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書”游‧巴朗山遇見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快意“書”游‧巴朗山遇見雪

20180110mount01



文:顏書韻
攝影:WeiZheng Looi

從成都前往金川再到巴朗山,必須經歷九曲十八彎,隨著海拔不斷上升,窗外的植物就被覆蓋上更多的白雪,從像糖霜一樣的粉雪錯落在暗綠色的針葉上,到如棉花糖般的厚雪鋪滿了路邊的所有地面,讓我忘了路途上的辛苦…

巴朗山 驚艷海拔4000公尺

在四千多公尺巴朗山頂的雪是肆無忌憚地湮沒了悠悠天地之間,我帶著有點高原反應的身體卻依舊興奮難擋,不知那澎湃跳動的心臟是因為眼前的壯闊雪山還是因為缺氧所致…

有時候你不得不相信,宇宙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聆聽和接收你無意識發放出去的各種訊號,然后予以回應,在你不知道過程和緣由的情況下迴向到你身上。直到我閱讀和認識了“吸引力法則”之后,我才明白每一枚最微小的信念,都是造就未來實相的種籽,每一瞬不經意的動念,都是一次未來藍圖之樹發芽開枝的推手。

就像我這一趟中國川西之旅,早在我踏出家門以前,它就安排好了一個最大的驚喜給我。

我們的四川之旅原本只有一個九寨溝的塞外行程,后來又追加了一趟金川隨團旅行,主要是因為旅伴在網絡上不經意看到了幾張梨花的照片和幾篇相關部落格文章,然后就被那裡的美景所深深打動。

我們于是報名了一個當地的旅行團,跟著一群相信是攝影同好的團友,一起坐上必須歷時12個小時車程的游覽巴士,前往成都西部的金川縣。我還記得青旅負責人發給我的旅游資料上有一段是這麼寫的:

“少數民族地區,物質匱乏、條件有限,請做好心理準備,多多諒解。

因長時間在山區及高原行駛,車輛負荷較重,可能會遇到汽車拋錨影響行程的情況,請做好心理準備。”

重型卡車照舊翻山越嶺。
重型卡車照舊翻山越嶺。

司機了得化險為夷

巴士從成都行駛了一兩個小時后,退出高速公路進入映秀,原本還在車上呼呼大睡的我們立即被“震醒”,原來我們正途經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的碎石道路,沒有平坦的柏油路面,只有砂石覆蓋的泥濘小徑,加上沿路正在進行重建工作,砂石卡車和機械神手等重型工業用車子頻頻與我們擦身而過,我們坐在車裡感受著天搖地動的劇烈震幅,看著窗外那殘破不堪的景況,想像著當初天崩地裂的可怕。

車子就這樣在極度惡劣的路況下,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大約時速30公里)開了約一個小時,我們被顛晃得東倒西歪,根本沒辦法入睡。

后來回想,才覺得司機不知是技術了得還是亡命飛車手,因為有好幾次,車身晃動得似乎就要翻下旁邊的河床,或是在急轉彎處衝出圍欄。

崎嶇的山路。
崎嶇的山路。

四姑娘山路段崎嶇

回國后和一位曾去過西藏的朋友聊起中國司機大哥(他們叫“師傅”)的“開車風格”,我們都異口同聲認為自己能夠活著回來實屬萬幸。

通過了那一段30公里的震后碎石道路后,車子開始往上攀升,沿著山麓蜿蜒前進。

早在出發以前,旅伴就曾發給我一張谷歌地圖,上面顯示了從成都前往金川必須翻越有名的四姑娘山,那路段之崎嶇光看衛星地圖就足以讓人心驚膽顫,“請做好心理準備!”帶著戲謔的語氣,旅伴這麼說。

下雪的路況險峻。
下雪的路況險峻。

壯觀雪景讓我忘了暈眩

果不其然,在一陣九拐十八彎之后,車上的乘客開始掏出塑膠袋嘔吐,我下意識警告自己不要隨便瞟過去,也儘量戴起耳機播放歌曲分散注意力,一邊卻擔心容易暈車的自己會隨時加入他們的行列。

但奇妙的是,每每上下金馬崙高原都會臉青唇白的我,這一次竟然一點暈眩感也沒有,我想這或許要歸功于車窗外愈發厚重的雪景。

因為隨著海拔不斷上升,窗外的植物就被覆蓋上更多的白雪,從像糖霜一樣的粉雪錯落在暗綠色的針葉上,到如棉花糖般的厚雪鋪滿了路邊的所有地面,世界的色澤隨著時間一點一點被吞噬,最后眼前只剩下一片刺眼的白,不得不戴上墨鏡。

我見雪自然喜不自勝,就算九拐十八彎的險峻山路也暫時被窗外飛舞的雪花轉移了注意力,但與此同時,我也可以感受到身體產生的細微反應,有種呼吸不過來的窒悶感,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游覽車已經爬上了三千多公尺的高度。

等到車子開到了制高點, 司機大哥停下車子,讓我們下車欣賞眼前的無敵景觀。

正在進行道路修復的映秀沿途。
正在進行道路修復的映秀沿途。

風雪呼嘯世界在腳下

這裡是巴朗山海拔4523公尺的埡口,是中國有名的高海拔公路之一,長年積雪不融,從這個埡口處還可以飽覽腳下的峰迴路轉,也就是接下來我們的必經之路。

我們罔顧大雪紛飛,踏著厚重的積雪走到懸崖邊(完全沒有任何觀景台或欄杆),就這麼迎著耳邊的呼嘯風雪,俯瞰著眼前的一整片白色世界。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雪,但眼前的景象絕對是我截至目前人生中名列三甲的。

記得第一次見雪是在日本,京都的雪是鋪灑在城市中心的,在古樸和風的民宅中點綴出朦朧的建築輪廓,屋簷、樹梢、圍籬和路邊的車頂,是充滿生機和生活況味的雪景;巴朗山頂的雪則是肆無忌憚地湮沒了悠悠天地之間,再大的山和再遼闊的谷地都必須臣服于這一抹銀白之中,沒有動植物的蒼茫之境,只有一條黑色緞帶的道路開天闢地般地鑿通這長年冰封的世界一角。

我帶著有點高原反應的身體卻依舊興奮難擋,不知那澎湃跳動的心臟是因為眼前的壯闊雪山還是因為缺氧所致,然后我突然想起“吸引力法則”,和這一切冥冥中最神奇的安排。

底下峰迴路轉。
底下峰迴路轉。

意想不到奇異之旅

去年底我在自己的電腦上放了一張雪山的電子桌布,純粹只是看膩了先前的風景照而從庫存裡挑一張替換,有時一早打開電腦,看到熒幕上的雪峰時,我會無意識地讚嘆好漂亮,卻從沒認真覺得自己有機會一睹其真實風采。我以為自從京都之雪后,短時間不會再有機會賞雪,因為此時的四川之行頂多只是冷颼颼,還不至于到飄雪吧!

在那之后幾個月,我站上了四千多公尺高的巴朗山埡口,被無盡無垠的皚皚冰雪所包圍,瞇著眼不敢置信于這意想不到的巨大驚喜。

跨過最高點后,游覽車接著便緩緩下滑,一路陡降至海拔一千公尺,進入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縣,準備在那裡停留一晚,才接續我們的旅程,這將會是另一個旅程的開始…

顏書韻-不玩會死的熱寫一族 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