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蘿夏:入微── 作品改編電影最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亞蘿夏:入微── 作品改編電影最多

寫香港舊日作家,絕對不能漏了徐訏。他甚至可算是早期香港最紅的作家,因為他的作品被改編為電影最多。



屈指一算,他的作品在香港拍成電影的就有《風瀟瀟》、《盲戀》、《鬼戀》,是由當時最紅的女明星李麗華出任女主角。《盲戀》有一首插曲〈第二春〉,后來紅到國際歌壇,被美國電影《蘇絲黃的世界》把它改為〈Ding Dong Song〉。

拍成的電影還有邵氏的《誘惑》與《癡心井》,由后來的兩屆亞洲影后尤敏主演,可見徐氏的小說深受電影圈注重。還有何莉莉主演的《江湖行》。

本來記憶中凌波與關山主演的《殺機》是根據徐訏的短篇小說改編,找資料證實時卻發現編劇一欄空白,成為我的疑團。



徐訏在歷史中的定位,正確來說應該是上海/香港作家,他是從上海紅到香港的。《風瀟瀟》就是以上海為背景的間諜愛情小說,可說是徐訏最著名的作品了。

我讀書很沒品味,至今仍認為徐訏是寫女性最好的作家。《風瀟瀟》裡的白萍與梅瀛子栩栩如生,而且他非常會描寫女性的衣服,看《風瀟瀟》就能明白,還有他在香港的力作《時與光》也能證明這點。

自己最早是在本地的文藝月刊《蕉風》看到《時與光》連載,可能那時徐氏還沒有一個明確概念,它的第一部是《青春舞曲》,第二部是《舞蹈家的枴杖》,第三部是《女巫的水晶棺材》。與《風瀟瀟》一樣,作品開始有歐洋風味,包括文筆故意寫得有翻譯小說的痕跡。友聯出版社曾出過單行本,現在當然是絕版了。

這本書后來結集出版時,徐訏把總題定為《時與光》,三部曲是《傳記裡的青春》、《舞蹈家的枴杖》、《女巫的晶櫬》。

徐訏與香港同期男性作家的小說,有個共同點,男主角都是——我。

后來就很少見到徐訏的小說了,可能是自己閱讀的層面狹窄吧!記憶裡最后一次看到徐訏的作品,是一篇短篇小說,刊在香港美國新聞局出版的雜誌《今日世界》。故事我倒記得清楚,女主角嫁了一個小家子氣的丈夫,丈夫任職的公司換了大老闆,赫然就是女主角的舊情人卻禮,丈夫竟然鼓勵妻子與舊情人套交情,最后女主角要求舊情人升丈夫職,要丈夫答應離婚,但她也拒絕成為舊情人的外室。她自由了。應該是三期完或者分上下兩則,插圖是高寶。

不知為何,總覺得香港的徐訏身上披著斯人獨憔悴的大褸。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