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見聞.雄雌莫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心見聞.雄雌莫辯

 丘愛芝認為,陰陽人其實也如同陰陽哲學,不過就是人類性別光譜中的一種動態變化。

丘愛芝認為,陰陽人其實也如同陰陽哲學,不過就是人類性別光譜中的一種動態變化。

報導:陳筱柔
攝影:潘嘉威



出生時外生殖器模糊,看起來像陰莖卻有陰道,不知道是男是女,六歲進行性別鑑定手術,割除陰莖被父母決定當女生。親身經歷過,並擁有性學研究博士學位的丘愛芝說,無論是醫學界或社會大眾,目前都還是傾向用病理的方式來說明陰陽人,她更懇切希望,未來的社會可以性別光譜,並站在人權角度來界定陰陽人……

人類性別灰色地帶
我是女人也是男人

陰與陽、黑與白、是與非、異性戀或同性戀、男與女…… 我們總是習慣性認為世間萬物都必需界限分明,接受不了半點模糊或灰色地帶。
然而,如同黑白未必分明,是非也會混雜,性別界限,同樣也有交叉的可能,兼具兩性特徵的陰陽人,正是世界少見但同樣珍貴的存在!

走進華人世界的陰陽人運動者丘愛芝,看見生命與性別的各種美麗可能!

金庸筆下不男不女的東方不敗、《倩女幽魂》中的可怕姥姥,甚至古裝戲中邪惡公公們陰陽雙聲的詭異形象,都是長久以來對非男即女觀念深信不疑的人們,對陰陽人抱著的負面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視與排擠。

其實,只要願意換個角度看,“雌雄同體”的Intersex(陰陽人),其實就是人類性別光譜中的動態變化,甚至如同丘愛芝所說,是上天的創意,讓世界看見更多個體差異性的獨特價值。此刻站在認識陰陽人運動最前線的她,坦言這條路從來不容易。大眾社會對性別分化根深蒂固的“盲點”,更是讓許多陰陽人大半生,甚至一輩子都飽受“不男不女”帶來歧視痛苦折磨的關鍵原因!

自以為是蕾絲邊
卻被嫌太像男生

愛芝的身分證記載是女兒身,卻在青春期逐漸長出了喉結、鬍鬚,青春期要求父母給予打針,讓自己變得比較像女性,但該發育的女性特徵如乳房卻始終平坦如飛機場,月經也不會來:“長大后,尋愛過程也同樣一路跌跌撞撞,我以為自己是女同性戀,相處10年的伴侶卻說我太像男生。后來,連我都搞不清楚自己哪個部分是男孩,哪個部分是女孩,異性戀圈和同性戀圈都混不下去,感覺生命就像是個無底洞。其實,后來才發現我一直都非常抗拒去真正面對這個問題,但卻自以為自己很努力面對。畢竟,過去的科學和醫學不發達,沒有看到身體原來可以有那麼多樣性的存在。”孤單活了大半輩子的愛芝,終於在考取人類性學研究所博士、遇到國際陰陽人組織(Organization Intersex International, 簡稱Oii)后,更走出了不男不女的痛苦深淵,接受了自己是人類生理多樣性變化光譜的存在之一,是男,也是女!

坦然面對
創造生命價值

“當然,這個社會對於男女還是有明確的區分,但我也不再去想自己要變成男或女,保持原來的狀態就好。所以,我不再避諱陰陽人這個名詞,而是希望能夠教育大家什麼是陰陽人,去掉污名化並重新定義陰陽人,陰陽其實是一個動態的變化,人類的性別也是這樣啊!陰陽人的身體多樣化,心理也是多樣的,陰陽人就是一個自然的現象,存在多樣的情況。陰陽人和跨性別、同性戀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天生的生理就是如此多樣化。我希望,我們都可以大聲告訴別人,我就是陰陽人,我就是我自己,我原來天生就是這樣。”

丘愛芝坦言,自己也經歷過許多感覺像是“暗無天日”的生活:“從前,我覺得全世界只有自己是怪胎,一直都活在秘密和羞恥之中,自我價值感處於極度低落的狀態。我記得,小時候到青春期,我一直都很迷惘混亂,經常被問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場面總是變得很尷尬。然后,青春期開始就很怕自己未來能不能生小孩,覺得眼前一片黑暗。后來談戀愛,感情進展到一個階段,還是要誠實揭露,最后就以失敗告終。以這樣的狀態活了幾十年后,2008年才第一次看到intersex這個字眼和其他陰陽人的生命分享,我才恍然大悟,自己就是陰陽人。”

出生時外生殖器模糊,看起來像陰莖,但卻有陰道,不知道是男是女;六歲進行性別鑑定手術,割除陰莖被父母決定當女生,親身經歷過並擁有性學研究博士學位的愛芝坦言,無論是醫學界或社會大眾,目前都還是傾向於用病理的方式來說明陰陽人。但她更懇切希望的,是未來終有一天,社會可以性別光譜,並站在人權的角度來界定陰陽人。

所以,比起一般人覺得陰陽人是一個貶義,丘愛芝反而用更開放的心態去捍衛這個名詞的性別流動本質:“我們的世界太標準化,看事情都特別僵化,陰陽人應該有機會打開大家更多元的視野,也不用把自己限制得那麼死。但是,社會確實沒有給予陰陽人太多選擇的空間,這點需要時間來教育,我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這個可能性的發展。”

對於丘愛芝而言,陰陽人只是性別問題,並不會阻礙一個人創造生命的價值,活出優秀的人生。

民眾對陰陽人錯誤觀念:

● 陰陽人就是一個擁有兩性生殖器的人。(錯!)

