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不滿搞垮生意又搞外遇 “為了女兒,他殺女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疑不滿搞垮生意又搞外遇 “為了女兒,他殺女婿”

死者斯賓塞。
死者斯賓塞。
警員封鎖現場調查。(檔案照)
警員封鎖現場調查。(檔案照)
死者遺體週二晚開始停柩在潮州殯儀館。
死者遺體週二晚開始停柩在潮州殯儀館。

“岳父刺死女婿”案追蹤
(新加坡12日訊)疑不滿女婿搞垮生意又搞婚外情,憤而揮刀刺死女婿的岳父陳南勝,早年跟妻子離異,對3個女兒深感愧疚,一直嘗試彌補女兒,對長女(死者妻子)尤其疼愛。



熟悉被告的人都知道,女兒是被告的“死穴”,為了女兒,即使赴湯蹈火,他也在所不辭。

《聯合晚報》報導,被告是一名慈父,尤其疼愛長女(死者妻子),女兒要什麼就給她什麼,長女就是他的死穴。

“過後女兒和女婿(死者)交往結婚後,他更是愛屋及烏,對女婿深信不已。他搞到今天這個地步,關鍵在於他太疼愛女兒了。”



據悉,死者生前很會討岳父歡心,深得岳父信任,被揭發買公寓報大數,岳父卻對死者深信不疑。

一名不願具名被告好友受訪時說,以前史賓塞幫陳南勝打工時,非常懂得討後者歡心,除了拚命工作,還會“老闆前老闆後”的奉承陳南勝。

等追到和娶了陳南勝的大女兒後,史賓塞更是“岳父前岳父後”地討好陳南勝,又乖又孝順,深得後者喜歡。

“後來兩人的辦公室還一左一右設在同一處,陳南勝去那裡應酬都帶上女婿,非常信任他。”

好友甚至爆料說,有一次史賓塞說要買公寓,但出價比市面上高,縱然一些好友出面提醒,但陳南勝還是對女婿深信不疑。

這起駭人的謀殺案發生在前天下午1時22分,地點是直落亞逸街及文達街的路段。

陳南勝(69歲,洋名Bruce)疑不滿女婿斯賓塞(38歲,Spencer Tuppani,企業家)搞垮生意,又搞婚外情,眾目睽睽下近10刀刺死女婿。

死者妻:雙重悲劇

死者妻子首度開腔,發出74字公開信,悲慟表示這是一起雙重悲劇,家人都陷入極度哀痛中。

被告的43歲女兒陳青青,也就是死者斯賓塞的妻子,通過家庭律師發表公開信,首度針對案件作出回應。

《新明日報》報導,全長74字的公開信,以英文書寫。陳青青在信中說道,這起事件對家屬而言是雙重悲劇,但由於警方正在調查中,家人無法對媒體多說什麼。

陳青青的信中也提到,家人不僅失去了一名至親,而她心愛的父親也在面對非常嚴重的控狀,家人們此時的心情都非常沉重,也在極度的哀痛之中。

陳青青希望外界能體諒家屬目前的處境,給他們私人空間,平靜面對所發生的一切。

被告酷愛唱歌

陳南勝酷愛唱歌,最喜歡的歌曲包括《我問天》、《賭仔自歎》及《萬惡淫為首》!

其友人透露,由於陳南勝受英語教育,他只靠背歌詞來演唱福建、廣東歌。

他上週六與友人到新山出席晚宴,案發當天還約人到歌廳練歌,豈料之後沒赴約,反而持刀行兇,消息傳出後,嚇壞好友。

被控謀殺面對死刑

岳父週三早被控,控狀指他涉嫌於今年7月10日下午1時22分,在直落亞逸街121號處謀殺38歲的斯賓塞。若罪成,他最高可面對死刑。

被告身著紅衣及長褲面控時表情相當淡定。過後,其代表律師向法官申請讓家人與被告會面2分鐘,理由是被告患重病,家人希望瞭解其健康情況,以及是否有所需的藥物。

法官沒有批准請求,還直接問被告目前是否有所需的藥物。被告通過法庭通譯員表示,他已經有了所需的藥物。

法官說,如果家屬有什麼其他請求,或是對藥物方面及被告健康有何疑慮,可通過負責此案的調查人員請求。

死者常去夜店 出手闊綽

入主被告公司后,死者常上夜總會喝酒,出手闊綽,曾為了購買名表飛到意大利。

一名認識死者和被告的知情者卻說,死者入主公司后,為了體面,自作主張從一間月租1000多元(約3100令吉)的辦公室,搬到一間月租近2萬元(約6萬2000令吉)的黃金地段辦公室。

知情者也表示,死者變得很闊綽,穿名牌賣名車,還喜歡收集手錶。他曾為了購買一支價值10萬元(約31萬令吉)的手錶飛到意大利,出國要帶5雙名牌鞋子。

死者的揮霍,與岳父的節儉性格落差甚大。

知情者也表示,死者常以應酬為借口,到高級夜總會喝酒跳舞。

陳南成上週六到新山參加晚宴跳舞。
陳南成上週六到新山參加晚宴跳舞。
被告陳南成熱愛唱歌,經常和好友到音樂室練歌。
被告陳南成熱愛唱歌,經常和好友到音樂室練歌。
目擊者拍下被告眼睜睜看著死者倒臥現場一幕。
目擊者拍下被告眼睜睜看著死者倒臥現場一幕。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