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草根深水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快意书游‧草根深水埗

相较于旺角的人气和尖沙咀的时尚,老实说我更喜欢游走在旅客较少的深水埗,看骑楼底下热络喧嚣的民生买卖,用眼睛和镜头记录街坊邻里的日常交际。走在当中,除了有旧地重返的乐趣,还有一种似有若无的亲切感。



古旧的唐楼和屋村满街林立,大喇喇的蔬果摊和生肉店毗邻而居,传统布庄和钮扣行成排的服饰街蔚为壮观;居民提着买物走过当铺和玩具店,转进一家茶餐厅喝上一杯鸳鸯,吃一碟肠粉,和柜台老板娘老相好般地畅谈,关于对面电器街商品又涨价的坊间话资。

相较于旺角的人气和尖沙咀的时尚,老实说我更喜欢游走在旅客较少的深水埗,看骑楼底下热络喧嚣的民生买卖,用眼睛和镜头记录街坊邻里的日常交际。

街角有些杂乱但无妨,路上人车交汇亦无碍,茶餐厅外大排长龙的食客看似皆为本地人,鸭寮街上的电器摊贩一边听着收音机播放的邵氏老歌,一边把自己隐没在报纸后头。

仿佛回到大马八九十年代

走在当中,除了有旧地重返的乐趣——记忆犹新,且还记得许多去年才行经的商铺街巷——还有一种似有若无的亲切感。

那样的亲切缘由,我想应该是在马来西亚也曾有过的昔日光景,八九零年代的华人老街场氛围,或许还有红遍整个亚洲的港产电影的加持,让即使身处不同的国度,且非生长于斯的我,也交叠出似曾相识的感慨。

二访深水埗,我们带着寻味的心情走入香港这座被称作时光胶囊的老街区,试图与更多保留在新与旧之间的人事物相遇,而应循“寻味”这个主题,我们很荣幸地找到美食节目《寻觅原味》的主持人卢觅雪(Michelle Loo)前来充当我们的向导,陪我们一起走逛深水埗,挖掘在地滋味。

香港艺人卢觅雪陪同走访老街。
香港独特的公共屋邨文化。
深水埗本地况味浓厚。

明星向导饕饕不绝

身兼电台节目主持人、演员、编剧于一身的卢觅雪在香港艺能界经验丰富,又因其对珍饕美馔的热衷,手头上也主持过不少美食相关节目,我们相约午餐,一碰头她就对美食侃侃而谈起来,相当熟悉大马的她,对怡保芽菜鸡和槟城炒粿条更是念念不忘。

饭桌上话匣子一开,我们顺势聊到了她最在行的主持,听她说起现时网络媒体的盛行,直接也间接地影响了传统传播业一事,电视收视率年年下滑,网络影音平台百花齐放,身为资深媒体人的卢觅雪也不得不感叹,如今吸引观众眼球的往往不再是质,而是量,不是内涵,却是表象,就像大众今天追求美味的态度,也因社交网站的流行而产生变化,曾经对料理本身色香味的专业坚持,随着世代价值观的挪移,逐渐演化成凡事以视觉为重的考量。

“照片一上传网络,管他好不好吃,摆盘设计漂亮点的就能迅速抓住人们的目光了。”卢觅雪一针见血,点出现代人在饮食上面临的迷思。

公共屋村市井小民毗邻而居

对美食深具灼见,对深水埗卢觅雪也有一番体会观察。我们跟随她走过闹哄哄的午市街头,途经一处四面大楼环伺的中央广场,有孩子们在网篱内踢球运动,有乐龄人士坐在凳子上闲聊歇息,还有一处聚集众多家长的幼儿园,朗朗的读书声从门窗内飘到耳里。

我们一边走一边听卢觅雪分享香港的“公共屋村”文化。那就像是我们国内的政府组屋,由政府和志愿团体联合兴建的公共住宅单位,以廉宜价格租赁给有需要的低收入户,自五六零年代开始实行,到了七零年代转由房屋委员会接管,称“公共屋村”,除了居住单位,大多也在范围内设有康体设施、儿童游乐场和幼稚园等。全香港目前一共拥有242个屋村,提供了超过80万个住宿单位,光是在深水埗就有17个屋村。

徒步穿过南昌街的这个屋村,我们意外发现了在车水马龙的市中心里夹藏的一份午后闲逸时光,人们相互寒暄串门子,谈笑风生,不时有民众认出卢觅雪,大伙儿就像朋友般聊起来,毫无隔阂。

公共屋村保留了香港早年的邻里氛围,尽管居住条件不若公寓等其他环境优质,但彼此紧密相依的生活习气制造了群居交流的机会,培养人们互助互利的融洽个性,而这种美德或许在愈发讲究个人隐私的时代是愈见单薄了。

陶艺工作室。

艺文世界卧虎藏龙

深水埗以凝缩一代韶华闻名,许多人试图在此回味老香港的一面,但一个城市再怎么念旧,也永远不可能拒绝得了时代巨人的叩门,在市政府的城市提升和活化计划下,深水埗近年来也开始展现出让人耳目一新的元素,像是卢觅雪此次带我们参观的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JCCAC),就是隐藏在深水埗老街里的新星。

说是新星,其实艺术中心自2008年9月开幕至今刚好满10年,原身为“石硖尾工厂大厦”,经过香港浸会大学和香港艺术发展局等机构的携手合作,将这里摇身一变,成为集结本地艺术家的创作工坊,致力于推动香港本地的创意艺术发展。

一共9层的大楼承揽了近140个各类型艺术团体,包括视觉艺术、表演艺术、应用艺术等,以“艺术村”的概念运作,除了提供艺术家一个租金友善的工作平台,还特别开放予大众自由参观和报名上课,比如陶艺、纺织、布花制作等,实际拉近人们与艺术的距离。

卢觅雪尽现地主之谊,领我们进入其中几间工作室,约略了解一下不同的艺术单位在此从事的项目。有趣的是,走廊外看来清冷寂寥,踏进工作室立即感觉人气充沛,尤其我从这几位艺术家身上都看到了一种难能可贵的热忱,对自身的创作投入百分之百的感情,艺术的美除了作品本身,我想还有艺术家个人辐射出来的这种坚毅态度。

“好可惜你现在(当时7月初)才来,上个月这里才刚举办一个跳蚤市集,汇集了许多创意手作摊贩,非常好逛!”卢觅雪边指着底下的中庭广场边说,她衣襟前挂着的猫咪胸针就是在这里买的。“很可爱吧?我每次来都会找到很多别具风格的小饰品,因为是手作的,所以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

布花工作室。

高楼底下藏匿艺术

走出艺术中心,我们朝深水埗闹哄哄的街头走去,回头看一眼那隐匿在高楼林立间的艺术中心建筑,若不是有在地人推荐,以一个观光客的角度来看,我们也许只会过门不入,也就不知道在这个旧区当中,有一群默默为艺术埋首努力的人在发光。

和卢觅雪告别,我们特别谢谢她让我们看到深水埗民生之外艺文的一面,也很高兴认识了一位这么活泼可亲的艺人朋友,这绝对会在我们的香港之行中添上一笔独特的回忆。

二度深水埗,我依旧惊叹于藏身在这里面的种种不期而遇。

文:颜书韵
摄影:WeiZheng Looi

颜书韵──不玩会死的热写一族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