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小孩(下) 自理能力比成績更重要 坦然接受看見曙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特殊小孩(下) 自理能力比成績更重要 坦然接受看見曙光

曹秀雲(左):特教班的老師不易為,需要更多耐心和愛心,而且會遇到不少困難。
曹秀雲(左):特教班的老師不易為,需要更多耐心和愛心,而且會遇到不少困難。

報導:潘有文
攝影:李文源
特殊小孩未來的路還要自己走,在小學特別教育班的學習,將有助他們更有自信的成長。



他們學習並不只在于課業表現,自理能力才是關鍵,也許他們有著各自不同的天份,但學習如何融入人群,才能讓他們活得更自信。

賴佩玲的女兒彭韻琪今年13歲,在她一年級時,老師反映說孩子無法明白老師所說,而且整天在班上發呆,這讓賴佩玲驚覺孩子有不尋常的狀況。

醫生診斷后,確認彭韻琪學習能力較為緩慢,但在沒有其他選擇下,賴佩玲和丈夫依然讓女兒在普通班上課至三年級。



“情況越來越嚴重,她學習進度跟不上,同學也排斥她,她變得不合群,自卑、無法與人溝通,說的東西也和同齡朋友不同。”

最終,她把孩子轉校至白沙羅中華小學的特別教育班(下稱特教班),終于為孩子找到一個適合的學習方式。

今年,彭韻琪是小六畢業班的學生之一,穿上畢業袍和載上四方帽,她喜悅的神情,或許便是對父母和師長用心教導的最好回應。

特教班的小孩可以在小學留多兩年才離校,賴佩玲就使用了這個權利,讓學習能力較慢的女兒,在小學多讀一年才上中學,以作好更充份的準備面對中學生涯。

不要將孩子收起來

她對于孩子在特教班的表現相當滿意,因為它提升了孩子的自理能力和自信心;假若當初不讓孩子進入特教班,可能孩子至今依然在原地踏步。

彭韻琪在特教班的學業成績在三甲之列,拿手的科目是科學和華語,她的表現讓母親覺得欣慰,雖然數學方面較弱,但相較二年級時,回答一加一等于零的答案,已經有了不小的進步。

“她在轉進特教班后,開始時不是很適應,有些孤立自己,不和人講話,但在接受老師的專業訓練后,慢慢敢于發言,並且會向我聊到班上同學的事。”

彭韻琪在三年級時,說話的句子都還不太完整,斷斷續續的才能說完話,但在四年級轉入特教班后,在各方面都有明顯的改善,甚至膽量也大了,敢于上台參加一些校內的比賽。

看著女兒的自理和學習能力有所提升,並且能完成小學教育和考試,賴佩琪心裡非常安慰,同時希望擁有特殊小孩的家長,坦然面對這個情況,否則,反而對孩子是一種傷害;家長必須讓孩子自己走出那一步。

“不要將孩子收起來。要讓親人知道,他或她是特殊小孩。藏起孩子是一種傷害,同時也讓孩子坦然接受自己。”

一人失控影響其他學生

一般上,老師會一對一指導較弱的一班,因為學生的情緒還未受到良好的控制,可能學生會吃紙張或打斷鉛筆,因此教學時並不能同時分發紙筆給學生。

“最好的那一班就使用黑板教學,讓學生學習抄寫,到了一個程度,又沒有行為問題,就會建議有關學生融入普通班。”

曹秀雲老師指出,教師會訓練表現較好的學生學習抄寫,為進入普通班做準備。

由于特教班的空間不大,四個班級僅以隔牆板間隔,若有某個學生情緒失控,其他四班的學生皆受影響。

目前該校的特教班學生,至少有60%患有自閉症與過動症, 特殊小孩大多數有情緒問題,因此要掌握他們的情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當特殊小孩還未準備好學習,就要先協助他們做好情緒管理,

先穩定他們的情緒,讓他們肯坐肯站和不會亂跑,就已經是成功了。
學習障礙也能獲理想成績

12歲的徐俊原有輕微學習障礙,今年讀五年級,但他是白沙羅中華小學的畢業生之一。

原來,他的母親洪偉彬擔心,以12歲之齡可以唸六年級班的兒子會跟不上課程,便讓孩子去唸五年級班,並觀察其學習進度

然而,徐俊原的學習能力超出預期,校內的國文理解和作文考試都表現不錯,即使不讀六年級,也因為達到升入中學的年齡標準,可以升上中學。

“他並不是一直在特教班,他的整體表現令我滿意,成績也及格,比想像中好。”

徐俊原的學習能力還算不錯,特教班老師初時有疑問:“他進普通班沒有問題,為何要進特教班?”

