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对牛谈情──药师这几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牛小流:对牛谈情──药师这几年

编辑曾建议我以药剂师的经验,写些职场体验的文章,我是药剂师没错,却不懂如何下笔。原因无他,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是很成功的药剂师,也说不上什么心得可分享——我是个平凡至极的医院药剂师。



药剂师是怎样的工作?顾名思义,药剂师就是知晓药物知识的专才。撇开大众熟悉的派药工作,在医院任职的药剂师也参与化疗调配、营养剂调配、血液药物测量、学术研究等不为人知的工作,有者更担当药物咨询柜台,提供及时准确的药物资讯。以上所述的工作内容,我只在实习期间参与过,成为执照药剂师后,我就被分配到偏僻小镇的医院任职,并以仓库药剂师的身分工作至今。

我相信大家对仓库药剂师可是闻所未闻,而仓库药剂师的工作就是管理药物仓库,负责处理采购预算和药物物流。这也意味着我的例常就是与文件为伍,其他部门会依照需求传送订单给我,我就确保医院药物处于充足状态,周旋于同僚与供应商。若门诊部来电劈头就是一句救命,我只好厚著脸皮,将这番话转述给供应商,恳求他们紧急送货。

这倒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救援,药物短缺不能叫病人暂停服药,身为仓库药剂师必须立刻与邻近医院联系,若对方货源充足,试着和对方借存货应急,美其言借药,实则刘备借荆州……开玩笑,借了终究要归还,若选择含混带过,下次药物短缺对方就不会伸出援手。

最为难的情况是注射液短缺,医院每天用量不少,药物体积庞大,动辄就是几十箱运输量,若要相关工作人员浩浩荡荡地从其他医院扛回自家医院,相信他们都不会给我好脸色。纵使对方忘记下订,但病人安危始终是我们的首要考量,我只好想尽办法解决困境,一定要做到。

我每天就躲在医院角落仓库干活,偶尔会到服务柜台派药,如此一来逐渐淡忘药理,也说不上是学识渊博的药剂师了。工作一段时间后,与大学朋友碰面,他们对于我的工作性质都是同情表情,嘟囔这死板的工作不好做,劝我尽快换部门。我也曾遇过一名同行,知晓我的工作岗位后就不愿和我多交流。在他们眼里,想必我是不称职的药剂师,这也难怪,不派药的药剂师,还能算是药剂师吗?

这情景我不陌生,记得刚升上大学时,我和好友到中学老师家里拜访,他知晓我是药剂师后,冷冷一句,怎么好选不选去读药剂系?据他的说法,药剂师并不是医药服务的前线,若立志悬壶济世,还是医生更为贴近病患。紧接着的几年拜访,他还是重复著一样的说辞,后来连提不想提了。

现在的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个很好的药剂师?就算要我写药剂师的故事,也不过是写下我对这份工作的一厢情愿,我不及其他药剂师那么知识渊博,也自知没那个资历大谈病房故事。可我还是不断思考,这样的自己能写出怎样的药师故事?

自称帅牛,想成为文字里的小丑,用文字感动世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