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工程完毕尾数未清 承包商及外劳等 向华小董事部追债|附音频

文 文 文
views

(直凉25日讯)直凉华校百年校庆筹款修缮工程再生事端,工程完毕后被指尾数未清,承包商、供应商及2名外籍劳工与一名油漆工,今日公开向董事部追讨总额8万8521令吉。

他们控诉,账单交出后多次提醒却未果,追债时间从6个月至1年余不等,同时指在商言商,货给了,工作也做了,必须要收钱。

豪华瓷砖建筑有限公司代表刘窍通说,他的公司为直凉华校修缮工程提供瓷砖及铺设工程,如今,工程已经停止,董事部理应偿还剩下的尾数6万余令吉。


8位应公司代表展示直凉华校董事部欠单。前排左起陈威瀚、陈延发、刘窍通、王惠珍,后排左起许仕良、古美莲、玛尼及山苏。

“单据已经交予负责人,账期原本30天,如今超过180天,为了追回余款,公司在逼不得已下联合其他债主,向董事部发出律师信追讨,就如汽车公司追讨车贷的方式一样,希望董事部能把余数清还。”

陈广告公司代表陈威瀚及陈延发说,他们是负责制作捐款者课室命名广告牌,牌子制成后交由当时的修缮工程负责人黏贴,因为是母校的工程,他的公司也以低廉的价格出售制成品,本意是回馈母校,但工程完成一部分后,董事部突然拒绝再发出制作费。

“公司因此暂停准备继续进行中的工作,较后也不知何故,在没有被通知下,董事部把工程交由第三者处理。”

他们说,其实这并不是大问题,但是,已经递交到董事部的发货单中的余额,后者却迟迟不肯清还,这种做法非常不专业,欠债还钱天公地道。

陈威瀚(左)及陈延发要求董事部快还钱。

曾联络董事部 却没人回应

永隆机械铁厂代表许仕良说,他们是负责玻璃工程,尾数剩下2600余令吉,曾经联络董事部,给的只是只闻梯级声,不见人下来的回应。

他说,周二出席的都是商人,董事部内里发生什么事,不关商家的事,他们不想听也不想知道,只想对方把欠款清还就完事。

油漆匠古美莲说,他负责油漆工作,日晒雨淋以劳力赚取应得的工资,董事部欠下的余数是800多令吉。

“在董事部眼里,也许不值多少,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笔日常开销的生活费,董事部不应拖欠我的血汗钱。”

珍珠厨房用品供应商王惠珍说,应董事部要求才供应风扇,较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还账。

她说,她只是代理商,赚取的利润微薄,公家使用的器材竟然拖账不还,是不可取的行为。

“若是这样,试问将来谁还敢提供物品给学校?”

另外两位外籍承包工程的山苏及玛尼说,他们的工资也是劳力换回来的血汗钱,希望董事部能够把工资依照单据清还。

上任不久的董事长庄惠云受询时说,等待所有报告出炉,才做回应。

更多不可错过的热门新闻,请 到中国报官方WhatsAPP平台!
加入中国报官方Telegram: https://t.me/chinapre ssonline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