洪偉彬和丈夫皆有相同的心思,就是擔心孩子跟不上學習進程,而且他們希望孩子開心讀書,不想讓他有壓力,可以開心的成長。

徐俊原二、三年級都在普通班上課,四年級的課程對他有些困難,才再回到特教班學習;五年級時又回到普通班。

他的功課相當理想,對學習有信心和興趣,在特教班時常可拿第一名,后來洪偉彬覺得得特殊班課程較淺,就要求老師讓他回普通班上課,而且兒子也有能力在一些科目取得B等的成績。

雖然徐俊原將進入中學的特教班,但由于他的國文能力不錯,因此洪偉彬考慮要求中學校方讓他到普通班上課。

家長需配合勿著重成績

不管是普通班或特教班的孩子,在能力範圍之內,師長都希望孩子能有一定的學術成績表現,但還是老話一句:不能只依賴老師,家長需要配合!

“我們都想讓學生取得更好的學業成績,但這也視家長的配合情況,不能只是交給校方,因為特教班的老師,平均一人對8名學生。”意即,教師不能兼顧太多學生,家長在家的努力也很重要。

曹秀雲老師表示,在特教班的孩子,只要其行為和學習能力達標,就會建議他們轉入普通班,大前提是這些孩子不能由于自閉或過動,容易出現無法控制的情緒。

然而,她提醒家長不能過于在意特殊小孩的學習成績;在特殊班表現不錯,並不表示能在普通班也有相同表現,畢竟兩者依然有別。

“在普通班的特殊小孩,能夠考到中等或中下的成績,那就算精英了。”

如果有特殊小孩的家長依舊在意小孩的成績,曹老師就會告訴他們:特殊班走的方向不太一樣,特殊教育是注重自我管理、行為管理、情緒管理,如果只在意孩子成績,就不適合進入特殊班了。

先管理孩子情緒再教學

當特教班老師是一個不簡單任務!

在特教班,老師需要先管理孩子的情緒,然后才有辦法做到教學的部份,如果一個小孩情緒失控,間接影響到其他小孩的情緒,就甭談教學了。

白沙羅中華小學特教班主任曹秀雲出身特殊教育系,曾在全彭亨唯一擁有特教班的華小關丹培民小學任教,2011年因丈夫在吉隆坡工作,才申請調職至現在的白沙羅中華華小。

在她看來,特教班的老師不易為,需要更多耐心和愛心,而且會遇到不少困難,老師之間需要分擔這些挑戰。

這間學校共有35個特教班學生,依自理能力程度分為ABCD四班,依照政府的標準是特教班每個老師對6.5名學生,四班只能收26人。

“但是,目前還有很多人要進來特教班,若再增收學生,就對現有學生不公平,因為已無法顧及每個學生。”

特教班老師必備耐心愛心

特教班的老師要有耐心和愛心;這不是什么宣傳口號,而是必備條件 !

曹秀雲老師指出,特教班的老師經常受到學生的“攻擊”,一不留神,學生突然伸手給一個巴掌,或者一本書突然撲面而來,或者突然被學生捏了一下,這些突發狀況皆是“家常便飯”。

由于老師是在面對情緒不易受控的特殊小孩,因此並非人人能長期受的了這種情況,需要親身體驗過的人才會知道。

但是,老師並非因此不願接收新生,而是他們需要更專注在特殊小孩身上,“把小孩教好,是我們的責任,也是家長對我們的期待。”

轉普通班擔心難適應

特殊小孩的家長,並不一定都希望讓小孩融入(Inclusive)普通班。

“特殊小孩進來特教班后,我們就會評估其能力;不只是學術能力,也評定其自理能力以分班。如果能融入普通教育,就會讓他們進人普通班上課。”

今年在該校畢業的學生,就有6名學生是進入融合教育,只有一人是留在特教班內。

“當小孩有能力融入普通班,我們就會與父母商討,是否讓他們融入普通班?因為不是每個父母願讓小孩進入普通班,所以校方和家長會不斷的溝通。”

曹秀雲老師表示,曾有家長就指出,小孩融入普通教育后,會有很多功課,孩子就會不想上學。

原來,在特殊班的小孩比較開心,除了功課很少,老師也會讓學生學習不同的才藝,這讓學生非常快樂。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