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苹果情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子木:苹果情缘



    初中时拥有了人生里第一台手机,却忘了是初中一还是初中二的事。我记得自己首两台手机的牌子是西门子Siemens和恩益喜NEC,在当时诺基亚Nokia与索尼爱立信Sony Ericsson双雄当道之际,也确实是小众清流。虽说冷门,但也因其稀缺性而沾沾自喜。

    后来苹果iPhone 3G横空出世,在第8播道大肆宣传时,我加入了诺基亚的主流大本营。那一台姐姐买给我的诺基亚5800,可谓是诺基亚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触摸屏手机。虽然其经典性无法与8210、8250等型号相比,也不是我当时梦寐以求的N-Gage,但在使用5800的日子里,我是快乐且满足的。

    大学时期,身边不少人陆续用著iPhone。那时候风靡一时的愤怒鸟Angry Bird如今是否气消了?无人知晓。但我肯定记得某次上课期间,兴致勃勃从朋友那借来的iPhone,在进入愤怒鸟游戏界面时,响彻课堂的背景音搞得我面红耳赤。借我手机的朋友让我见识了何谓捧腹大笑,但我却觉得特别令人讨厌。所以那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整蛊局,还是场单纯扰人心悬的意外?

    后来的大学生涯,我也迎来了人生里第一支智能手机——哥哥送我的白色iPhone 4s。那是第一次得面对品牌间的选择,谁也没想到当下在iPhone与Samsung间的抉择,会潜移默化影响了我接下来的品牌喜好。从来也没有特别做过什么调查对比,单纯耳闻目染而加入苹果阵营,直至2011年Steve Jobs与世长辞,我才了解自己所用的手机。不少人都说iPhone 4s很经典,但我更喜欢的是坊间传闻iPhone 4s里的s代表著Steve的精神永存。

    掏钱为自己添新手机

    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中餐馆里任职管理培训生,忘了是哥哥还是嫂子给我送来的iPhone 6,是我的生日礼物。土豪金iPhone 6一路伴随著我转换不同领域的职场,但16GB容量终于还是迎来了无可奈何的离别时分。换机是情势所逼,如今看来竟有点像海贼王里草帽大伙与黄金梅丽号的告别情节,但好在iPhone 6还完好无损地留在身旁。

    从此对于手机使用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曾经也思考过在应该努力奋斗且开源节流的年纪里,使用一部价格不菲的手机是否过于奢侈?但之后觉得,所谓浪费是年年跟风,为换而换的开销才是情理之外。正如愿意为眼镜加额付费,手机于我意义重大,使用频率造就的用户体验是我愿意为之花费的考量。瞻前顾后预购了iPhone X,苹果史上第一部取消Home键的全面屏机型。伴随其十周年纪念机响亮的名号,价格也来到新高,那是我第一次掏钱为自己添置新手机。

    维修不如买新机

    起初我很在意人们如何称呼iPhone X,可现在的我已经不搭理那些事了,价格太昂贵以致于立志使用五年去平摊费用的计划在如今快满三周年时泡汤了。原本摔坏的左上角黑屏预计能再战两年,但电池膨胀凸起的荧幕在某次撞击下,出现了两条刺眼的绿线,让人绝望的是,修理费用的性价比远不如换新机。

    依然记得当初想要努力用著iPhone X创造价值,理想的话就将它的价格一并回收。虽事与愿违,但这近三年里也完成了许多令人回味无穷的事。当初无尽对决Mobile Legend还未火红的第三赛季,透过辅佐实习生玩的射手,自己的Tigreal进入了世界前一百排名。在通勤公交、健身房、家中沙发的碎片化时间里,完成了一篇篇文稿。

    我问过妻子,怎么对于我的选择毫无怨言。毕竟宁可花更多的钱去买一台新手机的同时,也能选择用相对少的金额去修复。尤其在不久前,我还告诉她接下来要更专注理财,但这下又得新增一笔花费。她说,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东西。我想,这是另一个故事的序幕。


    编辑:吴鑫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