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空间‧白千层 回忆在心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生活空间‧白千层 回忆在心头

    世界上每一个人每一棵树,都独一无二,生命都有不同的悲欢离合过程,你身上有疤痕,树木也有,都独自疗伤与愈合,静夜下,仰望苍穹,也觉得那满是斑驳记忆的流年里,见到了却也数不到的一个生命尽头,最终在天涯一角飘落为泥,缤纷一时,心也碎满地!



    白千层这植物原生地就是马来西亚、澳洲与印度,也被称为白瓶刷子树、玉树、相思仔等。

    白千层是很特殊的植物,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在台湾这片土地,我的居家附近与它重逢,我立在树下久久没有离开,因为它让我回忆起小时候辛苦,而又充满冒险的岁月。

    20181101feMELALEUCA01

     我对植物的情感是超乎我儿时的想像,与父亲关系最亲的我,就常常被父亲带着奔驰在植物林中,7岁就知道木棉花的样子,认识各类的花草树木。

    父亲是丛林开发者,他大半辈子的时间都在彭亨州的森林间,遇过最严重的疟疾,我记得他被朋友送回来的时候,几乎奄奄一息,在县医院治疗,捡回一命。

    我第一次知道疟疾原来很可怕,那种经过蚊子传染的病不好好治疗,也会轻易夺走宝贵的生命,得病者会寒颤、发高烧、贫血、脾肿大、心跳减弱、没食欲,经过那一次大病,父亲的健康就一直不好,加上那个年代家庭环境不佳,也没在病后好好休养,导致他50多岁就开始一直与病魔抗战,80多岁过世前都在病榻间。

    父亲对中草药的了解都是从生活中学习到的,他生平上学学习的机会不多,小学毕业,写得一手好书法,那个年代,他也很幸运还可以上学去。

    父亲曾说,这世界上能够存活下来的植物,大致上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是时间给它们定义而已,所以对大自然的一切生物要互相尊重与和谐相处。

    我对一种跨过世纪的植物也特别青睐,这植物从小就认识,在父亲眼里就是“不死的”的家伙,你也会认识,因为在大马的国土上它也长着,让我就来讲讲它——“剥皮树”,白千层(Cajeuput-tree,Pune tree)。

    20181101feMELALEUCA02

    人与植物互相依赖

    白千层这植物原生地就是马来西亚,澳洲与印度,也被称为白瓶刷子树,玉树,相思仔等。

    我在台湾宝岛上是随时都可以看到的植物身影,是大量的被栽植,是遮荫树,防风树,也是优良的行道树。走出家门,附近就好几株,都算超龄植物,一个90岁的老阿嬷告诉我,她15岁嫁来这里,树就已经挺拔活着,也一直剥着皮快乐过日子!她也许记错树的岁数,也许不,要知道白千层的树龄,你得去算它的树皮,算得出几层就几岁。

    当我们在享用着中药,雅致的喝着茶,叹着咖啡,背后都有一株株植物在默默的付出,默默的陪伴着你,植物本身的精彩故事,也许我们都忽略了。再想想全世界的人每日赖以生存的粮食,大麦小麦,大米小米,各类香料与花草,都是取自植物。植物的历史脉搏与各国经济,政治,产业都有密切的关系。

    地球养育着三十万种开花植物,“白千层”是开花植物,花开的像刷子,名字由此而来,像咱们的橡胶树,棕油树,可可树,榴梿树,都是眼皮下掠过的风景,植物吐出氧气给人类,而人类吐出二氧化碳给植物回收,谁比谁更伟大?就是相互延伸生命脉搏,谁都不能没有谁的最大因素与证明!

    植物种最丰富的还是我国马来西亚与巴西,天然资源丰富,不遭破坏,人民生活就像在天堂。

    20181101feMELALEUCA03

    秘密基地挖木薯挣钱

    白千层植物像白斑皤的哲人,秋天的时候一树的华发。漠然的神色,似孤傲,却也是那般的可亲,有趣而幽默。

    树让我有很多斑斓的回忆,我在念中学前就认识这种树,记忆虽然很遥远却也清晰如昨日。我老家后方早期还是森林,骑脚车进去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森林沿边的地都被村民偷开垦来种木薯,种了却不能收成,不知道被谁报官了,整大片的木薯芭地都被政府用铁线围起来。

    我常常在那个地方附近帮妈妈割树胶,周末就会带同学进去河边捉鱼,后来发现,原来也可以进入森林地带,偷偷进去几次后,胆子练得很大,就与同学及邻居朋友商量进去挖那些被废弃的木薯芭的木薯。

