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學習現場‧長頸鹿有故事

文 文 文

20180116live02

報導:方俊心 
圖:李文源、受訪者提供

打磨木板的滋滋聲成了拍子固定的背景音樂,一個頭忽然從窗邊冒出來。“Woi!Aunty!”李順榮跟那個頭打招呼。原來她是住在長頸鹿故事館對面的鄰居,做建築生意,半年前故事館裝修時獲得她不少幫忙。“講什麼?講妳的故事咯!”李順榮仍舊坐在地上對她喊回去。

 長頸鹿故事館原本叫“長頸鹿圖書館”,7年前就成立了,委頓在蕉賴十一哩新村的信義幼兒園旁。半年前它搬過來這裡跟兩排新村屋為鄰,距離十一哩華小也非常靠近,跑得快的話3分鐘就可以到課室。

 這裡比以前的貨櫃箱寬闊,接近四百平方公尺。去年7月底搬進來前,建築系出身的館長李順榮跟夥伴,把這間屋子從頭到尾改造了一番,內部被分割成兩個主要空間,一邊是圖書館,一邊是咖啡座,他們的如意算盤是用咖啡座賺取的收入養活故事館。

 摸索了半年,邁向永續的第一步可說成功了,叫好叫座的水果Rojak、選擇多元的飲料為他們攢下租金,穩住了這後顧之憂。從今年開始,他們希望能把更多心思放在建立故事館的內容,與社區居民多互動,使大家更認識孕育自己的這片母土,進而愛護她。

賠本也要做故事館
建築設計概念居民中而不擾民

 兩年前李順榮接過第三任館長的棒子時,長頸鹿圖書館還在貨櫃箱舊址。那裡存放了兩千多本書之後只可容納十幾人,因缺乏人手,開放時間也短。有時,他們會把書車推出去胡先翁花園的一個公園裡,讓更多人來看書,但碰上人手問題、天公不給臉,主動接觸人群的機會也隨之泡湯。

 “一人一板齊心建故事館”的計劃在去年4月如火如荼進行,獲得了政黨、華團、宗教團體、發展商,當然還有當地居民協助,送來了木板、磚、馬桶、書架、書本等。最重要的還是李順榮以及他的同伴,因為多是建築背景,給了他們打造一座可永續的建築條件。

 從正門走進去,走道適當地切開了圖書館和咖啡座。光線從中央和右方一排敞開的窗戶照射進來,在陰涼的午後,屋裡只開兩盞燈和幾颱風扇,採光、通風良好的設計,讓故事館每月省下50%的電費。

 走道外,還有一層書架隔開了圖書館與咖啡座,使兩邊各自獨立又相互連接,同時也可透過書的隙縫,窺看隔壁的境況。

 從更深入的概念來說,要做社區活動,就必須身處居民中,同時又要避免外來者干擾居民的生活,因此故事館才選在學校附近,有偌大的停車場,不會把車子都堵在居民家門口。

 每星期故事館休館一兩天,針對新發現、新需求進行修繕或改裝。採訪當天,他們已休館第三天,夥伴陸智勇和張敏儀在大門外製作多功能收納櫃,室內透天厝給植物攀爬的白鐵網也已增加,收拾整齊後,隔天故事館又將重新打開大門,歡迎大家的到來。

在咖啡座喧囂中靜心閱讀

 雖說李順榮的前老闆大方贊助故事館一年租金,不過這離永續還遠著。剛開始提出以咖啡座養圖書館的概念時,社區居民半信半疑。

 結果咖啡座紅起來了,網絡上可輕易找到部落客推薦“容易搵”水果Rojak和燒豆腐。2017年最後一天下午,咖啡座大約二十幾個客人,每張桌上都有它的盤子,盛著夥伴蔡萬權的家族秘方。

 從商業經營者的角度來看,李順榮是歡迎部落客的,前提是他們嘗試瞭解“容易搵”之所以會在這裡的原因。它的經營是為了養活與它一個走道之隔的圖書館,不是單純的“cafe”,因為以為它只是一座咖啡廳的人,有時會抱著“消費”心態而來,把圖書館的書隨手處置,反正付了錢就理當做大爺。

 有些人從頭到尾都不曾在咖啡座消費過,只是帶小朋友來看書,“這些人我們也歡迎,有時會給一點獎勵,我這樣說好像有點倒米,”李順榮笑開了嘴。他希望大家更瞭解這裡的性質。

