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天地见证豪情志 星月披巾驰远方 一路摇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势堂‧天地见证豪情志 星月披巾驰远方 一路摇滚

把浪迹天涯活成寻常,这是多少人心生向往却又裹足不前的生命状态!大马纯女子旧式摇滚乐团Sherox成员之一的阿妮达尤索夫(Anita Yusof),在人生走到中年之时,为摇滚精神找到另一个出口,单骑摩哆独闯世界,使她成为跨国越野界里无人不晓的人,她最辉煌纪录是在370天内跨越四大洲的40个国家,一个人披星戴月骑过6万5369公里路。她说,年轻时唱摇滚(rock and roll),现在则是在公路狂飙(rock the road)!



20181029fe01e

今日登场
大马首位单骑摩哆环游世界骑士——阿妮达尤索夫(Anita Yusof)

今年7月初,在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亲自挥动旗帜的“女摩哆骑士柔州旅游骑行队”(Tourism Johor Lady Bikers 2018)活动中,有108位女性重机骑士挑战从中马布城至南马柔佛的三天两夜1000公里旅程,在这群女骑士当中,今年51岁的阿妮达尤索夫(Anita Yusof)顿时成了焦点人物。

她来自柔佛峇株巴辖(Batu Pahat),曾是出现于九十年代初纯女子旧式摇滚乐团Sherox的成员,当时,她担任贝斯手;后来,取得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Universiti Pendidikan Sultan Idris)体育科学教育学士学位和马来亚大学体育教育硕士学位,如今是霹雳怡保师范学院的讲师。

除此之外,她广为跨国越野圈内人所知的身分是,单骑摩哆跨国越野的佼佼者,她的单骑冒险记录写进大马纪录大全和亚洲纪录大全里;她是首个大马女性单骑摩哆跨越5个中亚国家,后来缔造了首个大马人单骑摩哆环游世界的纪录,同时也是首位穆斯林妇女完成此壮举。

她那女中豪杰的表现,不仅在个人面书中吸引逾2万名粉丝追随,同时,意大利高端摩哆配件品牌GIVI也签她为大马代言人。女人认真起来的任性,很多时候是韧性的展现,阿妮达尤索夫把这个特性发挥到极致。

像她这样一个自由自主兼且胆识过人的女人,不只是许多女人,也是男人想活成的模样。为此,把身在怡保的她,邀来做客《架势堂》,给读者们叙述万里走单骑之“一个女人、一辆摩哆、一个天下”的故事。

20181029fe01d

婚姻失意抛诸后头
学骑摩哆找新起点

“人生中总会在某个阶段会出现新起点,对我而言,学骑摩哆不在我的计划中,那只是偶然发生。”她忆述回2012年年中,她的婚姻出现状况,当时,她备感压力,以尝试新事物来转移注意力,“我想要培养一个新爱好,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要选择什么爱好。”

不过,作为一名背包旅客的爱好者,她曾到过不少地方,当时,她读了一个脚车骑士单骑到吉尔吉斯坦(Kyrgyzstan)的部落格,“这个中亚国家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国家。”当她望着部落格中美丽的照片,便与部落格格主扎哈里斯(Zahariz Khuzaimah)联系,询问关于到那儿的交通情况,“对背包客来说,交通是相当重要的环节。”

“据他说,那是一个非常不发达的国家,特别是他在部落格中分享的地方位置偏远,如果我要去到那里,就必须准备车子与司机。”由于它是贫穷且属于山区的国度,这样的服务并不普遍,花费比较昂贵,但她还是想闯一闯,“我开始邀请朋友一起加入,可惜,大家都没听闻过这个国家,没人愿意加入。”

由于找不到同行者,她不甘心地追问对方,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去到那里,对方回她说道:“你可以跟我一样骑脚车。”她却不想辞掉工作来做这件事,“骑脚车……那要花很久的时间啊!”对方再给他出主意:“你或许可以骑摩哆,骑摩哆不像驾车那样昂贵,也不如骑脚车那样缓慢。”

她马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我不会骑摩哆呀!”听罢,我也为她的傻大姐精神笑了起来,她接受了对方的建议,对方也把赛益哈迪(Hadi Hussein)介绍给她认识,后者曾于2010年骑摩哆从吉隆坡单骑到伦敦,后来他成了她的摩哆教练,也是她的导师,她称他为“师父”。

“我买了一辆摩哆,在驾驶学校报了名,哈迪为我的摩哆安装卫星导航系统等等配件。”在哈迪的陪同下,她开始了人生中首个越野冒险之旅,“这就是我开始的经过。”她那爽朗的笑声,一直传播着自信与自在的态度。