    天哪!我那年才念小学六年级,人小鬼大,脚车还是大台的,坐到脚车包位上,人就悬在半空的感觉。

    70年代的经济很差,我妈妈每天辛苦割三依格的胶树,每个月结算,才能换到一包白米,其他的柴油盐呢?我们也想帮忙减轻爸妈的负担,而挖木薯还真的可以挣到一点钱帮补。

    那片木薯芭有多大?我从小学六年级挖到上中学还是如汪洋一片的木薯林,木薯还会不断原地生长。

    当然,以小孩子的能力是有限的,周末吃过中饭就结伙到森林去,太阳下山前收工,每人可以挖到半个大麻布袋,然后自己载回家。

    森林的路不好走,小朋友们都是以分工合作的方法进去及出来,还要过一个铁篱墙,哪里犹如我们的秘密基地,鲜少有人进来。

    20181101feMELALEUCA05

    味清新 药用价值高

    森林内陆地带,我们也探测过,阳光底下也不怕有什么动物出现。河流周围就有一种树剥皮的,像行道树一样整排长去,后来发现它还会开着满树的白花,像瓶子刷一样,非常可爱。

    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树,用树枝打下一些花与叶子给爸爸看,才知道那个就是剥皮树,再后来真正认识了它的本名“白千层”,抑或“千白层”!

    白千层是很特殊的植物,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在台湾这片土地,我的居家附近与它重逢,我立在树下久久没有离开,因为它让我回忆起小时候辛苦,而又充满冒险的岁月。

    停止挖野木薯的日子,是在读预备班后进入初中一,突然有一天大队警方人马涌到森林去,不是捉我们,听说是捉马共的地下分子,我们长期在其边沿活动,从来不知道森林内陆还藏了人。

    我们也害怕受牵连,从此没有再进去那座森林。森林,经过几十年的环境变迁,早已被发展了成住宅花园,如今,里面都住了人。有一年,带我女儿进去看,河流还在,那条河水的出口就是霹雳河上游。

    20181101feMELALEUCA04

    可以治疗霍乱症

    白千层的树干,棉软的,细韧的,一层比一层更洁白,软木塞就是它的树皮制作的,对了,树皮剥下来还可以当作橡皮擦,很好用的!

    它年轻轻就像一个老人,皮质一层层的剥去,伤痕累累的挂着的感觉,而树依然玉树临风,丝毫没有被自己的衣身牵动了,它的心境是不是令人难以体会的深不可测啊?

    白千层是剥开千层的坦荡心迹,天生的残破树身,也似乎从来不会让它感觉卑微,让人动容的就是那种裸露的赤诚,是深沉的哲学意味。

    它是可以发出香气的植物,气味清新,带点樟脑味,可帮助提神醒脑,只是花儿对肤质敏感的人还是不要碰为妙,免得引起皮肤痒及出小疹。

    白千层树是药用植物,很久以前老爸说,此植物可以治疗霍乱症,对风湿也有疗效,其味芳香,早晨或黄昏经过树身都会闻到,淡淡的微香,沁人心脾。

    树皮:安神镇静,治疗精神衰弱与失眠症。
    叶子:治牙痛、腹泻、过敏性皮肤、杀虫……是外用为多。

    抗废气挡台风

    白千层也被称相思树,那是叶子与相思树类似,也像柳叶。夏至秋季开花,花儿极香,花粉含毒,体质敏感的人还是远离花比较不会打喷嚏与恶心。

    白千层是抗废气,二氧化碳的优良植物,虽然它不是很好的遮荫树,台北很多街道都种来当行道树,也是很美的风景。

    它很年轻的岁月就被人当老树来看,原因就是满树干都在剥皮,一层又一层,仿佛得了皮肤病。

    多台风侵袭的国度,还真的需要栽种多一些白千层,它是挡台风的大英雄!更重要它是不畏惧火焚烧的植物!

    树皮剥下来也可以拿来写字,投情书,我相信在恒古时代,必然有人用之来写字。

    白千层的树种很多,已被认知的就有230种,澳洲还拿植物来提炼精油,听过吗?Cajuput oil、万金油、白花油、绿金油,都是萃取自此植物的成分。

    台湾这里我见过两种形态叶子的树,开的都是白花,也见过红花的那种,就叫红千层。

    白千层在我也是一种怀念家乡的树,我的少年挖蕃薯日子,还有河里的游鱼,童年不富裕却也是快乐学习成长的岁月!

    寄自台湾:叶则蕾
    图:互联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