這可能是人們對陰陽人最普遍的誤解。陰陽人的狀況通常和生殖器無關,更不用說有二套生殖器。有的陰陽人有陰莖和陰道口。然而,並沒有一個登記案例顯示存在一個擁有男女完整生殖器的人。絕大部分的陰陽人,都擁有看似相當典型的男性或女性生殖器,只有少部分擁有非典型生殖器。

● 陰陽人和同性戀有關。(錯!)

從本質上來說,陰陽人並沒有什麼可以被說成和同性戀議題相同或直接相關的地方,雖然許多陰陽人的確認同自我為男同志或女同志。與此同時,許多陰陽成年人發覺整個同性戀議題和他們的自我觀點並無相關。因此,越來越多陰陽人更樂於認同陰陽人的性別身分,覺得這是對自我觀點比較正確的描述。

● 陰陽人與性別角色無關。(錯!)

對於許多陰陽人來說,性別角色是主要的議題,換言之,這些陰陽人經常無法適應進入任何一個性別角色,或者是在與被養育的性別不相容的身體之中成長。陰陽人不只是關於身體,也在於一個人如何觀看在各種身體裡的自己與性別身分,這對於每一個人的身分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想要了解更多關于陰陽人的資訊與發展,

可瀏覽國際陰陽人組織中文網站:http://www.oii.tw/Home

李永業醫生雖然提出了醫學觀點,但他也強調,人們應該以更開放的心態去尊重他人的決定,以及每個個體的差異性,而不是帶著偏見和歧視的眼光,看待這些不同個體的存在。
李永業醫生雖然提出了醫學觀點,但他也強調,人們應該以更開放的心態去尊重他人的決定,以及每個個體的差異性,而不是帶著偏見和歧視的眼光,看待這些不同個體的存在。

以開放心態看待差異

陰陽人(也可稱為雙性人或間性人),是指生理性別無法明確歸類是男或女的人。一個陰陽人可能擁有雙性的特徵或者缺乏被定義為某一性別所必須有的生理特徵。陰陽人是天生的,源自於基因、染色體或賀爾蒙的變化,環境(例如:內分泌干擾)也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影響。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在2015年最新發表的定義是,陰陽人是一個概況性術語,用來描述各種各樣的身體自然變化。陰陽人的特徵有些在出生時便看得出來,有些人則一直到青春期才會發現,更有些陰陽人的染色體變異甚至不會在生理上表現出來。

陰陽人有多種成因,包括異常的染色體基因結構、胎兒自身的內分泌或新陳代謝異常或母親於懷孕時使用藥物,影響胚胎期的性別分化過程等,都可能導致性腺及生殖器的分化異常,造成嬰兒的外觀性別不明,或同時擁有有雄性和雌性特徵的生殖器官、第二性徵等。

泌尿科專科李永業醫生表示,陰陽人的情況在臨床上其實非常罕見,但他坦言,社會價值觀對於男女的明確要求,確實讓陰陽人自主人權存在爭議性。但從醫學觀點分析,醫生並沒有企圖扮演“上帝”角色來決定是男或女,而是綜合各方面的實際考量因素(例如:基因是男或女、性器官特徵、賀爾蒙水平等),再與父母商議怎麼做才是對小孩比較合適或相對比較理想的選擇:“這個過程其實非常複雜,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需要詳細傾聽各科專家的意見,例如:婦產科、兒科、心理學科等,同時綜合內臟性器官、體外性器官、賀爾蒙、基因檢查等各方面檢查報告作為參考,才能進一步做出相關的考慮或決定。”雖然提出了醫學觀點,但他也強調,人們應該以更開放的心態尊重他人的決定,以及每個個體的差異性,而不是帶著偏見和歧視的眼光,看待這些不同個體。

丘愛芝簡介

來自台灣的丘愛芝畢業於輔大英文系,目前是“全球擁抱陰陽人運動”發起人、行動者和“國際陰陽人組織-中文版”(Oii-Chinese)的創辦人,同時也是華人世界首位主動公開現身的陰陽人。

其他身分包括ILGA 國際LGBTI聯合會亞洲區聯合主席、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等,致力於在世界推動陰陽人人權運動。

自2010年起在台灣及全球已分享近200場生命故事,期待透過陰陽人生命故事的分享,為世界開啟更多元友善的性別視野,為非典型二元性生理與性別者,創造一個自在生存的空間。

丘愛芝的身分證記載是女兒身,卻在青春期逐漸長出了喉結、鬍鬚。
丘愛芝的身分證記載是女兒身,卻在青春期逐漸長出了喉結、鬍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