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对牛谈情——聊天这几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牛小流:对牛谈情——聊天这几年

    “我们多久没好好聊天了?”上一次和甲对话是十年前。我们不乏见面机会,但聚会上不过是礼貌寒暄,不是不熟络,而是多人的场合不适合深谈。如果没能多说几句,那么聚会不过是门面功夫,难怪我就是无法喜欢太多人的场合,也渐渐从朋友圈中隐去,不再烦恼要聊什么。



    这几年偶尔听到甲的近况,关于他的流言,一字一句都让我心疼。那天收到他的讯息问我是否要碰面?我答应了。换作平时多半会推辞,但他的邀约我是无任欢迎。多次在聚会上紧紧握手说:下次喝茶好好聊,这口头之约,多半沦为嘴边的漂亮话。

    街角停着车子,我快步走去,认出司机是甲,我笑问都不记得他的车子是什么模样了!他害羞说,这车子最近才换。本要笑他换车子是要把妹,他的电话响起,电话另一头是熟悉的声音,问他要不要出来喝几杯?我压低声量,表示不抗拒参与,而甲一口拒绝对方,然后对我说:“今天两人就够了。”

    我知道他是体谅我的不善言辞,聚会时总无法好好参与话题。我对于聊天这事情是畏惧的,依稀记得有谁说过我,和我聊天很痛苦,因他根本不懂要聊什么。

    不赴约真的没问题吗?我不放弃说服他,因我知道他们交情不浅,他淡淡地说,就算碰面也是谈论他不感兴趣的正经大事。他一直觉得,我和以前一样。而我也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竟然没有变得陌生。

    我喜欢这种没负担的聊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朋友圈子的话题变得单一,别人说的都不是我感兴趣的。我感兴趣的是什么,连我都不知道。只要你愿意多说,我都会竖起耳朵倾听,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了解。

    他细数着踏入社会后在心态上的转变,过往迫不及待要飞向世界,兜了一圈才意识家才是避风港。这念头来得太迟,直到遗憾的伤口开始蔓延,盲目追逐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他的温柔,我一直都知道,也受到这份温柔不少照顾,所以我能理解他的顾虑。

    我最近还好吗?还过得去。是习惯了现有的生活模式,还是真的过得不错?烦恼还是趁我闭眼时爬上心头,但我也慢慢学会如何和烦恼作伴,无法解决的事情,日子久了,也变得云淡风轻。

    我们之间空白的十年,听起来好可悲的友情,可我开始感谢这份空白,造就了今天的无话不说——我真的没几个能说话的朋友。

    咖啡馆突然一片漆黑,望向门口,惊觉是区域停电。这场停电就为这场愉悦的聊天划下句点。车子在没有灯的城市里,小心翼翼地行驶,这城市曾几何时,也不是我们熟悉的样貌,我望向夜空是一片明亮,想起不是第一次和他眺望这片天空。

    早在很久以前,我和他曾漫步在这片天空下,说了整天的话,还以为那片天空已离我而去,没想到当下又出现在我眼前。

    牛小流——自称帅牛,想成为文字里的小丑,用文字感动世界。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