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无不言‧郭史光宏:挣脱应试教育的枷锁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师无不言‧郭史光宏:挣脱应试教育的枷锁

“顾名思义,应试教育是一种‘为考试而进行的教育’,考什么教什么,不考不教,评价上唯分数、唯升学率;与考试无关、难以考核的人格养成、个性发展、社会关怀、乃至音体美等内容被架空虚置,从而背离了教育树人育人的内涵。改革应试教育,是基础教育改革最重要的任务。”



——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

上个月,教育部发动民调,询问家长和教师对废除小学低年段正式考试的意见。问卷中,建议以课堂评估(Pentaksiran Bilik Darjah, PBD)取代正式考试(Peperiksaan Formal)。课堂评估,是观察学生的每日课堂表现,评估学习进度,帮助教师调整教学策略。正式考试,则是目前大部分学校的惯常做法,每年进行三至四次的年级考试,打分数排名次。这是教育部想要摆脱应试教育的初步尝试,应当获得支持。

为何要摆脱应试教育?应试教育不好吗?我在90年代应试教育下长大,个人经验也许能说明问题所在。那个年代(如今似乎还是如此),小学的目标是UPSR,中学是PMR,然后SPM、STPM。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英文,一直到中五,整整九年。间中的UPSR、PMR和SPM都顺利考获A等。照理说,我的英文程度应该很不错吧?可是坦白说,中学毕业的时候,我连英文报都看不太懂,更别说英文书了。会话方面,我的英语讲得磕磕绊绊,更多时候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

九年的教学,统一考试的优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只因应试教育。那些年,考试主导了我们的学习。考试考什么,教师就教什么;考试怎么考,教师就怎么教。换句话说,考试不考的,我们就不学。于是,我们日复一日地背诵语法知识,年复一年地操练模拟试卷。我们准确回答所有习题,却对其中意义无动于衷。我们考出了优异成绩,却对日常生活无能为力。我们高耗低效,我们高分低能。

反对应试教育不等于否定考试意义。我们需要考试,但不需要应试教育。考试作为教学过程中的检测工具,能为教者与学者提供反馈信息,提升教学素质,自有其积极意义。然而,当一切教学行为都奔著考试而去,甚至只为考试服务,那就走火入魔、病入膏肓了。

考试,更准确的名字是评估,主要分两类:形成性评估(formative assessment)和总结性评估(summative assessment)。前者关注学习过程,留意学生对各种学习内容的掌握情况,为教学提供及时反馈;后者聚焦学习成果,评价学生经历某个学习阶段后的表现,为社会提供参照。从功能角度来说,形成性评估旨在改良教学,总结性评估旨在筛选人才。

谈到这里,大家应该已发现,我们学校里几乎所有考试都属于总结性评估。不管是月考、中考还是大考,都跟UPSR和SPM这种全国统一考试没多大区别,都是在给学生的学业表现打分和排名。考试结果,往往就只是将学生分成优秀和后进,对教学的反思与调整作用不大。不仅如此,师生往往还会把考试视为相互攀比竞争的标准,忘了教学与成长才是重点。

基础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人格,让每个学生都获得全面探索自己、发展自己的机会。因此,中小学阶段的重点应当放在“学习”而非“应试”。中小学阶段,我们需要的是形成性评估,让教师可以因应学情调整教学策略,让学生可以看见自己的学习与成长。我们不需要过早地全面实施总结性评估,在学生还未成熟之际,迫不及待地拿着无情的尺去标签他们。

我希望,废除小学低年段正式考试是教育部下定决心摆脱应试教育的第一步,也期待不远的将来,能看到基础教育阶段各种正式考试被废除。我们的孩子,值得更好的教育,更好的明天。

一个长大了的儿童,爱思考的教师。期望能在浮躁的世道,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