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阅读人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子木:阅读人生

    近来看了第四场的《草根会客室》直播,得知嘉宾是梁俊伟书友的当下甚是欢喜。一时怀念起多年前草根书室举办的读书会,那会儿每逢有活动的周三下班后,我皆会迫不及待地往会场赶去。而也是在那一场场的读书会,让我与同为常客的俊伟相识。



    访谈里谈起阅读这话题,倒是一件我纠结已久的事。意识到阅读是自己的喜好,这得从将其填写在爱好栏目里说起。已无法追溯精准的时间点,但那确实是因我哥而耳闻目染的喜好。小学时候每逢假期就会到新加坡探望姐姐哥哥,而哥时不时就会带著我到公共图书馆借书。将书本抱在怀中步行回家的感觉,很是幸福。

    首次亲自消费购书,是在小六会考嘉奖旅行到访的一个书展上。校长给了我们每人五十令吉,而我和好友将钱凑在一块,共同挑了好几本颇有眼缘的书籍买回了家交换著读。也因那次契机,我后来成为了像我哥一样的爱书之人—同样热爱购书,因缘际会般姐夫也同是我们的一份子。在可分成若干个阶段的求学生涯里,每次旅行都会逛上当地的书店,而回程行李的重量也必定有新书的份额。

    在人生探索自我的过程中,我曾也审视过自己是否真的喜欢阅读。心目中最美好的阅读画面,是从前身穿第一份全职工作的制服,在地铁上的通勤间隙,捧书阅读的时光。还有第一份兼职里,完成了日常工作后,趁著无人捧读的那本乔布斯原文自传。后来因为生活的种种,也曾经一度不读不写。为阅读按下了暂停键,也连带自嘲般地封了笔,全身投入资本齿轮之中。一直到我遇见了妻,在她的伴随下,携手出席了一场场文艺活动,才再次踏上探索内心的征途。

    2019年在居銮举办的《南边有光》,与鑫霖兄有了一番解惑攀谈,从而听闻“知识焦虑症”这一字眼。借此对于阅读这件事有了更多层面的认知,也更加清楚自己所在意的是在于纸本阅读这件事。所以我羡慕那些持之以恒坚持阅读的人们,更对那些书读得快且多者称羡不已。曾经也有自我要求,一年至少要读几本书,至少每天也要读上几页,最后也都不了了之。我想自己依然是喜爱阅读的,但仍旧在摸索著自己的阅读节奏。就算阅读不会是人生里的全部,但肯定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俊伟在访谈里说道,阅读书籍是一种放缓并沉淀自我的过程,我甚是认同。而我会因自己书读得少而感到羞愧,尤其是看著未曾翻阅的书本已堆积成群,更是感到百般内疚。我想过若没把现有的书读完,就不再购入任何新书,但碰上心头好,仍无法自拔地食言了。至今仍旧有种太久没阅读,就会滋生的罪恶感,可所幸就算曾经暂停阅读,但从未完全停止。我读得很慢,但至少还在持续读著的阅读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