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大家一起来 守望海龟回来产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主题故事◢大家一起来 守望海龟回来产卵

    我们知道马来西亚的、海马、老虎、太阳熊濒临绝种,抢救濒临绝种动物和保护自然生态很重要,但又继续事不关已甚或伤害破坏,只有当与大自然连结,心真正被触动,才会开始思考:“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颜贤攀(右二)与团队清理度假村海滩。

    有一句马来谚语说:“Tak kenal maka tak cinta”,要是不认识,谈何爱护?从书本、媒体、网络上读到濒临绝种的新闻报导感到痛心,都不及亲眼看见缓缓爬上岸产卵,释放小回大海,在海中与同游来得震撼。亲身见识过的美丽坚强与脆弱,你会更想要尽一分力保护它们。

    骆伟棋(左)和保育助理每天日常包括清理海滩垃圾。

    Bubbles Dive Resort是位处停泊岛Tanjung Tukas海滩上唯一的度假村,僻静海滩晚上有上岸产卵,管理者在2004年设立孵化区,每年平均在此产下150窝蛋,小孵化率达90%以上,多年来保持平稳水平。

    度假村合伙创办人之一颜贤攀毕业自博大森林系,也是一名潜水教练,相信只要管理得当,旅游和生态可以共存。17年来度假村独资计划,从盈利中拨出费用为助理提供免费训练和膳食,加上孵化区维修水电费、海洋局孵育照料执照,每年至少需投入15万令吉。奈何2020年和2021年新冠疫情重创旅游业,行动管制令封岛和季候风季节使得度假村两年内仅营业4个月,赤字经营艰难苦撑,已无力继续独资计划。

    “我们是基于对海洋的热爱和的保护,而承担起管理这产卵地和的责任,但这两年遭遇疫情打击,我们无法独自撑下去,需要大家一起来做!”颜贤攀认为生态不能靠单独团体,必需集合大众力量共同承担,才是推广环保的根本方法。

    此次疫情迫使他与团队积极寻找新方向,于去年10月成立NEArt(Nature Environment Art)募资平台,与音乐家、画家友人携手合作,透过艺术传达理念,在平台上贩售主题作品和接受公众热心捐款,两个月内筹到3万,但跟目标15万仍有一段距离。

    他希望尽快筹集12名助理的费用,好让项目在2022年持续不中断。“生态一旦开始了就不能中途放弃,坚持做了20年已无关热爱,而是因为这是必需做的事。”

    晚上沙滩禁止亮灯,只允许使用红光避免惊吓海龟。

    孵化小释放归海

    Bubbles计划负责人骆伟棋大学修读环境科学,五年前到岛上实习,负责夜巡海滩守护上岸生蛋的,将蛋转移到孵化区照料,以及每晚度假村办Turtle Talk向客人讲解知识,带领客人观看产卵和释放小

    “从事最快乐莫过于亲手释放孵出的小,送别时默默祝福它们健康长大,而每次听到被船撞死或被渔网缠住送命的消息,都会很难过,觉得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谢谢给我们呼吸的一线生机。许多人不知海龟用肺呼吸,需不时浮上水面换气,潜水遇见海龟切勿追赶,保持安静不打扰,才会看到它们自在优美的姿态。(颜贤攀绘)

    这两年疫情令他有深刻体会,“大自然和动物生命力很强,只要人类给它们时间和空间就有生机。”产卵周期是两年高潮两年低潮。去年行动管制令海岛封锁期间,上岸数量翻倍,总共生超过200窝蛋,打破产卵低潮年纪录,最高纪录一晚十只龟妈妈轮流上岸下蛋,偏偏只剩伟棋和一名助理留守海滩,两人整晚不停挖沙把龟蛋转移到孵化区。“虽累垮但又开心,我们观察到13只回家的妈妈,看到它们平安归来生育下一代很感动。”

    工作就是快乐、满足、辛苦和挫折交杂无限循环,但再累也要坚持下去。如果人们不再守护蛋遭人偷取售卖食用,小来不及孵化长大就被动物蚂蚁吃掉,濒临绝种的会加快绝灭。

    值得安慰的是经过多年教育,人们思维有所改变,年轻人拼弃吃蛋的传统,海岛旅游业者意识到存亡与生计息息相关,更小心爱护。“改变虽然缓慢但确实在发生,当人们开始改变,未来就有希望!”

