地无法过上乐不思蜀的生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