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苹果俱乐部Clubhouse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子木:苹果俱乐部Clubhouse

    终究加入了Clubhouse这个“苹果俱乐部”。



    Clubhouse会横空出世,或多或少受益于名人效应。“特斯拉执行长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语音社群Clubhouse上公开力挺比特币”——我就是透过此篇新闻报导而认识这个平台的。当然后续那些同因马斯克言论而价格暴涨的数位货币又是另一回事了。无可否认,能与名人共处一“房”,甚至可能相谈甚欢是个美好的憧憬。所以我也曾经盼著得到一张入场券。

    然而那也只是另一个圈子。

    创办人一早就给Clubhouse用户设下的门槛——需要朋友引荐,可首先必须得是iOS苹果产品用户。热衷于语音交流平台的妻就是被拒于门外的例子,身为资深安卓粉丝的她,出于猎奇心态也正考虑是否投身苹果阵营。

    恰似人际社交圈子,抑或是影视作品里那些想要跻身上流社会的人们,一切事物皆有须为其付上的代价。但对好些人来说,这也许也称不上门槛,所以没多久面书动态墙上不乏友人纷纷加入Clubhouse的消息。因每个用户初始仅有的邀请权限,想要搞清楚用户们彼此间的相互联接也并非难事。而这环环相扣的关系链,无非是现有圈子的另类衍生物。

    不时想起挚友的一句话:“是不是给了会费,就能加入的那种团体?”那是我在告知他自己加入某个非营利组织后,他当下的回应。貌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活著,无非是寻找存在的意义。时刻与自身共处却无法完全理解自己,熟悉亦陌生的未知感尤其可怕。想认清自己的所欲所求,是条漫长且孤单的路。我曾告诉妻子:“因为我是一个可以独自生活的人。”或许我已经习惯了形只影单的日子,也借此把人与人间的关系看得更加透彻了。岁月总会让你更清楚自己想与哪类人来往,但能否融入一个个既定的圈子,却成了另道难题。

    一个人能过得不错,虽也曾有颇具规模的密友圈,后来发现就算仅剩几个挚友也是种福气。若莫名地想被纳入某个圈子,我想那也无非是里头有著自己欣赏敬佩的人们。某次机缘巧合,得知了在某些地域想要加入Clubhouse其实是件轻而易举的事,犹如当头棒喝地提醒我其实那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手机应用软件而已。所以当十几年老同窗谈起若我有需要能邀请我加入clubhouse时,我已兴致缺缺提不起劲。

    最终几经辗转,我还是入驻了Clubhouse。虽略带遗憾,但至少是以我期许的形式达成了此事。我想很多年后已经无人问津Clubhouse,但我肯定会记得我秉持著了信念,用著自己渴望的方式加入过这个语音社群。也许,这才是苹果俱乐部对我来说存在过的意义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