一个人的单骑旅程不寂寞,因为沿路有美不胜收的风景并肩同行,图为她人在阿拉斯加(Alaska)边界、加拿大边境的贝尔冰川(Bear Glacier)面前。
一个人的单骑旅程不寂寞,因为沿路有美不胜收的风景并肩同行,图为她人在阿拉斯加(Alaska)边界、加拿大边境的贝尔冰川(Bear Glacier)面前。

车坏路不明语言陌生
考验比想像中多

跨出一小步往往就是人生的一大步,也在同年,阿妮达开始学习摩哆后的第43天,居然就随着哈迪从吉隆坡出发,两个人骑着摩哆跨越5个国家,“有泰国、缅甸、老挝,越南和柬埔寨。”

对一个摩哆新手而言,别说是跨州越国的路程,就算是在熟悉的居住地单骑,都会心惊胆跳,何况是要跨越这么多个国家,“在22天的旅程中,我从摩哆跌下来的次数约莫6次,身上难免会受伤,摩哆同样也出现不少损坏。”期间,她不只是要面对陌生的国境,同时,也要经得起教练给她魔鬼般训练的考验,“他只在前两天是骑在我前面,其余的旅程中,他都让我骑在前面领头。”

幸有“师父”背后护航

作为新手,她驾驶摩哆的技巧仍未熟练,加上各国境内的交通状况往往出乎她意料之外,“有的国家的公路使用者不习惯打信号灯。”每一天,她几乎都因为压力而哭了起来。

在启程后的第五天,她因为跌摩哆而导致许多仪器与配件损坏,包括卫星导航系统,除了摩哆车把,大部分东西都无法替换,但行程必须继续下去,“我不知道该如何定位方向、该以什么速度前进,更不知道还剩下多少燃油,再加上身处语言不通的国家,难跟当地人沟通,有些地方的路牌根本看不懂。”

眼前的挑战对她来说宛若四面楚歌,幸好,她身后还有个教练哈迪,知道她接下来的目标是到中亚五国,他严肃地对她说道:“你必须把这些考验都视为这次的训练,并为下一次的出发做好准备。”于是,她握着手中的纸地图,对自己说:“我必须学会怎么看地图,还要学会如何计算距离,以及抵达的时间等等。”

如今回想这段处女越野之旅,她指出,当时就像回到了六七十年代,在卫星导航系统未出现之前,使用老旧的方式前进;在无法用语言沟通的情况下,用画的,随着又携带笔记本和笔,“我甚至叫当地人给我画方向图。”

“我必须善用自己的脑袋,让自己生存下来。”这是她当时深刻的体会,而他的教练只在她真的出现解决不了问题时,才伸出援手,但其实,那个看似铁石心肠的冷血教练,不动声色把她磨练成铁人般的过人之处,也为她后来的“全球梦之单骑”(Global Dream Ride)种下厚实的根底。

她那摇滚的心,在喀什米尔(Kashmir)索马(Sonamarg)的雪山间沸腾着。
她那摇滚的心,在喀什米尔(Kashmir)索马(Sonamarg)的雪山间沸腾着。

想要放弃 七天后开始想它

所有的开始都有结束的一天,22天后,阿妮达尤索夫回到大马了,她经历情绪的起起伏伏,却也是她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刚回来时,整个人都放松了,毕竟我曾以为自己会死在路上,实话实说,回来以后,我一心想说:我不再骑摩哆了。”

回来以后,她把损坏的摩哆送修,万没想到,7天后,她开始想它了;一个月后,她终于确定自己有多想念它。直至取回摩哆后,她有了跃跃再试的念头,“我很想骑摩哆四处去。”她抵不住单骑的魅力,“我开始了独自一人的骑摩哆旅程,但也没走太远,仅仅到了泰国博他伦(Phatthalung)的一个湖区。”

第一回单骑成功后的下一个月里,她又启动了另一次单骑越野之行,地点依旧是泰国;到了2012年的11月,她索性飞到东马,单骑穿越沙巴、砂拉越、纳闽、汶莱和加里曼丹,在短短半年内,似乎对单骑摩哆越野这件事,重度上瘾。

2013年年中,她终于要实践梦寐以求的旅程,到她一开始向往的国家––中亚五国的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我花了一个月去完成这个梦想。”这一次,她再一次以单骑姿态进行。

享受自由一个人
目的地随心改变

“若是一个人想要用摩哆旅游,千万小心哦 ,因为那只会出现两种情况,不是‘你爱它’就是‘你讨厌它’。”至于她最终的选择不言而喻,否则今天不会做客此间给读者们说她的故事,“只要我有机会,哪怕是一个周末的时间,我都会骑摩哆找个地方去。”只要学校放假时间,她人一定不在国内,而是走在跨国单骑的路上。

