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国语补习老师兰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叶家乌贼——国语补习老师兰姐

     



    开斋节快到了,每逢开斋节都会想起兰姐。兰姐名罗史兰(Roslan),是我高中的国语老师和补习老师。同学们戏称他兰姐,并非他说话像姐姐,纯粹出于顽皮心,寓意姐姐般亲切吧!

    兰姐在我家为我们补习。每星期一堂课,课上仅六名学生——出于这个缘故吧,师生感情亲密。毕业多年,我们依然向兰姐拜年,兰姐也总是请师母为我们备一席美味:叁峇虾、咖喱鸡、马来粽等。大伙儿聚集一堂,时光回到过去又回来。

    兰姐家住郊区,距离我家甚远。那些日子里,他每周骑着摩哆,有时强烈日头切进肌肤、绵绵细雨拍打雨衣,风尘仆仆来到我家。尽管收费实惠,但教学态度认真。他与我们讨论时事,精彩说古文故事;他让我们发表意见,故事于我们心上活了 ,有自己的声音。我们兴味盎然,受益匪浅。我们能以国语斐然成章,兰姐功不可没。教书时,兰姐不苟言笑;休息时分,客厅传出我们清脆的笑声。他关怀我们的生活,对所遇难题不吝指点。他还会简单的中文会话呢!向我们学的。

    一些朋友回忆起补习班,说那是梦魇。记忆中,兰姐的补习班却让我们期待。我们对国文产生了浓厚兴趣,考试成绩大跃进。往后我能轻松完成多项翻译工作,包括本科论文的英文译成国文、硕士论文的中文译国文,乃至工作后的一部分项目,心存感激。

    对待学生不分肤色

    兰姐高大矫健,经常一身传统马来服。他是学校的纪律老师,严厉包着爱心。获升级调职到他校后,一名黑社会老大的孩子屡屡勒索同学,让老师们头痛不已,却没有勇气严惩他,害怕惹来一身蚁。兰姐出马了!他千方百计教化孩子。孩子恳求他勿让父亲知道他的事,以免被打得皮开肉绽。兰姐答应了,要求他遵守“约定”。一个孩子变坏,背后是有些原因的……兰姐告诉我们。那名孩子渐渐循规蹈矩,毕业后还回校感激他!兰姐说的时候,他自己也被感动得双眼泛红了。

    兰姐是马来教师,对待学生却不分肤色,犯错的同学就受罚,罚了再激励;表现优秀的同学受表扬,表扬以后不能不继续努力。以兰姐为榜样,我告诉过自己,无论从事什么行业,都要认真投入,不能让职业沦落为一项乏味的例行公事。

    我最要好的中学朋友里,不乏当年兰姐的补习班成员。月前我们又见面了,提起兰姐,难免想起我们曾经让他掉下男儿泪。别误会,我们绝非行为恶劣,让兰姐失望落泪;而是逗他爆开大笑,笑得洒泪!

    兰姐脚踏实地耕耘。去年起加入他补习班的双胞胎外甥告诉我,补习班人数很多哦!朋友也说,同事想让小孩报名参加兰姐的补习班,可惜人数爆满,没有名额了……

    向兰姐拜年,得开车奔腾大道上,远远远远来到郊区,越过大榴梿雕塑,穿过穆斯林坟场和清真寺,弯弯曲曲兜过一大段泥土路,就会看见乡野味浓浓,有花藤盛开,肥腴绿叶衬托的木板屋。贤惠漂亮的妻,浅浅笑容像好看的花,迎我们于门前;老么躲在兰姐大腿后,睫毛长长抖啊抖的,眼里有女孩的好奇。他家门前跟我老家一样,也有鱼儿池中游,屋旁花木起舞微风中。风依旧吹,我们欢笑依然,只是上一次拜年,兰姐头发已斑白,还捧了个小肚腩!

    也许今年无法抽空向兰姐拜年,请容我于此祝福兰姐和所有穆斯林师友:开斋节快乐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