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麟要大家多思考 用另個觀點看事情 | 中国报 ChinaPress

葉子麟要大家多思考 用另個觀點看事情

20180112mc66a



獨家專訪:潘有文
獨家攝影:潘嘉威

時事評論員葉子麟在網絡的時事評論受人關注,為他贏得不少支持者。外號“Botak”(光頭)的他筆風犀利,在網絡上闖出名堂后,于2010年推出第一本結集網絡評論的書──《冷眼橫眉》。

時隔多年,他再次出版《愚民大國──冷眼橫眉2》一書,為自己的網絡評論生涯做一個總結。

葉子麟:很多事情,我們必須跳出框框來看。
葉子麟:很多事情,我們必須跳出框框來看。

“這本書是要激起他人思考。你不一定要認同我,但許多時候要從另一個觀點切入看事情。”

“一路來,我們被人教導要怎么走,這個就是正確的,反對就是不正確的,更不用說第三條路或什么。其實,抽離環境或立場看看,這個世界不是這樣的。”

葉子麟30歲以后的人生都在漂泊,從英國、新加坡到澳洲,讓他的人生有了不同的轉折和啟發;但是,促使他投入評論大馬時事,還要從他在英國的生活談起。

“我在英國住了8年,大馬1年,新加坡兩年半,在英國看的東西開始不同,其實這個世界不是如我們所想像的。很多人在國外住了很多年,還是以大馬人的角度看事情。必須跳出框框。”

在英國的那一段日子,他仿佛開了竅,許多事情看得非常清楚,于是,藉著當時掀起的部落格風潮,他開設名為“冷眼橫眉”部落格,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寫文章。

“當時,我就是這樣開始寫部落格,看到清晰或真的東西,就把它寫出來。有時需以比較激烈的筆法來激起他人的思考。“

無法擁有公民社會

葉子麟相信,我們自小被教導的思考模式是和教育有關,相對來說是比較封閉。當時在他上學的時代沒有公民課,也未提及什么是議會、州議會和其權力、選舉是如何發生、首相的權力、國會的權力、如何尋求州元首或國家元首御准成立政府等。

“從小我們只被教導背誦國家原則,首2條就是信奉上蒼和忠于君王,無形中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種思維下,塑造出比較聽活的性格。”

對他而言,如果公民課是以這種方式學習,大馬就無法擁有公民社會,他出書的目的就是要各個階層的人,都能看到他寫的評論文章,從另一個角度解讀時事,同時也給自己一個交代。

改革不是走回頭路
為了執政在野黨忘了初衷

“308之后,我表面上批判國陣,其實是批判整個制度。代表這個制度的是國陣。我也有‘酸’一下公正黨或行動黨。”

雖然當年葉子麟時常筆伐執政者,卻也沒有因此吹捧在野黨,直至2013年505大選后,才開始鞭撻在野黨不恰當的政治策略。

“當時大家都覺得是要改變的時候,伊斯黨的聶阿茲還健在,我看到的在野黨聯盟真的有一條心的感覺,並且不分彼此。當時馬來人的心境和立場也不像現在這樣,覺得改變就要到來。

“我沒有偶像,也沒有政黨背景,不特別討好誰,只以大馬人民觀點出發。但505后,就像有一頭冷水澆醒了我,才開始討厭在野黨,因為感覺被出賣。”

他突然間冷了下來,覺得朝野都一樣,因國家最基本的問題就是種族特權帶來黑箱作業,再帶來貪污,整個國家看來沒了方向。

他相信有志改革的政治人物或政黨,必須把上述這點告訴巫裔,而不是掉頭回去討好他們,或者說國陣給他們什么,在野黨就答應給他們雙倍。

“在野黨和執政黨變得沒有兩樣。最讓我憤怒是在野黨突然倒向老馬(馬哈迪),這簡直不可思議!那個是你一直以來反對的人呀!這跟本就不是要改朝換代或改革,只是想要當政府而已。”

倡議投廢票討厭在野黨一樣爛

大選將至,葉子麟與支持者對投廢票的倡儀,在網絡引起不少激烈討論。

“投廢票的意義在于,讓在野黨知道他們和執政一樣爛,給他們知道我們的憤怒,主要是教訓他們,讓他們很多議員下台,再回到來問(選民)要什么。”

