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海行動”大馬人參與 吳浩逢指導戰術射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紅海行動”大馬人參與 吳浩逢指導戰術射擊

吳浩逢(后右)與馬來西亞工作人員,在摩洛哥的瓦而扎扎特湖(The Ouarzazate Lake)前合影。
吳浩逢(后右)與馬來西亞工作人員,在摩洛哥的瓦而扎扎特湖(The Ouarzazate Lake)前合影。

報導:陳莉雁
攝影:胡傳成
(芙蓉6日訊)中國軍事動作電影“紅海行動”大賣,原來,戲中演員逼真的戰術射擊(Tactical Shooting)技巧,是出自芙蓉戰術射擊導師吳浩逢博士的指導。



現年46歲的吳浩逢,目前是英迪國際大學商科講師,同時也是一名受認證的戰術射擊導師。

目前,“紅海行動”在中國已創下人民幣逾30億5000萬元(約18億7000萬令吉)的票房。

吳浩逢去年為香港導演林超賢執導的“紅海行動”擔任戰術射擊指導,並飛往摩洛哥投入4個月的電影製作,是該部電影曾其中一名幕后英雄。

吳浩逢受訪時向《中國報》指出,戰術射擊並非一般的射擊娛樂運動,使用的器械都是真槍和實彈;不過,拍戲時用的則是真槍和空彈。

為了達到導演嚴格的要求,在抵達摩洛哥之前,吳浩逢對演員進行為期10天的前置訓練,包括實彈射擊,小組作戰訓練等。

由于拍攝時使用真的槍械,因此在追求真實的同時,演員的安全也相對重要。

吳浩逢的訓練是以安全為前提,指導演員各種槍械的基本操作,包括手槍、來福槍等,以及技術型的射擊動作和姿勢,務求將演員的每個動作,訓練成如同真正的特種兵。

此外,在正式開拍的時候,吳浩逢更親自上陣幫忙綵排,協助導演戰術設定和動作輔助,指導演員走位等。

“紅海行動”的故事以也門撤僑事件,保護中國僑民利益為背景,殘酷戰爭話題貫穿整部電影,無論是故事背景還是拍攝製作,都離不開“真實”兩個字。

沙漠拍攝須高度團隊精神

吳浩逢指出,在摩洛哥拍攝長達4個月,沙漠中嚴竣的生活條件、飲食環境、來自各個國家的工作人員的文化差異、拍攝計劃變化等等,于他都是挑戰。

他披露,電影講求的是團隊合作,因此所有工作人員必須堅守自己的崗位,分秒必爭。

“我很佩服工作人員的專業態度,全力配合導演的想法。製作團隊有專業的職業操守,和極高的調適度和配合度,就算有矛盾,還是會堅持把工作完成,導演林超賢更是對大馬團隊讚不絕口。”

從有幸參演的“湄公河行動”,到“紅海行動”,從特約演員到參與電影的幕后製作,吳浩逢深感榮幸。

“我是一個軍事迷,看過很多軍事電影,‘紅海行動’絕對是華人電影中的代表作。”

在泰接受6年訓練

吳浩逢從小就對槍械特別有興趣,中學時期當過學警,后來參加后備軍,但他發現基本的軍隊訓練,再也無法滿足自己,于是決定向外發展。

為了接觸更正規的射擊訓練,吳浩逢在37歲那年前往泰國曼谷的CQB Group International基地,與其它國家的軍官警員一起接受專業的戰術射擊訓練。

他從最基本的射擊訓練開始,一步一步向目標邁進,經過長達6年的訓練,他已經是一名受認證的戰術射擊導師。

在基地受訓后,吳浩逢開始出席槍會上的活動,由于會內都是馬來人居多,因此作為少數的華人射擊手,通曉3種語言、開槍的技術的他,也備受肯定,在眾人之中佔有一定的優勢。

“當時導演為尋找合適的演員,來到槍會選角,我被導演相中參與電影演出,覺得非常榮幸。”

曾辭教職投入電影製作

2015年,吳浩逢受邀以特約演員身分,參與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湄公河行動”,也因緣結識了大馬軍事專家徐添發(Frank See),當時兩人同為特約演員,在拍攝結束后,兩人經常保持聯絡。

“有一天,Frank問我是否有興趣參與林超賢導演的下一部電影製作﹖我猶豫過,因為我本身是教職人員,但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于是我答應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吳浩逢最終辭去新紀元商學院主任的職位,全心投入電影製作,擔任徐添發的助理,協助拍攝“紅海行動”。

“Frank的專業軍事領域知識十分廣泛,而我主要負責指導演員戰術射擊。”

在電影拍攝結束后,吳浩逢返馬休息了一個月,于去年7月重返教育領域,現在英迪國際大學執教,更計劃在未來與芙蓉市議會合作推廣芙蓉區的特色建築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