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現場‧萬冊藏書贈給後來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國報 China Press

    學習現場‧萬冊藏書贈給後來人

    窗對大榕樹,家藏萬卷書,李業霖老師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提起這讓他引以為傲的情景。我們到時,屋裡處處是書,踮腳跨過地面上的書叢,要坐下前必須把書本挪走,清出一個位置,再看看,原來沙發底下也有書。

    報導:方俊心
    圖:覃福榮、連國強、新紀元大學學院提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171017library01

    20171017library01a

    幫忙打點搬書過程的羅宗榮兩手黑黑,衣服上沾著白螞蟻,對我壓低聲量,“越整理他好像越捨不得,不知道怎麼辦,”轉過了頭他安撫李業霖老師,“老師我一本一本看。”他不時把書遞給李老師過目,如果李老師說還要,那就留下……

    繞過柏油路上的水窪,垃圾的氣味從搖下的車窗飄入。一列火車來了,轟隆聲掩去了周遭其他的聲音,火車走遠,四周又恢復一片寧靜,小鳥啁啾,樹蔭旁的小徑通往歷史學者李業霖老師的家。


    “窗對大榕樹,家藏萬卷書”,李業霖老師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提起這讓他引以為傲的情景。我們到時,屋裡處處是書,踮腳跨過地面上的書叢,要坐下前必須把書本挪走,清出一個位置,再看看,原來沙發底下也有書。

    彼時是4月底,這些書要從老師家離開了,由多在香港經商,同為南洋大學校友的林順忠認購,捐贈新紀元大學學院陳六使圖書館。老師坐鎮客廳最靠近門邊的沙發上,注意著每個搬書的動靜,有時急得站起來,被安撫后又坐下,喃喃道,“我的書全部都很珍貴的,外面各地方買不到。”

    幫忙打點搬書過程的羅宗榮兩手黑黑,衣服上沾著白螞蟻,對我壓低聲量,“越整理他好像越捨不得,不知道怎麼辦,”轉過了頭他安撫老師,“老師我一本一本看。”他不時把書遞給老師過目,如果老師說還要,那就留下。

    “愛書愛到發瘋,女兒租了一間房間給他放書,門都開不到,我以前也是一直吵他,叫他不要買那麼多,女兒來到都沒地方坐。每天找他的東西,把書搬來搬去,我都很佩服他,時常說不寫了,哪裡可以不寫?”太太說。她也在旁一同監督搬書經過,眼看要留下字典的老師焦急,一聲令下,“凡是字典都留下來。”

    半個世紀裡他身體力行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60年代以優秀的成績從南大歷史系畢業后,李業霖老師在南洋研究所任研究助理,第一份月薪425元,一半拿了去買書,那時研究馬來亞最權威的英文學報Journal of the Malayan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皇家亞洲馬來亞分會學報)一本才3元,他一口氣買三四十本。

    在那裡工作的十年間,他拜訪過老師許雲樵、陳育崧,教育家魏維賢,向他們請教,也參觀了他們的書庫。三位的藏書不管質與量都很可觀,“我開始明白藏書、學問和著書,三位一體,關係好像針與線一般密切。”

    半個世紀裡,他身體力行,著書十三本,鑽研馬新華人史、東南亞史,尤擅馬新華文碑銘(注1);藏書在馬新兩地,獻給新紀元的,未計英文書,共有8357本;放置新加坡親友家,而后贈送他們的,加起來共有八箱。

    “讀書的人都是窮人,”他自嘲。

    “我也不明白什麼力量,一個人弄到那麼多書出來,其他的都很省,(書)看到就買。女兒請吃好一點的都說不要,不要吃太貴的東西,買書很捨得。”太太說。

    大半輩子購書藏書,書會否成為身體某個經絡,維持氣的運行?羅宗榮憂心老師把這批書獻出去以后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在七八趟的搬書過程裡,老師一度叫停,神思鬱結。

    注1:《李業霖先生和書目整編》,廖文輝著。

    李業霖老師收藏的《東方雜誌》。搬走時,老師依依不捨,“這些書是我老師送給我的。”
    李業霖老師收藏的《東方雜誌》。搬走時,老師依依不捨,“這些書是我老師送給我的。”
    新紀元陳六使圖書館館員、工人,加上老師的學生,在老師家中幫忙把六千多本書裝箱。
    新紀元陳六使圖書館館員、工人,加上老師的學生,在老師家中幫忙把六千多本書裝箱。

    【李業霖書庫部分珍藏內容】

    ◆《東方雜誌》。清末出版的綜合性雜誌,非常珍貴。老師陳育崧開辦的南洋書局休業時贈給李業霖老師。

    ◆中國出版的學報《歷史研究》、《哲學研究》、《史學月刊》等,新加坡出版的《南洋學報》。《歷》與《南》是重量級的刊物。

    ◆Journal of the Malayan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皇家亞洲馬來亞分會學報)。早期到后期都有,是研究馬來亞歷史非常重要的刊物。

