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金春捐大體‧“怎樣割都不會痛” 鄭金春要讓屍體幫到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鄭金春捐大體‧“怎樣割都不會痛” 鄭金春要讓屍體幫到人

    馮愛晴說,鄭氏的家人及他們好友會完成鄭金春的遺願,將帛金悉數捐入鄭金春慈善基金會,作慈善用途。
    馮愛晴說,鄭氏的家人及他們好友會完成鄭金春的遺願,將帛金悉數捐入鄭金春慈善基金會,作慈善用途。
    鄭金春生前曾遠赴中國廣州復大醫院接受治療。
    鄭金春生前曾遠赴中國廣州復大醫院接受治療。

    獨家報導:陳紫凌
    (檳城4日訊)“反正人都死了,怎樣割怎樣切都沒感覺不會痛,但至少我的屍體能幫到人。”



    抗癌達12年的浮羅山背資深教育工作者兼中醫師鄭金春(63歲),本月2日晚上8時28分病逝,家人尊重其遺願,將其大體捐給馬大醫院作教學研究用途。

    鄭金春約10年前,無意中看到一篇有關捐大體的報導,當時他就向在旁的好友馮愛晴讚揚捐大體的偉大。

    鄭氏指捐大體的作法非常好,以后他百年歸老也要仿效,將本身的大體捐獻出去。

    其友人馮愛晴則指屍體會被割到七零八落,只剩骨灰歸還給捐獻者家屬。鄭氏就回應指人死了,不會有任何感覺。

    當時閱報及閒聊萌起的善念,鄭氏于2014年10月付諸行動,上網登記成為馬大醫院大體捐贈者。

    鄭金春弟弟鄭金榮(58歲)及馮愛晴(61歲)今早在喪府受訪時,這么說。

    馮氏說,她獲悉鄭氏捐大體的意願后,曾勸對方要想清楚,鄭氏2007年時告知指已決定捐大體。

    鄭金榮說,哥哥2014年登記成為大體捐贈者,而他則是見證人,他和家人都尊重哥哥捐大體的意願。

    他說,哥哥于2006年患上腎臟癌,動手術治療后的七八年期間,一直安好沒復發。

    “哥哥除了定期複診,也根據他本身掌握的中醫知識抗癌,自行配藥服用和保健。”

    他指出,2009年后哥哥繼續活躍社區活動及中醫慈善工作,一直積極抗癌,並兩度到中國廣州復大腫瘤醫院,接受手術進行治療。

    他說,不幸的是,約3週前癌細胞慢慢擴散至全身,哥哥病情加重惡化,臥床不起,並于本月2日晚上離世。

    好友代設基金會了遺願

    鄭金春的好友們為完成鄭氏生前遺願,成立“鄭金春慈善基金會”,喪禮的帛金將悉數捐入基金會,作慈善用途。

    馮愛晴說,鄭金春一直積極參與慈善工作,他生前曾和他們數名好友討論,要成立一個基金會,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她說,而今鄭金春不幸病逝,他們好友皆認為鄭氏生前樂于助人,為社會作出不少貢獻,所以以對方名字為基金會命名,以作紀念。

    “目前基金會算初步成立,但成立理事會和註冊等細節,有待喪禮后再進行。”

    馮氏認為,鄭氏生前一直參與聖心中學教育樓的興建工作,而今他等不到開幕典禮,是一種遺憾。

    “鄭氏病重時曾向我提及,他可能看不到新校舍開幕儀式。”

    遺體抵馬大喪禮沒棺木

    沒有棺木的喪禮!

    由于鄭金春是大體捐贈者,他本月2日晚離世后,院方于3日凌晨2時許派員運載遺體。

    鄭金春的遺體于本月3日早上,已送抵馬大醫院。雖然遺體不在,但鄭氏家人仍根據華人傳統習俗,在浮羅山背廣汀衛生所設靈堂治喪追思。

    家人將于週六(6日)早上10時辦公祭儀式,讓親友、社團、學生們前來致祭。家屬或將在公祭儀式時,移交義款給學校和慈善團體。

    待馬大醫院完成教學研究工作后,家屬會被通知前往參與追思會及焚化大體儀式,之后家屬可領骨灰回家鄉安奉。

    鄭金春在教育界服務約40年,曾在浮羅勿洞華小與崇德小學任教,后升為崇德小學副校長至60歲榮休。

    他擔任聖心校友會總務達30年,並參與浮羅勿洞華小、崇德小學及聖心中學教育樓的建校工作。

    鄭金榮:我哥每天4am才睡
    助人之餘別賠上健康

    鄭金榮認為,做人當然不可獨善其身,但助人之余應懂得拿捏及分配時間,不要因此賠上自己的健康。

    他說,哥哥身兼多職,是聖心中學董事、聖心校友會總務、聖心教育樓建委會副總務、浮羅山背紫濱閣理事會總務、該閣施醫贈藥部主任等。

    他說,哥哥任職教師時也忙于教書、義務看診及社區教育活動,退休后仍然如此,幾乎每天對著電腦忙到凌晨4時許才入睡,哥哥一直這么忙碌,根本沒好好照顧身體。

    “哥哥不是鐵打的,更不是機器人,長年累月下來就把身體熬壞了。我們家人曾勸說哥哥多休息,但哥哥不當一回事。”

    他說,大嫂歐美鸞因抱病在身,哥哥離世前已回娘家休養,她獲悉哥哥離世后,已交代家人好好辦理哥哥身后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