他指出,外國選民真的討厭朝野兩黨時就會投廢票,其意義在于表達對整個制度的不滿。

“投廢票的深層意義在于需要有真正代表我們的聲音,投廢票表面的意義是教訓在野黨,要他們回到當初的原則,做我們要的真正改革,而非因為我們沒有選擇就逼得選一個。”

他表示,如果有第三勢力和獨立人士,也可先投給他們,藉此培植第三勢力,作為監督和平衡。”

葉子麟強調,雖然他和支持者倡議在此次大選投廢票,但並沒有另外在面子書開設投廢票專頁,因為他只是在評論中提及投廢票。他相信,這些投廢票專頁可能讓執政黨欲藉機得利(因投廢票在某個程度上對執政者有好處)。

雖面書戶頭被關掉
出書記下評論文章

葉子麟在網絡上的時事評論文章,為他贏得一大票讀者。他原本的面子書專頁按贊人數破萬,但可能因為踩到不認同其觀點者的尾巴,遭人舉報,面子書戶頭被關掉了。

“有人找出我3年前的一句話向面子書管理員投報,後者數次禁了我的文章后,就取消我的面子書戶頭。三四前寫的文章,我自己都忘了,竟然有人挖出來。如今新開的戶頭名字是‘筆劍社’,還未有太多人氣。”

當他從部落部轉向在面子書發表評論文章時,由于沒有及時把一些文章備份,因此當面子書關閉他的戶頭后,其文章成了有價值的網絡禁文,但卻失去了一半原稿,他唯有出書,把得保的文章記錄下來。

葉子麟(中)在紫藤茶坊,與讀者相聚。
葉子麟(中)在紫藤茶坊,與讀者相聚。

葉子麟:朋友怕被我連累
“看得越透徹越孤獨”

(吉隆坡11日訊)部落客葉子麟博士以看法獨到和言詞尖銳著稱,卻得罪了不少不認同他的人;朋友和他聚會,都怕受連累被打。

葉子麟推出新書《愚民大國》,昨晚在紫藤茶坊舉辦簽書見面會,與讀者近距離交流,暢談社會政治和來屆大選局勢,並分享其出書的心路歷程。

他說,自小就有與生俱來的孤獨感,因為看東西的角度跟別人不一樣,能清晰看到事情背後的面貌,卻因為看法與大眾不同而感到孤獨。

“我曾在英國,新加坡和澳洲長住,看了不同的社會面貌,但看得越多越孤獨。當這份孤獨放入文字,在自己看來是反省,在別人眼裡卻是激進的想法“。

葉子麟坦言,他通過書寫發表自己的看法,得罪了不少不認同他的人,包括各政黨及非政府組織,更因周遭的人不理解,加劇了他這份孤獨感。

“和朋友相約聚會,朋友說想挑角落的位子坐下,避免被人看見,擔心因為我的關係被人打。”

葉子麟指出,自己已厭倦書寫政治評論,並透露接下來的書寫計劃,是分享自己在國外的生活。

厭倦政治評論

《愚民大國》是葉子麟出版的第2本書,結集了2013年至2017年間他在部落格、面子書及報章上發表的文章,其內容多元,當中涵蓋政治、社會、微型小說等,有別於2010年出版、只專注於政治課題的《冷眼橫眉》。

全書內容分為7大部分,即政治婊子、華社與馬鏟、中華膠、左膠大愛、對岸島國、《中國報》文章及微型小說。

簽書見面會吸引逾30名讀者出席,眾人一邊品茶,一邊與葉子麟探討社會政治和來屆大選局勢,後者更現場自彈自唱一首馬來歌作為見面會開場。

人物背景
用光頭外號寫部落格

‧1968年出生于霹靂州怡保
‧2008年9月用光頭外號寫“冷眼橫眉”部落格
‧現旅居澳洲
‧學歷:英國阿柏迪登迪大學會計與金融學士、英國東安琪拉大學國際政治學碩士、英國謝菲爾德大學東亞學院中國研究博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