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客室.週末架勢堂 童年接近泥巴 長大創作接近地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會客室.週末架勢堂 童年接近泥巴 長大創作接近地氣

20160702heart01



特約:子若
圖:練國偉、受訪者提供

今日登場
旅港大馬視覺藝術家、雕塑家曹涵凱
一張臉就是人們內心最真實的情感表現圖,根本不需要任何背景的點綴與襯托,就已經很豐富了。所以,人像是曹涵凱這次個展的重點展品。他要陶臉作品跟你對話!

大馬視覺藝術家、雕塑家曹涵凱出生于1975年,來自吉打州樟侖(Changlun

),他的童年歲月裡,有許多赤腳踏泥巴的經歷,在最純樸的大自然懷抱裡度過。



從小愛畫畫的他,後來南下到吉隆坡馬來西亞藝術學院唸純美術(油畫),之後的工作內容離不開陳設藝術、壁畫等。人生際遇有時難以意料,他于2004年飛赴世界中外文化薈萃的國際大都會香港,參與當地迪士尼樂園的水泥雕塑工作。

在一年半的日子裡,他追隨身懷絕技的國際級雕刻家,哪怕他當時只是學徒身分,卻是人生最重要的開眼界之旅。後來他參與其他地區主題公園的雕塑及美術指導工作。

在香港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之後,他愛相隨並決定在當地安家立業,與同為藝術中堅分子的女友共設工作室,並積極參與當地的社區藝術等活動。

把當下感受捏塑成作品

這一路走來,曹涵凱特別偏愛立體藝術創作,所以,這一次特地從香港回到吉隆坡,就是為《土木攻城:土篇》個人陶塑展而來。

在這次展覽中,他給我們帶回來了3個系列的陶瓷作品,分別是“人像”、“人偶”及“人獸青花瓷”系列,主要創作材質是陶,其次是瓷和銅。

他透露,當年為了滿足自己的意願,跟學姐學陶立體藝術創作。自2013年開始,他就著手製作這系列作品,重拾昔日對陶瓷雕塑的熱愛。

相較于平面藝術創作,立體創作挑戰在于四面八方的實在質感,所以,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考量的細節更多面;至于觀展者也會隨著腳步的移動,而產生視覺和感覺上的變化。

在創作過程中,曹涵凱指出,他並不刻意以觀展者的出發點進行創作,更多是忠于自己當下的感受。在有溫度的製作工序中,他讓自己回到最自然的感覺。

至于他是用陶、瓷抑或銅來創造,基本上沒有一個固定的選擇模式,他一心只想運用捏塑、雕刻等技法,把自己心中那個人的肖像,給創作出來。

當然,不同材質會產生不同效果,以人像系列為例,陶肖像看起來較溫暖溫馨,銅肖像則多了一份冰冷與剛硬,那是因為陶材質比較接地氣,也跟人類的生活更接近。

“大部分人的家裡,都不缺陶製的碗盤,所以,看到陶製品時,大家自然而然會產生一種熟悉感,那是溫暖且有溫度的感受。”作為一名藝術家,曹涵凱認為,陶材質純粹只是扮演其中一種材料的角色,最重要是回到藝術家創作的核心想法。

悲喜面對面發掘!

展品中,約有80%是人像系列,不問而知,曹涵凱是企圖通過人的臉,與觀展者溝通。他說,早期學習繪畫時,他就偏向畫人的肖像,對他而言,一張臉就是人們內心最真實的情感表現圖,根本不需要任何背景的點綴與襯托,就已經很豐富了。

在他作品當中,我們看到有小丑安靜中的不惑、天使般的萌萌噠、小女孩的欲言又止,還有許多是百思不得其解,還是含笑而過或冷眼旁觀;陶肖像上的眼角、嘴邊的所有細節,全都是情感的表達。惟有你站在它們的面前,安靜地凝視它,才得以讓藝術發生。

他簡單地說,只要觀展者與他的作品面對面對話,即使不需要一字一句,也能把自己的想法傳遞給對方,“是喜悅開心,還是悲鬱傷痛,這都由觀展者自己去發掘吧!”

