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咖啡店春满堂 狮城大叔越堤偷欢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新山咖啡店春满堂 狮城大叔越堤偷欢

大馬花園小販中心下午時段就有酒客,中國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標后,就陪坐聊天。
大马花园小贩中心下午时段就有酒客,中国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标后,就陪坐聊天。

独家报导
(新山15日讯)新加坡大叔退休后寂寞难耐,纷纷越堤到新山寻欢作乐,花钱如流水,子女扮“私家侦探”追踪父亲去向,才知给的零用钱都花在温柔乡。



新山市区某大厦一家楼上美食阁,曾被指是风尘女子拉客的热门地点,如今这批女子已转战附近明里南街的数间咖啡店拉客。

记者亲自“踩线”,只见咖啡室里有许多穿着性感的外籍女郎,主动搭讪新加坡大叔,大献殷勤,逗得大叔们乐开怀,掏钱包给小费,甚至进行进一步交易。

据知,一些已退休的叔伯级男人因为出手“豪迈”,结果花光身上的钱财,回国后频向子女拿钱,子女们觉得事有蹊跷,一路从新加坡跟踪父亲到新山,始揭发父亲沉迷女色。

一名新加坡籍陈姓男子(50岁)向《中国报》申诉,其70余岁父亲过去一两年常搭巴士到新山,因父亲花钱速度快,他们给钱给到怕,令他们起疑。

新加坡雷厉扫黄

他曾两次骑摩哆跟踪父亲到新山,发现父亲搭上中国籍女郎,且被中国籍女郎带往新山大丰花园的住宿。

他说,5年前母亲过世后,父亲曾到新加坡芽笼寻欢,他和兄弟姐妹只能一只眼开一只眼闭,而且每月凑集600新元(约1800令吉)作为父亲零用钱。

他相信,随着新加坡警方严厉扫荡芽笼淫业,父亲便转移阵地到新山寻乐。

“父亲退休前做散工,基本上没有积蓄和公积金,虽父亲声称来新山只是‘按摩’,但子女们心知肚明,担心父亲继续沉迷女色,希望马来西亚警方能严厉取缔淫业活动。”

另一方面,本报记者日前到明里南街附近观察,确发现有不少穿着性感的外籍女子在咖啡店流连拉客。而新山中央警署就位于明里南街。

当地业者说,风尘女子在当地一带活动多年,见怪不怪,甚至在早上8时许便出现咖啡店,晚间则集中在新山大马花园小贩中心一带找客。

女郎主動搭訕新加坡大叔,大獻殷勤,逗得大叔樂開懷。
女郎主动搭讪新加坡大叔,大献殷勤,逗得大叔乐开怀。

中国女郎魅力褪色
阿叔偏爱越南妹

年轻貌美,穿着性感的越南籍女郎力压中国籍女郎,新山明里南街被新加坡大叔,形容为“新加坡芽笼”!

《中国报》记者实地观察,和新加坡大叔边喝茶边聊天的女郎,都是年轻貌美及穿着性感的越南籍女郎。

附近业者说,寻欢客或前来找女郎喝茶解闷的大叔,都是新加坡人,鲜少有本地大叔,目标都是年龄50岁以上男人。

他们说,有些越南籍女郎年龄仅十多岁,穿着大胆,袒胸露背;中国籍女郎年龄则近乎40岁以上,市场早已被越南籍女郎取代。

数名匿名的新加坡大叔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与女郎的交易价钱,以女郎年龄及貌美程度而定,从最低80令吉到150令吉不等。

大叔说,他们租本地钟点酒店,一小时才20令吉,他们直言这比在新加坡风流来得划算。

退休寂寞 寻花问柳

新加坡大叔多为退休人士,有者在新山租房一个月,寻花问柳、赌马及喝酒,钱花完后才回去新加坡。

据知,相信是新加坡生活压力大,这些新加坡大叔带了数百新元到新山兑换令吉,住上一段日子乐逍遥。

由于他们的子女都已成家立室,忙于工作,或者失去老伴或是孤独老汉,闲来无事便会自行搭巴士到新山。

一些新加坡大叔选择小住新山,有些大叔则是当天来当天回,在咖啡店和女郎聊天从早上聊到下午,一旦钱花完后,当天下午便返回新加坡。

新加坡大叔透露,一些年轻貌美的越南籍女郎,一天可接待十多名寻欢客。

小贩中心越夜越精彩

新山大马花园小贩中心越夜越精彩,是另一个外籍女郎的大本营,也是新加坡大叔及本地大叔“乐而忘返”之地。

记者观察,一群中国籍女郎和越南籍女郎从每天下午3时开始涌现,分成两个地盘,一边是属中国籍女郎的地盘,另一边属越南籍女郎地盘。

受访的本地大叔说,这些女郎相信是住在新山大马花园和大丰花园一带,她们会主动上前攀谈,盼获客人付小费,数额随喜。

他们说,女郎陪客聊天的风气盛行已久,较多大叔比较喜欢年纪较轻的越南女郎。

本地大叔说,他们都知要陪坐聊天都是要给小费,所以有时会向女郎讲明不给小费,女郎也会识趣走开。

每次至少带100新元花费

新加坡大叔每次至少携带100新元(310令吉)以上,一人或和数名友人一起搭巴士到新山咖啡店,等待女郎主动搭讪,有者更是父子兵,一起到新山寻欢。

匿名的新加坡大叔受访说,他们多是朋友之间互相介绍,一周至少来一次,每次至少带100新元到新山花费。

他们说,因兑换率关系,他们更乐意到新山花费,有时高兴也会给数十新元犒赏女郎。

他们说,通常是一个或数名女郎一起主动搭讪,要求请喝茶或请吃和聊天,若有意思再作进一步交易。

一名受脚伤的新加坡大叔(48岁,住在新加坡裕廊)说,即使现在脚受伤,也搭巴士来找女郎聊天。

“从我家只要搭一趟巴士到新山,非常方便。”

他说,在新加坡芽笼嫖妓需要至少50新元(150令吉)。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