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組阿窿輪流轟炸 母親忍痛與兒脫離關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0組阿窿輪流轟炸 母親忍痛與兒脫離關係

    黃健昇
    黃健昇

    arlong 170509 b10 noresize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rlong 170509 b8 noresize

    (安邦9日訊)一人欠阿窿,全家受拖累!青年疑嗜賭和投資金錢遊戲失利,半年內借了10組大耳窿后一走了之,連累家人背負逾5萬令吉,母親不堪大耳窿騷擾,痛下決心宣布與兒子脫離母子關係。

    大耳窿討債手法層出不窮,除了通過電話和發出恐嚇討債,還丟死貓、在鎖頭注入膠水等。

    拖欠大耳窿的青年黃健昇(23歲)在初中二輟學,從事多份工作,最后一份工作是從事送貨員近2年。

    母女飽受精神壓力

    他與父母和姐姐住在美華城,于3月突然搬離美華城住家后,母親吳海風(48歲,書記)和姐姐黃美琦(26歲,旅遊業員工)便開始遭大耳窿討債,包括電話轟炸和恐嚇短信。

    黃健昇也透過短信承認有欠9組大耳窿,不過拒透露借錢原因,母親和姐姐唯有四處向親友借錢,分別幫他償還了1萬6650令吉和2萬7870令吉。

    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奈何4月21日黃美琦再度接獲討債短訊,才知道弟弟又欠一組大耳窿,對方指弟弟于3月借了6000令吉,因沒有定時還錢,債務滾至1萬2000令吉。

    隨后,母女倆除了接獲討債電話和恐嚇短信,住家曾出現死貓和鎖下被注入膠水,飽受精神壓力。

    在與最后一組大耳窿討論,最終答應分期攤還9500令吉,吳海風也因此痛下決心,在黃美琦陪同下在馬華班丹區會召開記者會,宣布與黃健昇脫離母子關係,促請大耳窿勿再騷擾她們。

    出席記者的尚有馬華班丹區會主席拿督梁國偉、區會執行秘書曾秋莉和馬華班丹先鋒隊大隊長曹國洪。

    自從面對大耳窿的騷擾,吳海風已報警2次,她每日寢食難安,開始出現憂鬱症症狀。

    兒對脫離關係沒所謂

    “你要斷就斷吧!”

    在住家門鎖被注入膠水,吳海風忍無可忍,撥電給黃健昇說明要脫離關係,卻換來冷漠的回應。

    她強忍淚水地說,當時痛下決心對兒子說出脫離關係,兒子無所謂的態度讓她很心疼。

    她認為,兒子把她和姐姐的聯絡方式交給大耳窿是很殘忍的做法,讓她們陷入被討債窘境。

    黃美琦說,警方叫她們別接聽大耳窿的來電,但是大耳窿鍥而不捨繼續發動短信攻勢。

    “大耳窿的短信內容包括要死一起死,欠債還錢,每年上門為屋子‘裝修’等,不過不至于現身跟蹤我們。”

    擔心阿窿沒完沒了

    梁國偉指出,根據最后一組大耳窿出示的文件照片,可見黃健昇的簽名沒有註明日期,文件內容也沒有闡明債務數額。

    他說,黃健昇的9組大耳窿單據,只有3組是有簽名,擔心大耳窿的追債行動沒完沒了。

    另外,他說,無論如何,吳海風已經答應扛起最后一組大耳窿的債務,同時也下定決心跟兒子脫離關係。

    “我曾問她是否已經考慮清楚,而她也表明實在不堪再經歷大耳窿追債的攻勢。 ”

    梁國偉希望經過媒體報導后,大耳窿別再騷擾吳海風一家人,任何追債請直接找當事人。

    母:不聽勸 玩金錢遊戲

    吳海風指出,黃健昇有賺快錢的心態,包括曾對她提起解救普通人(JJPTR)金錢遊戲,她當時立刻勸告兒子別輕信金錢遊戲的高回酬。

    她說,兒子的老闆早前曾向她透露,有人到工作地點向兒子追債,當時她便開始心有疑慮。

    “我也在兒子的包包內看到大耳窿的傳單,他說只是收著看看。”

    她坦言,這次並非黃健昇首次拖欠債務,在五六年前他曾因網上賭博而拖欠1萬令吉,由黃美琦代為償還。

    黃美琦指出,弟弟曾有賭博的習慣,幫他還了1萬令吉后,弟弟也分期攤還給她。

    詢及他平時與家人的溝通,她說,弟弟每天早上上班,晚上則到網咖溜達,鮮少對家人說起自己的事情,故不熟悉他的生活圈子。

    “我們只認識弟弟的老闆,不過他搬家后,就不曉得是否繼續工作。”

    她說,弟弟稱在社交網站和手機聊天應用程序認識大耳窿,當大耳窿來追債時,指弟弟是以家人患病為由借錢。

    只認欠下9組阿窿

    黃健昇承認拖欠之前9組大耳窿的債務,不過卻否認第10組的債務,惟第10組大耳窿成功出示借錢單據,家人唯有扛上這筆債。

    黃美琦指出,弟弟透過短信列出拖欠的大耳窿,9組大耳窿當中,3組有弟弟簽名,剩余6組是電話貸款,唯獨他否認最后一組的債務。

    她說,最后一組大耳窿傳來數張有弟弟簽名的文件單據、弟弟身份證副本和家裡水電單,指償還數額累積至1萬2000令吉。

    “對方說,弟弟分別在4月11日至13日,各借2000令吉,但他們是把錢轉進一個陌生的戶頭,我們不認識戶頭持有人,后來加上利息,4月21日數額滾至1萬2000令吉。”

    她說,曾要求大耳窿出來面對面談論這筆債,惟遭拒絕,最后答應分期償還9500令吉。

    吳海風指出,每一組大耳窿都有相似資料,擔心大耳窿重複利用資料向她們追債。

    “我們不懂可以找誰幫忙,到處向親友借錢已經讓我們負債累累。”

    ARLONG 170509 B5

    為此,黃健昇也透過短信承認欠下9組大耳窿,不過不願透露借錢的原因,母親和姐姐唯有幫他四處向親友借錢,分別幫他償還了1萬6650令吉和2萬7870令吉。

    ARLONG 170509 B1 noresize

    ARLONG 170509 B2 noresize

    吳海風(左4起)和黃美琦促請大耳窿別再借錢給黃健昇;左起曹國洪、曾秋莉和梁國偉。
    吳海風(左4起)和黃美琦促請大耳窿別再借錢給黃健昇;左起曹國洪、曾秋莉和梁國偉。

    ↓↓相關新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