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巴朗山遇见雪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快意“书”游‧巴朗山遇见雪

20180110mount01



文:颜书韵
摄影:WeiZheng Looi

从成都前往金川再到巴朗山,必须经历九曲十八弯,随着海拔不断上升,窗外的植物就被覆蓋上更多的白雪,从像糖霜一样的粉雪错落在暗绿色的针叶上,到如棉花糖般的厚雪铺满了路边的所有地面,让我忘了路途上的辛苦…

巴朗山 惊艳海拔4000公尺

在四千多公尺巴朗山顶的雪是肆无忌惮地湮没了悠悠天地之间,我带着有点高原反应的身体却依旧兴奋难挡,不知那澎湃跳动的心脏是因为眼前的壮阔雪山还是因为缺氧所致…

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宇宙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聆听和接收你无意识发放出去的各种讯号,然后予以回应,在你不知道过程和缘由的情况下回向到你身上。直到我阅读和认识了“吸引力法则”之后,我才明白每一枚最微小的信念,都是造就未来实相的种籽,每一瞬不经意的动念,都是一次未来蓝图之树发芽开枝的推手。

就像我这一趟中国川西之旅,早在我踏出家门以前,它就安排好了一个最大的惊喜给我。

我们的四川之旅原本只有一个九寨沟的塞外行程,后来又追加了一趟金川随团旅行,主要是因为旅伴在网络上不经意看到了几张梨花的照片和几篇相关部落格文章,然后就被那里的美景所深深打动。

我们于是报名了一个当地的旅行团,跟着一群相信是摄影同好的团友,一起坐上必须历时12个小时车程的游览巴士,前往成都西部的金川县。我还记得青旅负责人发给我的旅游资料上有一段是这么写的:

“少数民族地区,物质匮乏、条件有限,请做好心理准备,多多谅解。

因长时间在山区及高原行驶,车辆负荷较重,可能会遇到汽车抛锚影响行程的情况,请做好心理准备。”

重型卡車照舊翻山越嶺。
重型卡车照旧翻山越岭。

司机了得化险为夷

巴士从成都行驶了一两个小时后,退出高速公路进入映秀,原本还在车上呼呼大睡的我们立即被“震醒”,原来我们正途经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的碎石道路,没有平坦的柏油路面,只有砂石覆蓋的泥泞小径,加上沿路正在进行重建工作,砂石卡车和机械神手等重型工业用车子频频与我们擦身而过,我们坐在车里感受着天摇地动的剧烈震幅,看着窗外那残破不堪的景况,想像著当初天崩地裂的可怕。

车子就这样在极度恶劣的路况下,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大约时速30公里)开了约一个小时,我们被颠晃得东倒西歪,根本没办法入睡。

后来回想,才觉得司机不知是技术了得还是亡命飞车手,因为有好几次,车身晃动得似乎就要翻下旁边的河床,或是在急转弯处冲出围栏。

崎嶇的山路。
崎岖的山路。

四姑娘山路段崎岖

回国后和一位曾去过西藏的朋友聊起中国司机大哥(他们叫“师傅”)的“开车风格”,我们都异口同声认为自己能够活着回来实属万幸。

通过了那一段30公里的震后碎石道路后,车子开始往上攀升,沿着山麓蜿蜒前进。

早在出发以前,旅伴就曾发给我一张谷歌地图,上面显示了从成都前往金川必须翻越有名的四姑娘山,那路段之崎岖光看卫星地图就足以让人心惊胆颤,“请做好心理准备!”带着戏谑的语气,旅伴这么说。

下雪的路況險峻。
下雪的路况险峻。

壮观雪景让我忘了晕眩

果不其然,在一阵九拐十八弯之后,车上的乘客开始掏出塑胶袋呕吐,我下意识警告自己不要随便瞟过去,也尽量戴起耳机播放歌曲分散注意力,一边却担心容易晕车的自己会随时加入他们的行列。

但奇妙的是,每每上下金马仑高原都会脸青唇白的我,这一次竟然一点晕眩感也没有,我想这或许要归功于车窗外愈发厚重的雪景。

因为随着海拔不断上升,窗外的植物就被覆蓋上更多的白雪,从像糖霜一样的粉雪错落在暗绿色的针叶上,到如棉花糖般的厚雪铺满了路边的所有地面,世界的色泽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被吞噬,最后眼前只剩下一片刺眼的白,不得不戴上墨镜。

我见雪自然喜不自胜,就算九拐十八弯的险峻山路也暂时被窗外飞舞的雪花转移了注意力,但与此同时,我也可以感受到身体产生的细微反应,有种呼吸不过来的窒闷感,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游览车已经爬上了三千多公尺的高度。

等到车子开到了制高点, 司机大哥停下车子,让我们下车欣赏眼前的无敌景观。

正在進行道路修復的映秀沿途。
正在进行道路修复的映秀沿途。

风雪呼啸世界在脚下

这里是巴朗山海拔4523公尺的垭口,是中国有名的高海拔公路之一,长年积雪不融,从这个垭口处还可以饱览脚下的峰回路转,也就是接下来我们的必经之路。

我们罔顾大雪纷飞,踏着厚重的积雪走到悬崖边(完全没有任何观景台或栏杆),就这么迎著耳边的呼啸风雪,俯瞰着眼前的一整片白色世界。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雪,但眼前的景象绝对是我截至目前人生中名列三甲的。

记得第一次见雪是在日本,京都的雪是铺洒在城市中心的,在古朴和风的民宅中点缀出朦胧的建筑轮廓,屋簷、树梢、围篱和路边的车顶,是充满生机和生活况味的雪景;巴朗山顶的雪则是肆无忌惮地湮没了悠悠天地之间,再大的山和再辽阔的谷地都必须臣服于这一抹银白之中,没有动植物的苍茫之境,只有一条黑色缎带的道路开天辟地般地凿通这长年冰封的世界一角。

我带着有点高原反应的身体却依旧兴奋难挡,不知那澎湃跳动的心脏是因为眼前的壮阔雪山还是因为缺氧所致,然后我突然想起“吸引力法则”,和这一切冥冥中最神奇的安排。

底下峰迴路轉。
底下峰回路转。

意想不到奇异之旅

去年底我在自己的电脑上放了一张雪山的电子桌布,纯粹只是看腻了先前的风景照而从库存里挑一张替换,有时一早打开电脑,看到荧幕上的雪峰时,我会无意识地赞叹好漂亮,却从没认真觉得自己有机会一睹其真实风采。我以为自从京都之雪后,短时间不会再有机会赏雪,因为此时的四川之行顶多只是冷飕飕,还不至于到飘雪吧!

在那之后几个月,我站上了四千多公尺高的巴朗山垭口,被无尽无垠的皑皑冰雪所包围,瞇着眼不敢置信于这意想不到的巨大惊喜。

跨过最高点后,游览车接着便缓缓下滑,一路陡降至海拔一千公尺,进入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县,准备在那里停留一晚,才接续我们的旅程,这将会是另一个旅程的开始…

颜书韵-不玩会死的热写一族 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