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你今天乖乖了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子木:你今天乖乖了吗?



    多年前,梁志强导演拍了名为《小孩不坏》的电影,因市场反应不错而也延伸出一系列续集。后来电影中的小孩长大成人,有些继续在演艺圈里发展,坏不坏或乖不乖倒也没人在意了。

    最近妻很生气,她那样的状态我称之为气噗噗。但这也与我乖不乖毫无关系,惹她生气的罪魁可不是我,起因竟是他的友人在与她的对话里回复了一个“乖”字。他不知情的友人还被蒙在鼓里,妻没有当下发作,倒是第一时间联系我,倾诉她的牢骚。我能联想到“和平精英”里怒发冲冠的她,满腔热血拿枪扫射的案发现场。有时候女孩之所以可爱,是因为她们那令人摸不著头绪的小性子。

    妻表示绝对无法接受,她说:“就只有老公可以说我乖。”忿忿不平地表示就只是朋友关系,对方为何突然冒出了那么一句话,还坚定地认为乖这字眼就只能由很亲近的人才能用以表扬。大笑之后,我却立马回应,话虽没错,但就算我最亲近的妻,我也不喜欢她说我乖。

    “好像在说狗狗很乖啊。”我说道。

    脑海里回播了一段“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貌似毫不相关不应景。是有多久没被人表扬乖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排斥被人说乖?或多或少也受到近几年来常接触到的金玉良言,我们要多阅读多思考,活而思辨。满口仁义道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真善美,是否会沦为伪善,抑或过于政治正确?担心所谓的乖,只不过是沦为愚忠或愚孝的代名词。

    自己一点也不乖

    听闻过课堂上问了太多问题的孩子,经常被视为问题孩童。长大后接收的资讯多了,更是接触到“奶头乐”这一说法。这世道正往这势头发展,已经有很多父母为了让幼儿乖点,已经在孩子面前立起手机或平板电脑,用著影音视频让孩子沉溺其中。也许,许多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形态,以其人之道还与其人之身,只不过后者成了下一代。

    后来,我还向妻申明:“世上就只有妈妈可以说我乖。”尽管大多时候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乖,生来爱唱反调甚至有点反骨。“他很乖的,三姐弟从小就这样,吃饱就睡,醒著也不哭不闹。”但每当回想起母亲在提起我一直以来都很乖时,她那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会令我觉得幸福。

    你呢?上一次别人说你乖,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编辑:吴鑫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