    ◆60年代購下,如今已絕版的英文書。

    ◆從廈門、西安、敦煌、烏魯木齊等收集的中國早期歷史書,如今已買不到。

    ◆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時期購入的西方歷史、歷史理論的書籍。

    ◆很多早期社團刊物,現在已很難找到。

    發揚南大精神的人

    原定于五月初動的眼睛手術,因為這趟書的搬遷而延后了。沒做好不安心,六月中旬的藏書移交儀式上,李業霖老師這樣跟我說。

    認捐人林順忠在儀式上受邀致詞,講話即將結束前,他特別對老師說,“你收藏了整萬本的書,在馬來西亞是個歷史紀錄。我們為你而驕傲。”他也說,李業霖學長是發揚南大精神的人。

    林順忠本人是否也是南大精神的體現?清明節前后,新紀元大學學院理事會主席,也是南大校友的林忠強物色認捐者,林順忠了解緣由后,在一個小時裡就決定答應,縱使他已長期在香港活動。他隨即要求新紀元準備合同,同時處理定金事宜,並且要在六月藏書移交儀式上獲得藏書書目。

    他原本不願接受訪問,幾番請求后才終于首肯。儀式結束后,他邊跟我說話,邊翻看書目表。對于認捐金額,他拒絕回答,只重複了他在致詞時說的話,“覺得很有意義,感謝有這個機會(當中間人)”,同時再一次肯定李業霖老師,一年幾乎買兩百本書,很少有這樣的人,這樣不容易。

    萬本藏書築史學巨塔

    同樣不容易的是這批書籍的上架過程。據館員統計,加上英文書,數目接近一萬本。這當中有些收藏狀況不佳,外加有些書籍原本購入時就已是一把年紀,吸引了紙魚、白蟻啃食、築巢。

    因此藏書抵步后,館員第一步必須做的是殺蟲,把書籍集中一室,由蟲害防治人員密封空間,全室噴灑殺蟲氣體。高級館員戴婷婷說,一般圖書館都會不定期進行這項工作,以確保藏書安全。

    噴灑完成后,先開封讓氣體消散,接下來幫每本書清抹身體,一萬本書,一本一本抹,抹了兩個星期左右,“每個館員都把手上的工作放下,從早到晚抹書。”

    抹好后,中文系的同學義務幫忙整理書目,在電腦上輸入資料,再由館員進行專業分類編目,每本書貼上索書號貼,最后才上架。分類編目的過程很耗時,過去館員們能夠在一年內編目一萬冊書,但隨著館員人數下降,編目數量已降至約一年七千本,因此這批書預估需要到明年接近這時候才能編目完畢。

    當我們站在“李業霖書庫”前,仰望這座史學巨塔,很難發現它的背后原來有這些孜孜不倦卻又默默無名的學者步痕。

    蟲害防治人員密封通風口,再噴灑消毒氣。之后書必須一本一本抹乾淨。
    蟲害防治人員密封通風口,再噴灑消毒氣。之后書必須一本一本抹乾淨。

    兩座文史書庫相輝映

    這兩年,先后有方修、丹斯里陳廣才分別豐富了新紀元和馬大的圖書館藏。方修家屬在2015年捐贈8500本方修的藏書給陳六使圖書館,成立方修文庫,陳廣才今年捐贈自己珍藏的紅樓夢研究書籍及珍藏品給馬大總圖書館,成立紅樓夢研究資料中心。如今李業霖老師把半世紀藏書獻出,無疑為國內大學圖書館藏再添佳話。林忠強在上個月“李業霖書庫”舉行揭幕禮時,分享此書庫的成立之于我們的意義。

    這幾年很多民間珍貴藏書流入新加坡,學者要查資料,有時得不遠百里到鄰國搜尋,難得老師這批書籍能夠保留在馬來西亞,成為研究歷史的寶庫。馬華史學研究向來不彰,書庫正好作為促進文史研究的角色。另外,也能為藏書家建立典範,希望由此吸引更多人加入捐贈珍藏的行列。而對新紀元大學學院來說,能夠在以陳六使為名堂的圖書館裡設立方修文庫和李業霖書庫,文史互相輝映,更具有特別的意義。

    走進陳六使圖書館,在盡頭左轉,首先會看見方修文庫,再往前,陰刻的五個金色大字,“李業霖書庫”會告訴你,到了。它一面靠牆,三面圍起,只留下中央一個出入口,自成小天地。

    “有時候我想要找一本書找不到,就會想念它,你明白嗎?”坐在李業霖老師家中,他問我。六千多本書從他家搬走之后,過道是過道,沙發是沙發。“以前本來是這樣的嘛。”基于研究、工作、寫文章,不停地入書,導致后來“太太講我們行路都難。”

    “年紀也大了。”女兒唸商科,兒子修電子工程、秘書專業,“對這個完全沒興趣。”“到了我這個年紀,我應該放手。”

    “讀書人不談錢,很大的忌諱。幾萬塊,我要養老,要治病。我從大處著想,還是拿出來好,給年輕一代,有興趣的人讀我的書!”

    六月中旬進行藏書移交儀式,左起林忠強、新紀元文平強副校長、李業霖、林順忠。
    六月中旬進行藏書移交儀式,左起林忠強、新紀元文平強副校長、李業霖、林順忠。
    不到半年時間內,藏書已走了一遍重生之路。此圖攝于九月下旬“李業霖書庫”揭幕時,左起為新紀元莫順宗校長、林忠強、李業霖、林順忠。
    不到半年時間內,藏書已走了一遍重生之路。此圖攝于九月下旬“李業霖書庫”揭幕時,左起為新紀元莫順宗校長、林忠強、李業霖、林順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