20160702heart02

人的臉‧動物的耳朵
泄秘情感

在曹涵凱這一系列人像作品中,除了臉部表情做為與觀展者溝通重要資訊以外,我們還發現,每個人像的兩側,或是頭頂部位,都長了奇形怪狀的耳朵,有的甚至是一雙手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曹涵凱坦言,耳朵也是他表現手法之一!除了臉部,耳朵扮演了另一個用來傳達訊息的元素。在五官當中,他之所以特別突出耳朵,那是源自孩提時的一段樸實成長經歷。

“自幼在甘榜長大,因此,平日生活中總會接觸很多家畜,狗、豬、兔等都是兒時玩伴。”通過與動物們的長期生活和觀察,他發現,只要留意動物的耳朵就能知道它當下處于怎樣的狀況,“耳朵是它們表達感覺的其中一個方式。”

最常見的例子,便是人類最佳動物朋友——狗兒了,耳朵是狗身上最靈敏的器官,它是提起、平貼還是轉向,都具有一定的意思。所以,要讀懂狗兒就要學會看狗的耳語。

這些取自生活中的小智小慧,恰恰成了曹涵凱創作的大破大立!人靠的是一張臉,動物靠的是一雙耳朵,把人與動物兩個最複雜、最微妙、最豐富的元素結合起來,無疑給了其作品無限想像空間,以及穿越的能力。

這個穿越是時空,亦可以是人心,胥視你看到的是什麼,就是什麼!像大眼睛尖鼻子,嘴角揚起了上揚的笑容,頭上狀似握著拳頭的耳朵,這座陶像想說的是對未來的緊緊探索,還是對稚子之情的緊擁呢?曹涵凱現時不說給你聽,他等你來觀展,讓作品各自去詮釋,讓你享受藝術發生的那一瞬間。

每張面孔都是我

曹涵凱坦言,在這些作品當中,其實並沒有偉大的訊息想要傳達給觀展者,只把當下自己的心情抒發出來,而每一個作品都是曹涵凱本人,他只不過是以不同面貌出現在群眾面前罷了。

說到這兒,他以一個演員為例,“他也是一個人,當導演讓他演什麼就是什麼,而一個好的演員就是演起任何角色都演得絲絲入扣,生動傳神。”他補充說:“好的演員,即使是一個細微的臉部表情變化,都是戲。”

所以,他的人像裡,每個肌膚紋理的起伏,每個細膩部分都有他想說的故事,“至于要說什麼,不說好過說,因為很多時候,文字和語言是無法完全表達每個人的真實感受!”他最想說的應該是“讓一切盡在不言中”吧!

“你來看了就能體會到。”他指出,每個人的人生歷練不一樣,觀展者接收到的訊息因此不能以偏概全,所以,他的任務在把創作品完成後就結束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觀展者享受罷了。”

魚尾人身馬頭任搭配?

至于“人獸青花瓷”系列,乍看這些作品都相當可愛討喜,但仔細一看,卻極富玩味,是驚喜、驚奇,還是驚嚇,還真的是個未知數呢!

他為何以人獸作為創作軸心?那是因為人世間種種發生過的事物中,他心中一直都抱有一個疑問,那就是:為什麼有時人的想法跟行動像動物,而有時動物的表現,卻又像個人呢?

“這裡頭存在很大的雙向衝突。”為此,他通過這系列人獸創作來詮釋這個衝突,並希望自己可以尋找到常期以來難以解開的謎底。

這創作過程是帶著滿滿的玩心,題材更是任意發揮。人身搭配的是魚尾、馬頭還是蛇尾,都可以不按牌理出牌,他任性地讓自己從昔日閱讀過的一則則神話故事中,放飛一個大男孩的奇思妙想。

這是他找回童年的方式,但他直言,這個方式不一定屬于你的。“我的童年跟別人的童年過得不一樣,我的童心不代表所有人的童心。”那些小時候由哈囉凱蒂伴著長大的大孩子,說不定還會覺得他的人身蛇尾青花瓷太恐怖了!

無論如何,在這些迷你版的青花瓷作品中,他不會告訴哪個是人、哪個是動物,同樣一句老話,讓作品自己說話。他認為,一件好作品就是可以讓觀展者停下腳步,細心觀賞,那就是成功了。

“這說明展品在呼喚觀展者,並與他溝通;溝通成功的話,發出內心的感受油然而生。”他說,這是一件展品可以達到的最高境界,“它,抓到觀展者心裡面的東西。”曹涵凱是個不擅言詞的藝術家,但大家都知道他把要說的話都放進作品裡頭,與作品對話便是跟他最好的溝通方式。

土木攻城——土篇
曹涵凱個展

日期:7月10日~31日
時間:11am~7pm
地點:吉隆坡東方人文藝術館

曹涵凱邀你來進行一場最原始、最樸實的想像與探索!此為人偶系列的其中作品。
曹涵凱邀你來進行一場最原始、最樸實的想像與探索!此為人偶系列的其中作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