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强:那些年,我们一起打过的火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戴志强:那些年,我们一起打过的火针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第一批新冠肺炎疫苗抵达我国,每天都得和病毒“贴身肉博”的前线人员,将成为优先接种疫苗的群体,接下来是高风险者和乐龄人士,最后是18岁以上的普罗大众。

    在期盼能早日登记接种之际,我不禁察看了左上臂曾经接种卡介苗所残留的痕迹,想起了那些年与所有同学一起“打火针”的童年记忆。

    卡介苗或是大家都听过的BCG疫苗可预防结核病,所有婴儿出世后注射第一次,直到12岁须再次“补针”。当年的所有小学6年级学生除了要面对毕业前的“大考”,还得接受犹如“上刑场”的强制性接种。

    让孩子受到保护

    当大队医疗人员来到学校执行任务,不管男生女生都得出来排队。当时懵懂无知的男生在心仪女生面前岂能示弱,虽然双脚发软仍要强充好汉,噙着眼泪打了火辣辣的一针。

    老人家都把卡介苗称为“打火针”,因为会红肿发炎和长出脓疱,出现疼痛和手臂无力的症状,一两周后症状消失和脓疤结痂。

    有些人的手臂只留下淡淡痕迹,也有人会留下明显凸凹不平的圆型疤痕,对女生来说是一种遗憾,因为她们穿无袖衣时会觉得疤痕很碍眼。但在那个年代没有人可以拒绝接种,每个家长也认同让孩子注射疫苗可受到保护。

    后期,我国的小学生无须接受第2次卡介苗接种,唯大马政府为初生婴儿提供多种免费疫苗,几乎每个公民出世后都曾接种。

    各种疫苗之中只有卡介苗会留下疤痕,有时国内某地发现身分不明的尸体,法医若发现死者手臂完全没有接种痕迹,便可初步推断死者并不是大马公民。

    不只是结核病,大马全国疫苗计划涵盖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B型流感嗜血杆菌、B型肝炎、人类乳头瘤病毒(HPV疫苗)、腮腺炎、麻疹和风疹、脊髓灰质炎(IPV疫苗)和日本脑炎(仅在砂拉越)等。

    除了政府提供的免费疫苗之外,民众也可以付费到私人医院或诊所给孩子注射其他选择性注射的疫苗。

    近代的大马公民都是疫苗的受惠者,其中一种疾病就是俗称“小儿麻痹症”的脊髓灰质炎。

    当年,班上有一位同学是小儿麻痹症患者,以致他从小就是严重残障者,但他也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其学习精神令人敬佩,但他一辈子行动不便的不幸遭遇却让人心痛。

    无法治疗亦无可逆转伤害的小儿麻痹症只能通过疫苗预防,在全民接种计划之下,大马于2000年彻底脱离高传染性的“小孩瘟神”脊髓灰质炎。

    为何拒绝接种?

    可是,小儿麻痹症近年在沙巴死灰复燃,截止去年初已累积4宗病例,多数是来自邻国不曾接种的孩子,也有一起本地人病例。

    随着最近数十年非法入境者越来越多,结核病在大马也像野火吹又生,前年有一名华小女生患上俗称肺痨的肺结核病,不幸病逝。

    国内仍有一些人反对让孩子接种各种疫苗,他们认为会带来各种副作用和后遗症。这些人应该看看小儿麻痹症和肺结核患者的病况,他们为何忍心拒绝带自己的骨肉去接种,让孩子曝露在死亡或残障的风险之中?

    同样的,拒绝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人,为何会如此忍心让自己的家人受到致命病毒的威胁?

    有些人不见棺材不流泪,但要知道,若有人患上新冠肺炎而病逝,其家人很可能连棺材都没有机会见到,死者已被直接土葬或火化,这样的结局却是这些人的选择。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