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再罩砂拉越 全民首長走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無法再罩砂拉越 全民首長走了



(本報陳中興攝)



(古晉11日訊)砂拉越州首席部長丹斯里阿德南沙登今午約1時24分,因心臟病逝世,享年73歲;他遺下妻子潘斯里查米拉及5名子女。

阿德南是在三馬拉漢心臟中心離世,當時其夫人和砂副首長拿督斯里阿邦佐哈里等人守候在側;他原是在本月27日慶祝73歲生日。

阿德南是于上週六(7日),因為身體不適及呼吸困難,被送入三馬拉漢心臟專科醫院留醫。



砂今特假 哀悼7天

阿邦佐哈里過后在下午3時30分,召開新聞發佈會披露首長病逝消息。

阿德南是于2014年2月28日出任砂首長,他也是砂土保黨主席兼砂國陣主席,之前曾擔任過天然資源與環境部長。

據了解,出任首長后的阿德南,一直被指健康每況愈下,他最后是在半個月前露面;當時他是在砂地方政府及社區部長拿督沈桂賢等人陪同下,到澳洲進行工作訪問,愛妻查米拉也隨行。

過不了生日

當阿德南從澳洲返回古晉,就傳出其身體極度不適,多次進出三馬拉漢心臟專科中心檢查,過后他就沒有再公開露面,原先安排好的節目,是由砂內閣同僚來代表他出席。

阿德南自上任砂首長后,就展現非常親民一面,包括向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中央政府,索討砂應有的自主權,砂政府同中央政府也展開多次相關問題的談判,但迄今尚未獲得落實,被視為是他心中一大遺憾。

另外,阿德南沙登也一直強調,砂拉越必須要擁有教育自主的權力,以提升英文教育;同時,他也宣佈砂政府承認獨中統考文憑,開啟全馬首個州政府來承認統考文憑的作風,令華社激賞。

他同時也常年撥款給砂獨中聯委會,來作為州內14間華文獨中的辦學教育基金,顯示他從政中庸,並照顧華社的需求;他也一直為砂拉越各族和諧精神是冠于全馬,而感到自豪。

施行利華政策
爭取砂自主權

阿德南擔任首長期間,除了推行利惠華人的決策,也協助為砂州政府爭取首階段的自主權下放事宜;更是國內首個承認獨中統考文憑的州首長。

他在爭取砂拉越自主權過程中立場堅定,儘管對一直對中央政府及一些政策作出諸多抨擊,但這無阻他被主流政治排擠或邊緣化。

他曾自稱與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關係很好,所以后者在砂拉越自主權事宜上,也給予良好配合。也因此,首相答應將13項行政權交回給砂拉越,因此砂政府已完成第一階段自主權爭取。

不過,第2階段是涉及憲法事宜,第三階段是石油開採稅及領土,但因目前國際石油價格下跌,砂政府先暫緩石油開採稅的商討。但天意弄人,他在等不到結果下就離世了。

阿德南在許多課題上,特別是伊刑法,也曾表明那是西馬的事,不涉及砂拉越,並希望別人不要來破壞砂拉越宗教自由。

他多次強調,上任首長以來施行利惠華人決策,包括允許持有統考文憑的畢業生申請擔任公務員等,是持續性政策,絕不因政治局勢演變而轉變;同時制度化撥款給獨中。

SK07_310316_ADENAN

2017012fb88c

2017012fb88

2017012fb88a

2017012fb88b

我的阿德南印象

文:《中國報》副總編輯林明標

見過阿德南一次,那是去年正月初八,在古晉的一場聯訪。為甚麼記得那麼清楚?因為飛去古晉那天,是正月初七人日,還過著年,但接到總編輯要求出訪時,我毫不猶豫答應了。

因為,這個採訪機會,殊為難得。對象是阿德南,一個政壇傳奇,在耄耋之齡,攀上權力巔峰,雖風燭殘年,卻志在千里,要打造真正多元和諧、權力自主的砂州。再說,當時砂州快要大選,我想實地感受當地氛圍。

這個訪問,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另外3件事,都是和觀感有關。

第一件事,去到訪問的地點,國父大廈。這個政府辦公大廈的大堂,布置得紅彤彤,不是隨便掛幾粒紅燈籠便算,而是真的張燈結綵,有小亭子,有春聯。這是我在西馬的政府單位沒看過的。

第二件事,進入首長辦公室,大開眼界。它有偏廳,有會議廳,也有辦公桌,偌大,自是不在話下。令我驚嘆的,是它的古典裝飾,金碧輝煌。這也是我在西馬的政府大官辦公室沒看過的。當然,這種土豪作風,和阿德南無關,這是他的前任的手筆。

第三件事,當我們慢慢走到會議桌時,看到有個白髮老人,已經坐著,閉目沉思。因為老早聽過他的“沉思”傳言,我特意觀察,果然,他就這樣,真的一動也不動,直至我們趨近,他才張眼(證明他沒有睡著?!),但眼神遲滯。

接下來做訪問,我們無所不談。華人選票,當然是訪問的重中之重,他花了很長時間,來表達他對華人的重視及自己是個開明的首長。我當時馬上信了,因為之前和古晉的朋友交談時,幾乎人人都說,阿德南言行一致的照顧各族,不會唯土著獨尊;加上大堂的喜氣新年布置,讓我有好感。(後來他有很多反種族主義,甚至打臉西馬巫統的言論,相信你也曾叫好)

說話有氣無力

另外一個重點問題,就是他的健康問題。坦白說,一個人如果在和人開會交談的半途,習慣性的閉目沉思至沉睡,人家不會認為你不尊重,反而覺得你的健康有問題。他在強調他的健康還可以時,提到自己不久前動過心臟病手術,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現在沒事了。不如此強調還好,強調了我反而對他的健康狀態存疑。最令我對他自稱健康沒問題不能信服的是,訪問結束後,他要助理扶著走進去後廳。

整個訪問,我都覺得他很“辛苦”。除了因為他說話有氣無力,更是因為覺得他的擔子很重,必須治理他的州、打理他自己的黨、應付永遠都在鬧的成員黨、應付巫統、率隊打州選、東奔西走出席活動、主持會議……。以他這樣的年齡和健康,這麼勞碌,怎會不辛苦。但他說他可以,他多做一任首長,應付得來。現在看來,那不是強,而是勉強。

證明不是傀儡

其實,他從政四十多年,嘗盡風光,曾官拜部長,又何須非當上州首長不可?這自然就不是他一個人的事了,泰益馬目退位時,阿迪南本來不是最具問鼎實力的人,但泰益最終選了他,內里自是有其一番政治計算和考量。如果當初阿德南滿足於當州部長,不接下首長重任,也許便能有更多時間休生養息。阿德南雖無意長久在位,但還是很盡責和費心勞力,並展現了和泰益迥然不同的作風。也許他要證明自己不是傀儡,雖繼承了金宮,沒有繼承那種人慾橫流的作風。

阿德南去世,砂州人民會懷念他對人民的軟,對爭取自主權的硬;西馬人民也會記住他的尊重多元、敢怒敢言。不要問為甚麼他在從政的首40年,罕有展現這樣鮮明的作風和特質,至少他權力在握之後,有把民之所欲放在心中,言行一致。他的3年,遠比很多屍位素餐,說一套做一套的政治人物的幾十年來得偉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