对于单骑摩哆这件事,她是感受到真正存在着的自由,“我有我自己的交通工具,可以自由选择任何想要去的地方,至于何时启程、何时结束、在哪里停下来、要拍多少照片,这都是可以自行决定。”她指出,这有别于当背包客的经历,“那时,我都只能在移动中的公共交通里,观赏美丽的风景,拍出来的照片也欠理想。”

一个人的旅程的好处多不胜数,“我可能定好了我的目的地,若是在路途中发现更加美丽的地方,我可以自由更动我的目的地,并且选择自己走的路段,这是搭乘公共交通办不到的事,公共交通一定会选择烦闷的高速大道,而我倾向于选择乡间小路。”

“乡间小路或是支路可能比较慢,但通常路上的车辆不多,同时,一路上都提供美不胜收的风景线。”这是她对单骑情有独钟的原因,“你拥有绝对的自由,亦不需要依靠别人做决定,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对于在年轻时热爱摇滚音乐,一颗不羁的心一直都在,如今找到了音乐以外的出口,她兴奋地说:“现在是在公路狂飙!”

路就在脚下,是否能走在笔直的康庄大道上,取决于一个人的抉择。阿妮达尤索夫躺在空荡荡的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公路上,天与地是她巾帼壮志的最佳见证。
路就在脚下,是否能走在笔直的康庄大道上,取决于一个人的抉择。阿妮达尤索夫躺在空荡荡的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公路上,天与地是她巾帼壮志的最佳见证。
单骑的好处是随时随地随心停下来,享受一个人的自由自在。图为阿妮达尤索夫在纽西兰的Mahinapua湖湖边营区扎营的情景。
单骑的好处是随时随地随心停下来,享受一个人的自由自在。图为阿妮达尤索夫在纽西兰的Mahinapua湖湖边营区扎营的情景。

征服风这个敌人 抗压性提高了!

访问阿妮达尤索夫,不得不提她在2015年到2016年间完成的“全球梦之单骑”,当时,她在2015年9月从美国西雅图出发,骑着她的野马哈FZ150I摩哆,穿越四大洲(亚洲、欧洲、北美洲与南美洲)的40个国家,全程多达6万5369公里,并于2016年的9月16日回到了大马,以庆祝马来西亚日。

在这个旅途上,除了一如既往的语言障碍,她面对最大的挑战是气温和风力,“当时是从年底的9月启程,当我从一个热带国度到了美国,往寒冷的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等北国前进,加上颈部到左臂出现疼痛问题,以致于必须披着寒冷和疼痛上路。”

在美国与加拿大境内时,由于英语通行无阻,旅程顺畅,一进到墨西哥等拉丁美洲国家时,她唯一懂得的西班牙话“Ola”(意即哈啰),根本不足以应付眼前的状况, “在路上,我必须通过交通告示牌学习,累积足够的经验后,我大概领悟了告示牌上要传达的讯息。”与此同时,她也通过YouTube或会讲英语的当地人,进行即场教学与学习。

“在这趟旅途中,风才是我最大的敌人!”她说,跟大马吉打稻田上的风力相比,她所遇到过的风力简直是crazy!在墨西哥、秘鲁、阿根廷等国,她都遇上了非一般的狂风,她曾在阿根廷遇到103km/h的风速,“妳能想像我在骑着摩哆吗?”

强风中,渡轮也摇晃

她说,尽管她把所有随身物都装在摩哆上,但这个重量都不足以抵御来势汹汹的强风,“我跟摩哆都被风从右车道吹到了左车道,糟糕的是,我根本无法回到原来的车道上呀!”她心有余悸地说:“实在太可怕了!”庆幸的是,阿根廷的公路上,车辆稀少,她才幸免于交通意外。

此外,她也在法国的里维耶拉(French Riviera)与风面对面抗衡,“那里的景色太迷人了,可是,我却遭遇密史脱拉风(Mistral Wind)带来的折磨。”这是在南法吹起的一种干冷强风,它恶名昭彰且猛烈,“当时,有个朋友在那个区域驾着渡轮,他告诉我,哪怕渡轮也在摇晃,他不知道我是如何骑着摩哆穿行在这个强风中。”

“加上公路上车辆相当繁忙,当风把摩哆吹到了另一个车道上,实在吓人呀!”在无数次惊慌失措且彷徨无助下,她只能大声地喊出来。如今回想起来,她遇强则强,战胜“风”这个敌人,穿风归来后的她,抗压能力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强,如此一来,未来的路更长了。至于下一站会去哪里,她笑说,现在不能说,直到她从机场上传照片时,大家就自然就懂了。这就是一个人单骑的好,说走就走。

特约:子若
图:受访者提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