    2020和2021年疫情期间,Bubbles守护者一共释放2万9349只小。等待海岛2022年重开这段时间,他们开讲分享知识,呼吁公众捐款支持,并欢迎大家日后到岛上亲身体验,更多活动详情可浏览网站:www.neart.my 及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NEArt.my

    一群淡喉皱盔犀鸟(Plain-pouched Hornbill)自由遨翔蓝天之上。

    鸟中活恐龙

    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鸟类,据考古学家考证已在地球上生存近千万年,被称为“活的恐龙”,世界自然保护组织已经将这个物种列为极度濒危等级。

    马来西亚有十种,是种类第二多的东南亚国家,西马半岛可见到十种的踪影,沙巴和砂拉越只有其中八种。近数十年间数量锐减,主要是因为森林滥伐,栖地和食物减少,次要的原因为狩猎及盗猎。

    Xploregaia在GMBB举办分享会,左起为Sanjit、Ravinder、保育项目经理Fauzi。

    Xploregaia是马来西亚的活跃团体。Gaia是希腊女神的名字,意思是地球。Xploregaia致力于马来西亚的野生动物保护,提高公众对野生动物的认识和欣赏,目前专注于

    创办人Ravinder Kaur毕业于沙巴大学,获得生物科学学士和生态学硕士学位,目前是马大生态学博士研究生。此外她也是非政府组织MareCet(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和保护)的理事会成员。她的先生Sanjitpaal Singh是一位知名的摄影师,与环保非政府组织、广告公司、杂志和报章合作无数,获得各种国际奖项,在各国举办讲习班和研讨会,并担任摄影比赛的评委。

    盔犀鸟已经被列为极度濒危等级的物种。

    空中播种机

    为什么很重要?

    有一个美好的称呼——“森林农夫”。因为的肠胃无法消化吃下去的果实种子,便通过排泄的方式将种子播撒出去,加上总是长距离飞行往来,它们就像是在空中勤恳工作的播种机器,在森林上空播撒种子,使森林得以补充新生的树苗。

    安置人工鸟巢让犀鸟能够安心产卵孵育下一代。

    随着大片的森林被砍伐开发成人类住所和农业用地,栖息繁衍的高大树木越来越少,因而就显得尤为重要。Xploregaia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安置人工鸟巢代替天然树巢,让能够安心产卵孵育下一代。

    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坚定实行“一夫一妻”制,抚养雏鸟分工明确。雌鸟在巢穴中孵育雏鸟,雄鸟负责寻找食物养妻儿,雄鸟还要站好岗,以防天敌进攻,守护“孩子平安长大,绝对是“好丈夫”、“好爸爸”。

    Ravinder(前)从事犀鸟保育工作多年。

    增加人力驻守防被盗

    自然生态者付出的不仅是时间精神心力,有时也冒着生命危险。从事多年,Ravider最伤心难过的,是三年前失去一只濒临绝种的盔(Helmeted ornbill)。那是一只他们与沙巴京那巴当岸环保组织HUTAN成员一同追踪观察了五年的雌盔,见证它在五年间孵育了两只雄鸟和一只雌鸟,为盔增加“人口”。2019年某一天,它突然失去踪影,而同时该森林地区发现有带枪的盗猎者。

    “我感到非常惶恐不安,因为这盔家族已经像我们的家人一样,我在森林里从未如此害怕过。”她追忆:“失去伴侣的雄鸟依旧每天去觅食带回树巢喂养雏鸟,我们决定增加人力驻守,保护它们不被在附近虎视眈眈的盗猎者伤害。”守了一天又一天,他们终于成功了,当看见雄鸟带着长出羽毛的小盔离巢,展翅高飞在蓝天之上,Ravinder无比感动,“那是我从事最开心的一刻。”

    Xploregaia长期面对寻找资助的挑战,两年疫情大大影响计划,好消息是刚获得森那美基金会长期资助,期待今年重新启动实地调查研究。他们也将展开更多分享活动,并欢迎公众在网站购买手作艺术品支持,更多详情浏览:https://xploregaia.com/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