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与鞋子的那些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与鞋子的那些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是鲜少给自己买鞋子的人,从求学阶段到毕业上班后都如此。上学时还没有黑鞋白鞋的困扰,但貌似我的母校一度禁止学生们穿上没有鞋带的校鞋。那段记忆已有些模糊,倒是令我开始好奇,为什么当初会有那道禁令。是因为当时的潮流关系避免学生破费跟风?抑或担忧日后培养出的学生会连鞋带松了也无法自理?这些都是题外话。

    从上学时的白校鞋一直到上班的黑皮鞋,都由母亲与姐姐一手包办。或许是我生性多疑敏感,偶尔在他人听闻此事后双目中反映出的眼神,会令我觉得他们是否视我为妈宝,是个连自己要穿什么鞋子也无法决定的人?但可笑的,人生就常在这种不被理解或是遭人误解的日子中度过。其实,我就只是有著特别贴心关怀我起居饮食,上至衣装下至鞋袜的家人罢了。

    可是我也有自主购鞋的时候。初中时,我们这群自称丐帮的同班男同学们,冲著校际足球赛组了一支足球队。从开始的脚踏校鞋奔驰于那绿茵场上,到后来跑破好几双而乖乖考虑入手足球专用的钉鞋。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Nike与Adidas以外的运动鞋品牌,储蓄了好几个星期的零花钱,千挑万选了Umbro的钉鞋。虽是第一次接触Umbro,但当时其性价比之高在我们同窗间却广为流传且备受好评。往后数不清的赛事,穿破了好几双的球鞋历经缝缝补补,在无法挽救之后,也陆续亲自挑了好几双足球鞋。

    工作后已没多少机会踏上绿茵,时而能打上几场篮球都成了奢侈,但我始终没给自己买过一双篮球鞋。尽管我深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尽管求学时除了足球草场,我们也没少在篮球场上呆过。

    也许是因为在校时,我看过许多篮球场上威风凛凛的球手如何凭借一双双白布鞋吊打脚穿篮球鞋的对手,但更可能是我在六年的班际篮球赛上保持年年上过场年年零得分的纪录。追根究底,我觉得那样的实力,毫无得分能力的自己,不需要一双篮球鞋。更具体来说,那样的我不配拥有。当然,毕业后终于在参加的三人篮球赛里得分,久逢甘露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不让送鞋给女子

    大学专业选了市场营销,在某日学习时认识了New Balance这个品牌。了解其品牌故事后心生好感,开始渴望拥有一双New Balance的鞋子。工作之后有了为自己想要事物买单的能力,在某个黑色星期五的促销期间如愿以偿。再后来领悟了人生阅读健身之必要,也另外买了一双Under Armour的室内训练鞋。之所以选择Under Armour,又与它如何签下球星Curry作为代言人的背后故事息息相关。常以市场营销毕业生自居,但其实也只是个爱听爱看品牌故事的人。

    当初与妻子还在交往,心心念念想挑选出我俩双入对可同时穿搭的鞋。那时候韩国Skechers联通One Piece联名推出了限定鞋款,虽没有我喜爱的乌索普角色款式,但以可爱无双闻名的乔巴款式仍旧成了我的目标。碰巧那时也去了趟韩国,全程每到一个景点,首要任务就是踏入该区的Skechers专卖店,寻找是否有合适的鞋号。全程搜索可惜还是空手而归,但也不是一无所获。妻子给我的反应令我哭笑不得,她由始至终坚持不让我送她鞋子,说就算买了也一定要给我钱,她视情侣间送对方鞋子为禁忌。

    从此每当提起鞋子,我总会想起有个女孩为著自己的爱情宁可迷信,也不敢不信邪。她就算成了人妻,也永远怀有一颗少女心。


    编辑:吴鑫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