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書游‧停泊島濕身誘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快意書游‧停泊島濕身誘惑

文:顏書韻
攝影:WeiZheng Looi



身在大馬,你很難不去愛上這裡多不勝數的美麗海島如停泊島,赤道氣候加上沙灘、度假屋、海底世界和無所事事的慵懶午后時光,光這樣一個畫面就足以讓不少坐困鋼骨森林裡的人們心向往之,恨不得投身其中……

20170809ft10c

吹風浮潛 享受陽光燦爛

時序進入七八月,北半球國家都先后來到了陽光普照的盛夏,常年如夏的馬來西亞東海岸,更是成為人潮最鼎盛的旅游旺季。有這麼長的夏季可以盡情享受燦爛陽光和清澈海水,近在咫尺的我們又怎能不為之心動?

每年十一月至隔年三月的東北季風結束后,大馬半島東部沿岸一帶會變得風平浪靜,降雨量變低,除了適合出海度假,各島嶼和水上活動也逐漸復甦,吸引大批國內外的水上愛好者千里迢迢拜訪。

說到海,嚴格說來我並非“信徒”,不若身邊有些朋友是一年必定出海兩三次那種。

記得曾在五年前去過一次停泊島(Pulau Perhentian),緣于不諳水性,當年浮潛時遭珊瑚礁割傷的陰影仍歷歷在目,我對海從此一直有一股無以名狀的恐懼。

不過身在大馬,你很難不去愛上這裡多不勝數的美麗海島,赤道氣候加上沙灘、度假屋、海底世界和無所事事的慵懶午后時光,光這樣一個畫面就足以讓不少坐困鋼骨森林裡的人們心向往之。

而這裡得天獨厚的,還有從約四月到九月、長達半年左右的出海期,這對其他四季明顯的國家而言,有這麼長的夏季可以盡情享受燦爛陽光和清澈海水,近在咫尺的我們又怎可能不為之心動?

20170809ft10h

20170809ft10f

20170809ft10g

少了人潮多了恬靜

馬來西亞海島眾多,其中不得不提到分別因電影《夏日嬤嬤茶》和《夏日樂悠悠》而享譽國際的熱浪島(Pulau Redang)和浪中島(Pulau Lang Tengah),兩島皆位處西馬東北角的近海,而我這次前往的停泊島就在它們之間。

五年前和朋友第一次出海就選擇了停泊島,五年后再度光臨,理由仍舊相同——避開鎂光燈和國際矚目的焦點。雖然少了熱鬧的人潮,但也多了份難得恬靜的寫意,而這是我到海島度假堅持的首要條件。

這一天我們從首都吉隆坡搭乘國內航空飛往北部吉蘭丹州的哥打峇魯(Kota Bahru),從機場乘坐計程車沿著海岸線朝瓜拉烏述(Kuala Besut)碼頭前進,歷時約45分鐘到一小時,再從碼頭直接購買當日船票,坐汽艇到21公里外的停泊島。

從上午七點的班機、九點的計程車,再到十點的船程,才一個早上我們就歷經了海陸空三大交通,終于抵達座落在小停泊島南端的旅舍。

這個海灘沒有可以讓船隻停靠的碼頭,僅有一個簡單搭建起來的水上浮亭,讓汽艇將船客放在亭子上,然后旅舍的負責人會開著小小的舢舨過去,把住客載到淺灘上。在風浪中顛簸了半小時后,我們登陸停泊島所踩下的第一個步子,就是細軟的沙子和沁涼的海水。

“這是島嶼在歡迎我們。”已架上墨鏡的旅伴這麼說。

20170809ft10b

虛擲光陰 樂耗生命閒情

除了游泳、浮潛等水上活動,我覺得到海邊度假就要把“虛擲光陰”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

記得和某友人曾聊過此類話題,朋友發表獨到見解說,出外游玩一定要有參觀美術館、博物館或歷史景點等增廣見聞的行程,無法接受躺在沙灘上悠晃一個下午的無所事事,所以朋友向來不喜歡海邊度假,“簡直是浪費生命!”

或許曾經我也有過和他們類似的想法,覺得去旅行就一定要把行程表填滿,如此才不虛此行。幾次實際經驗之后,我才漸漸明白生命中“留白的美感”,尤其當你在現實中的打拼已經忙得焦頭爛額時,本意是放鬆身心的度假卻還像個趕鴨子旅行團般喘不過氣的話,往往回到工作崗位后會更累。

所以后來我慢慢學習享受這種百無聊賴的閒適,在接連不斷的觀光中適度穿插幾個空檔,坐在街角咖啡館喝個下午茶,或是很瀟灑地回酒店房間睡午覺補眠。而當你來到陽光明媚的海島時,躺在沙灘躺椅上望著大海發呆不正是一件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麼?

現代人好忙,除了繁瑣喧囂的現實世界,還有無孔不入的網絡世界,即使身處天涯海角也躲不過被各種人事追趕的匆促,或許“發呆”反而是一刻不得閒的我們都要重新複習的功課,把身心都交還給大自然。

我躺在旅舍前的懶人椅上,望著眼前不斷來來回回的浪花,聽著不絕于耳卻也能夠置若罔聞的濤聲,任由意念如潮水漲退起伏,仿彿想了好多,卻也什麼都沒想。如果光陰可以虛擲,那我願把此刻都擲入眼前的汪洋,毫無眷戀。

20170809ft10d

繽紛海底燦爛海面

當然,你也可以跟隨旅舍提供的浮潛團隊出海,到停泊島周邊的近海浮潛,觀賞波濤海面下的繽紛世界。

五年前對珊瑚礁的恐懼如影隨形,所以這一次我謹遵教訓,從善如流,下水后就跟在船伕后面亦劃亦游,稍微適應水性后倒也能夠樂在其中,享受隨波逐流的漂泊感,以及海底趣致昂然的七彩魚群。

記得在某一處海域被成群成群的小魚包圍,看似伸手可及,但每每當我張開手掌往前撈時,小魚總是快速擺動尾鰭,俐落地從我指縫間溜走。船伕拉拉我們的救生衣,要我們跟他游向另一邊,看更多顏色更豔麗奪目的魚群,如DNA的螺旋結構旋轉而下,非常生動。

在水上漂浮了近兩個小時,我們回到小船上準備回航,濕答答的頭髮在汽艇乘風破浪時甩到面頰上,被我隨意撥開,專注感受船在海上疾行的刺激裡。

顏書韻──不玩會死的熱寫一族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