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咖啡店春滿堂 獅城大叔越堤偷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新山咖啡店春滿堂 獅城大叔越堤偷歡

大馬花園小販中心下午時段就有酒客,中國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標后,就陪坐聊天。
大馬花園小販中心下午時段就有酒客,中國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標后,就陪坐聊天。

獨家報導
(新山15日訊)新加坡大叔退休后寂寞難耐,紛紛越堤到新山尋歡作樂,花錢如流水,子女扮“私家偵探”追蹤父親去向,才知給的零用錢都花在溫柔鄉。



新山市區某大廈一家樓上美食閣,曾被指是風塵女子拉客的熱門地點,如今這批女子已轉戰附近明里南街的數間咖啡店拉客。

記者親自“踩線”,只見咖啡室里有許多穿著性感的外籍女郎,主動搭訕新加坡大叔,大獻殷勤,逗得大叔們樂開懷,掏錢包給小費,甚至進行進一步交易。

據知,一些已退休的叔伯級男人因為出手“豪邁”,結果花光身上的錢財,回國后頻向子女拿錢,子女們覺得事有蹊蹺,一路從新加坡跟蹤父親到新山,始揭發父親沉迷女色。

一名新加坡籍陳姓男子(50歲)向《中國報》申訴,其70餘歲父親過去一兩年常搭巴士到新山,因父親花錢速度快,他們給錢給到怕,令他們起疑。

新加坡雷厲掃黃

他曾兩次騎摩哆跟蹤父親到新山,發現父親搭上中國籍女郎,且被中國籍女郎帶往新山大豐花園的住宿。

他說,5年前母親過世后,父親曾到新加坡芽籠尋歡,他和兄弟姐妹只能一只眼開一只眼閉,而且每月湊集600新元(約1800令吉)作為父親零用錢。

他相信,隨著新加坡警方嚴厲掃蕩芽籠淫業,父親便轉移陣地到新山尋樂。

“父親退休前做散工,基本上沒有積蓄和公積金,雖父親聲稱來新山只是‘按摩’,但子女們心知肚明,擔心父親繼續沉迷女色,希望馬來西亞警方能嚴厲取締淫業活動。”

另一方面,本報記者日前到明里南街附近觀察,確發現有不少穿著性感的外籍女子在咖啡店流連拉客。而新山中央警署就位于明里南街。

當地業者說,風塵女子在當地一帶活動多年,見怪不怪,甚至在早上8時許便出現咖啡店,晚間則集中在新山大馬花園小販中心一帶找客。

女郎主動搭訕新加坡大叔,大獻殷勤,逗得大叔樂開懷。
女郎主動搭訕新加坡大叔,大獻殷勤,逗得大叔樂開懷。

中國女郎魅力褪色
阿叔偏愛越南妹

年輕貌美,穿著性感的越南籍女郎力壓中國籍女郎,新山明里南街被新加坡大叔,形容為“新加坡芽籠”!

《中國報》記者實地觀察,和新加坡大叔邊喝茶邊聊天的女郎,都是年輕貌美及穿著性感的越南籍女郎。

附近業者說,尋歡客或前來找女郎喝茶解悶的大叔,都是新加坡人,鮮少有本地大叔,目標都是年齡50歲以上男人。

他們說,有些越南籍女郎年齡僅十多歲,穿著大膽,袒胸露背;中國籍女郎年齡則近乎40歲以上,市場早已被越南籍女郎取代。

數名匿名的新加坡大叔接受《中國報》訪問指出,與女郎的交易價錢,以女郎年齡及貌美程度而定,從最低80令吉到150令吉不等。

大叔說,他們租本地鐘點酒店,一小時才20令吉,他們直言這比在新加坡風流來得划算。

退休寂寞 尋花問柳

新加坡大叔多為退休人士,有者在新山租房一個月,尋花問柳、賭馬及喝酒,錢花完后才回去新加坡。

據知,相信是新加坡生活壓力大,這些新加坡大叔帶了數百新元到新山兌換令吉,住上一段日子樂逍遙。

由于他們的子女都已成家立室,忙于工作,或者失去老伴或是孤獨老漢,閒來無事便會自行搭巴士到新山。

一些新加坡大叔選擇小住新山,有些大叔則是當天來當天回,在咖啡店和女郎聊天從早上聊到下午,一旦錢花完后,當天下午便返回新加坡。

新加坡大叔透露,一些年輕貌美的越南籍女郎,一天可接待十多名尋歡客。

小販中心越夜越精彩

新山大馬花園小販中心越夜越精彩,是另一個外籍女郎的大本營,也是新加坡大叔及本地大叔“樂而忘返”之地。

記者觀察,一群中國籍女郎和越南籍女郎從每天下午3時開始湧現,分成兩個地盤,一邊是屬中國籍女郎的地盤,另一邊屬越南籍女郎地盤。

受訪的本地大叔說,這些女郎相信是住在新山大馬花園和大豐花園一帶,她們會主動上前攀談,盼獲客人付小費,數額隨喜。

他們說,女郎陪客聊天的風氣盛行已久,較多大叔比較喜歡年紀較輕的越南女郎。

本地大叔說,他們都知要陪坐聊天都是要給小費,所以有時會向女郎講明不給小費,女郎也會識趣走開。

每次至少帶100新元花費

新加坡大叔每次至少攜帶100新元(310令吉)以上,一人或和數名友人一起搭巴士到新山咖啡店,等待女郎主動搭訕,有者更是父子兵,一起到新山尋歡。

匿名的新加坡大叔受訪說,他們多是朋友之間互相介紹,一周至少來一次,每次至少帶100新元到新山花費。

他們說,因兌換率關係,他們更樂意到新山花費,有時高興也會給數十新元犒賞女郎。

他們說,通常是一個或數名女郎一起主動搭訕,要求請喝茶或請吃和聊天,若有意思再作進一步交易。

一名受腳傷的新加坡大叔(48歲,住在新加坡裕廊)說,即使現在腳受傷,也搭巴士來找女郎聊天。

“從我家只要搭一趟巴士到新山,非常方便。”

他說,在新加坡芽籠嫖妓需要至少50新元(150令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