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信:北方沒有我的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沈明信:北方沒有我的娘

沈明信(普門雜誌總編輯)



突然間,海外華人都有了一個娘家。包括我,在北方有一個永久的娘家。

把海外華人當成遠遊不歸的孩子,這樣的想法不只是中國人,連台灣人都有。一名心地善良的台灣女性朋友很認真地對我說,如果發生排華事件,歡迎600萬大馬華人到台灣來。她認為,台灣是可以容納這許多人的。

但是,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上一代的漂泊,夠了,我們無意再漂泊。台灣人尚有外省人和本省人之爭,大陸這個娘家,和700萬港人成日吵吵鬧鬧。我們回去了,我們是誰呢?我們不過是馬來人。



我的老家,沿著馬六甲海峽而居。那海浪來了又去,曾經天南地方回不了家的人,都在這裡落戶,中國人、印度人、阿拉伯人、爪哇人、武吉斯人、葡萄牙人。我們只是這一條古商道上的一顆細沙,隨著際遇的浪花,飄泊上岸,紮根、生長。

丟掉抗日徽章

謝謝黃大使的好意,對於此方的人,什麼是民族、什麼是國籍,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我的父親念小學三年級那年,日軍南侵。他在校服上別了一顆民國國徽,那是南洋華僑抗日的募款徽章。每個月捐一角錢,便可以在日頭鐫上一個角,一年圓滿之後,剛好是“青天白日”的12個角。

一名日本軍隊裡的台灣兵在路上攔住他:“小弟弟,趕快把這個丟掉,會殺頭的。”於是,這名英殖民地的小公民,回到家,打開後門,把源自故土的徽章,扔進波光粼粼的馬六甲海峽。當那小小的弧形在海平線終結時,他的心情和疑惑,一如海水般灰藍。

在那當下,同樣是華人,誰又是誰?

有了一個強國當娘家,這是風光不過的事,我甚至不諱言,一些華人為此歡欣鼓舞。但如果你看過台灣八點檔的苦情劇,仗著娘家財大勢大的刁蠻媳婦,最終都是被夫家所棄,沒有好下場。我們不想扮演苦情小媳婦的角色,然而,找到了歸宿,我們就不再漂泊,要與這片鄉土生死與共。

堅定面對風雨

你或許會問:“漂洋過海的傻孩子,南洋地方的人,有把你當家人嗎?”我們不得不輕輕喟嘆。這聲喟嘆,在紅衫軍的叫喧中響起,在李宗偉和林丹對峙的球拍中隱沒,在一塊寫著“唐蕃土地”的木板上時斷時續——你祭拜著這一方土地,卻同時拜著北方的故土。

離家的孩子,哪一個沒有喟嘆?喟嘆之後,仍然得頂天立地,堅定地面對人生的風雨。

謝謝中國,這個“娘家”有14個接壤的鄰國,一海之隔的尚有韓國、日本、菲律賓,大半數都曾經和中國打過仗,或有過邊境衝突。如今,頂著美國的壓力,要在世界和平崛起,這外交籌碼很珍貴,不可能為所有海外華人一一出頭。

為此,我們只能彼此祝福,而我們會靠著自己的努力及實力,在各自的國家好好生存下去。

甚至是,我們要對中國說,中國對於世界偉大的貢獻之一,就是散居在全世界的華人,他們無所不到,展現了中華民族刻苦堅毅的精神,在為自己的人生拚搏當兒,更在各個不同的國家帶動當地的政治、文化、經濟發展及社會建設。

我們希望,中國在面向世界和平崛起之際,不只是以展現武力的大閱兵為傲,更能以全體海外華人在世界各國的貢獻為傲。那才是超越國籍,一個中華民族真正的情懷。

這個中秋節,我被宣佈,在北方有一個娘家。祝福這個娘家。現實是,我的親娘,葬在馬六甲郊外的一座小墳裡,北方沒有我的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