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徵空姐被指要“脫剩胸罩” 馬印航空承認須露胸檢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應徵空姐被指要“脫剩胸罩” 馬印航空承認須露胸檢查

    馬印航空公司于3月3日在面子書專頁發佈招募女空服員廣告,于3月11日進行面試活動。
    馬印航空公司于3月3日在面子書專頁發佈招募女空服員廣告,于3月11日進行面試活動。

    馬印航空(Malindo Air)招募女空服員,應徵者被要求脫衣,上身只穿胸罩,翹起裙子、捲上褲管和脫下連褲襪,令應徵者感到荒謬和噁心;更有應徵者感覺受辱,事后報警處理。

    《馬來郵報》報導指出,在3月11日的面試,許多應徵者對該航空公司面試官要求他們除下衣物而感到憤怒,他們說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篩選程序。

    該報引述一名應微者克麗絲特(29歲)說,她于3月11日到該航空公司面試,填了表格后,量身高和體重,然后應徵者被分成5人一組,被帶到室內進行服儀檢查。

    “起初我們還以為這是牙齒和指甲的特別檢查,但我們卻被吩咐脫掉上身衣物,我們問為何需要這種檢查,面試官說這是為了檢查皮膚問題,例如疤痕和粉刺。”



    克麗絲特告訴面試官說,她背部有文身,即遭面試官大罵說:“你的頭啦!有文身當然不被錄取。”

    克麗絲特目前是一家航空公司的空服員,已有6年工作經驗。她指稱,雖然背部有文身,但穿上制服已遮蓋文身,她在現有航空公司服務並不成問題。

    另一名名字不願見報的應徵者形容,面試過程有如一場噩夢,被要求把衣服拉下,至露出胸部為止。

    她說,穿裙的應徵者被要求翹起裙子,必須脫下連褲襪,以展現雙腿。

    她指出,空服員的制服包括連褲襪,因此無需理會腿部是否有疤痕或痣。

    克麗絲特也針對上述面試情況,週一到梳邦再也警局報案,她說,馬印航空公司並沒有針對她的投訴作任何道歉。

    公關主任:屬正常程序

    馬印航空公關主任拉惹沙迪回應說,應徵者被要求露胸部,是正常程序,更指航空公司面試官有權提出上述要求。

    他向《馬來郵報》說,面試官要求應徵者除去上身衣物,但保留胸罩,這是為了檢查應徵者上身是否有明顯的痣或疤痕,因為該航空公司的制服是部分透視。

    “這不是課題,相信其他航空公司都這麼做。”

    「我們必須檢查應徵者是否有疤痕、粉刺和文身,因為這些都可以通過制服的透視部分看到。」

    他指出,該航空公司的空姐有穿緊身胸衣,若能遮蓋疤痕則沒有問題。

    他解釋,要求應徵者袒露雙腿,也是為了檢查腿部是否有痣和疤痕,因為該航空公司的制服有高開叉裙,若腿部有疤痕,當她們走路時會被看到。

    但該航空公司週三在聲明中強調,自2013年成立以來,嚴格遵守招聘條例,包括空姐招聘。

    該公司否認《馬來郵報》的報導,並否認已展開內部調查。

    文告說,服儀檢查由女面試官以專業方式進行,應徵者事前也被通知,必須被檢查以確保穿上制服後不會露出明顯疤痕。

    航空公司重申,過去4年來實施此標準程序,迄今已經僱用了700多名女空服員。

    女議員促各造徹查
    要求航空公司道歉

    馬印航空應徵女空服員時,要求應徵者脫掉上衣,引起女國會議員不滿,她們除了要求警方、交通部、人力資源部及婦女部徹查外,同時也要求該航空公司向全國女性道歉。

    誠信黨哥打拉惹區國會議員西蒂瑪麗亞認為,馬印航空的舉措讓人感到噁心,並敦促全國女性不要為了工作,貶低自己身份而脫掉上衣,因這是不符合邏輯。

    她說,馬印航空公司還狡辯指,要求女應徵者脫上衣是航空領域常態,但據她瞭解,馬航和亞航在應徵女空服員時,也沒有要求女應徵者這麼做。

    「若航空公司要確保女應徵者身上是否有疤痕或文身,其實只需用口去問,不需要求女應徵者脫掉上衣。」

    西蒂瑪麗亞今日在國會媒體室召開記者會時認為,女空服員的身體構造,包括性感與否,都不是乘客所關注,因乘客更注重空服員在飛機上的服務態度。

    她說,馬印航空公司應該就此向全國女性道歉。

    此外,行動黨峇都交灣區國會議員卡斯杜麗對此事感到震驚,並認為這嚴重侮辱了女性。

    她希望男性或女性們,在這課題上團結一致,同時也希望相關單位徹查此事。

    「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還會發生要求女應徵者脫掉上衣的事件,這是讓人感到震驚的。」

    民主行動黨古來區國會議員張念群則希望警方,能夠調查此事,因這是完全無法讓人接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