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師.每位病人都是老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我的恩師.每位病人都是老師

     病人貼心的舉動,使謝玲清更肯定了解病人的情緒與心情的重要。她看病不會只注重病情,只要有多的時間,就抽空跟病人多談談,認識他們的背景,了解他們的心情……
    病人貼心的舉動,使謝玲清更肯定了解病人的情緒與心情的重要。她看病不會只注重病情,只要有多的時間,就抽空跟病人多談談,認識他們的背景,了解他們的心情……

    報導:方俊心
    圖:受訪者提供



    病人貼心的舉動,使謝玲清更肯定了解病人的情緒與心情的重要。她看病不會只注重病情,只要有多的時間,就抽空跟病人多談談,認識他們的背景,了解他們的心情……

    從小學到大學,甚至是現在的實習期間,每一位謝玲清遇到的老師都是她的恩師,“每一位都成就了今天的我。”在眾多她所遇見的老師之中,有一位比較特別,她叫張淑貞,是謝玲清在2013年就讀醫學系第五年時認識的老師。

    這位老師來到她面前時,已無法言語。她因肺癌而過世了。她是位大體老師,不過,謝玲清至今依然記得老師在過世前,給他們的書面留言。

    她說,得了這病相當痛苦,希望學生以后成為醫生,要懂得了解病人的感受,嘗試減輕病人的痛苦。她也希望日后在醫學上,關于肺癌疾病的研究,能有更好的突破。從老師的字裡行間,謝玲清感受到老師患病期間的無助,以及肉體所承受的痛。

    那時謝玲清也認識了老師的先生,從先生的轉述裡認識了老師的為人,還有兩人相識、相愛、相守的故事。她的先生很愛她,也同意在她過世后,把大體捐贈給“無語良師計劃”,供醫學教育用途。

    醫生責任百般沉重

    或許這些都是讓今天已在醫療現場的謝玲清,更懂得站在病人家屬的立場想事情。當病人生命垂危,醫生要承擔宣布的責任,這可是個讓人緊繃的時刻,有些醫生可能不太懂得適當表達,有些家屬可能會謾罵、情緒崩潰。謝玲清盡量讓家屬抒發他們的心情,聆聽他們的聲音,不急著完結。

    醫生的“急”不是空穴來風,在謝玲清所服務的醫院,一個醫生被分配照顧二十多個病人,外加複診、支援急診及其他單位,有時真的會忙到沒時間吃飯或上廁所,必須在短時間內,把病人看完。如果拖得太久,下一個病人就必須等,所以有時候醫生都選擇只講重點。

    最近有位病人入院,發燒三週還不好,他的病因引起了很多醫生的興趣。謝玲清問他,感覺如何?原來他覺得住院很悶,無事可做,希望至少能有一些報紙或雜誌可讀。

    碰巧謝玲清住的地方,每天都有免費贈閱的書報,她就每天帶一份給這位病人。大約兩星期后,這位病人終于康復出院了,有天,他託人轉交了一份小禮物到謝玲清的部門給她。

    謝玲清最特別的一位恩師張淑貞,在生前與先生的留影。
    謝玲清最特別的一位恩師張淑貞,在生前與先生的留影。

    仁心火種不熄滅

    行醫三年,有位病人Ng Lim Fong的身影一直停留在謝玲清腦海裡。她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婆婆,原本身體還算硬朗,只是腎臟和心臟不太好,懷疑脊椎有輕微感染而入院。進來時狀況跟健康的人差不多,后來卻不慎感染了醫院的細菌,健康一天天惡化,最終離開了人間。

    “婆婆是個很好很好的病人,”謝玲清追憶說。她總是親切地跟醫生打招呼,醫生早安,醫生妳好好啊,醫生妳好勤力啊,臉上無時無刻都掛著笑容。就算到了生命垂危時刻,她還一直謝謝醫生,跟醫生說她要放棄手術治療,以免家人花更多錢,也為她再擔心。

    看著老婆婆的情況惡化,謝玲清卻束手無策,最后能付出的,也只有眼淚了。“因為她的關係,我告訴自己只要遇到病人一點不對勁,就要馬上主動採取行動。”

    醫生對病人固然要有關懷之心,但要是投入太多感情,可能會無法抽身,這樣要面對下一個病人時,可能會影響醫生的冷靜和專業判斷的職業操守。謝玲清說,這部分她還沒拿捏得很好。

    如今,謝玲清在進修內科碩士第一年,畢業后將成為內科專科醫生。“感謝每一位教我的中學老師和大學教授、大體老師和那位婆婆,無論多艱難辛苦,我會不斷提升自己,並讓心中仁心的火種不熄滅,繼續行醫。”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