 也有人認為閱讀就該安安靜靜,正襟危坐,但這裡人來人往,音樂和咖啡座的說笑聲都會傳入耳裡。

 “我們把書帶到公園時,很多人經過在散步在聊天,可是為什麼還是能閱讀?因為他找到一個角落。我們把這空間設定成讓人有更多選擇,他就會選擇他覺得舒服的角落,而不是靜態。在一個很靜態的空間,你的心是亂的,你還是亂的。”

 況且開放空間和對外的窗已經讓聲音都擴散出去,而不是悶在室裡。“我們會有這樣的設計,完全來自我們的經驗。”他們希望這裡能夠營造出讓人放鬆的感覺,就像自己家裡的一個角落,不必像一般圖書館那樣拘謹。

為社區整理我們的故事

 營運了半年,“容易搵”已有淨收入了!扣除故事館租金還有餘額,勉強可讓李順榮和四位夥伴糊口。他們也額外接建築設計工作,賺取更多收入。

 白天做檔口生意,晚上是自由接案人,故事館週休時又要自己修繕、改裝,恨不得一天有48小時。還沒有加上故事館的運作呢!這半年來,為了創造可獲利模式,大家都無暇兼顧太多故事館內容,因此李順榮下定決心,從二月份開始,五個人會每人輪流當一天全職館員,全心投入故事館的工作。

 從前還叫“圖書館”時,它的性質和功能再清楚不過,自從搬來現址以後,門楣上掛著的匾額“長頸鹿故事館”,已昭示它的不同。“一樣有圖書館的功能,可是有更多是關於故事的,”李順榮說,我們時常看外國的圖書,可是看著看著不禁也會問,那些事情跟這個正在閱讀的我有什麼關係?

 所以,長頸鹿要把“我”,跟我們自己相關的故事重新帶回來,認識自己,認識這個可能我爺爺曾在這裡開墾,我媽媽也同樣在這裡長大的地方。透過各種活動,把“社區”的概念培植在當地居民,尤其小朋友的心裡。

 “大部分人的問題是對社區不愛,因為他不認識啊,他也不知道社區長什麼樣子,要怎麼去愛這社區?

 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認識我們的社區,並不是因為它有多豐富,而是‘它就是我的社區’,就這麼簡單。它就是你長大的地方,你認識它就是認識了你生命的其中一部分,你就是從這地方走出來的,這樣你才會有這顆心去愛這片土地。”

 蕉賴十一哩沒有風景名勝,也沒有世遺古蹟,不像檳城或怡保,有大條道理讓人愛它,“所以我們要整理出故事,”可以被記憶、傳誦、帶著走,以故事作為社區活動的媒介。這可能也是故事館工作裡最具挑戰的部分,因為凡是關於到“人”的工作,都是複雜的,也不能急。

 現階段的五人兼職館員是個權宜之計,最理想的情況是能夠聘請一位全職館員,然而“容易搵”目前還沒有能夠把館員的薪水也一起賺進來,希望有企業或基金會等願意伸出援手。

三步驟永續經營故事館

 第一步是養活這個空間,第二步是養活一個館員,第三步是如何跟當地居民互動。李順榮覺得,只有當這三步都到位了,“長頸鹿故事館”才談得上是永續了。

 今年裡他們有幾項計劃。首先是策劃每月主題,以主題為軸心設計活動,也推薦相關的閱讀,比如農曆新年要到了,可能會進行一些新年手作坊,推薦相關繪本。其次是採集並整理出社區的故事,繪製人文地圖,如此就能策展、帶導覽,讓大家更認識自己的社區。每月一次的讀書會會照舊,同時完善借還書服務,目前圖書館的書還不能外借。

 “我們也希望讓社區小朋友來這空間服務、幫忙,因為他們才是這空間未來的主人,當我們以後不在了,它還可以運轉。”

 言下之意,這群年輕人不會一直在這裡。李順榮的意思是,如果要他們一直都在才能運作,那也不算是永續了。不過,現在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不是離開的時候。

走道與書架隔開了圖書館與咖啡座兩個空間。建築系出身的館長與夥伴大顯身手,把屋子裡外改造一番,採納綠色、永續的理念,為故事館省下了一半電費。
走道與書架隔開了圖書館與咖啡座兩個空間。建築系出身的館長與夥伴大顯身手,把屋子裡外改造一番,採納綠色、永續的理念,為故事館省下了一半電費。
這裡有三千多本兒童書,大人小朋友一起坐在地上閱讀,放鬆的環境像家裡的一個角落。書架隔開的另一邊是展覽空間,對不同需求的居民敞開懷抱。
這裡有三千多本兒童書,大人小朋友一起坐在地上閱讀,放鬆的環境像家裡的一個角落。書架隔開的另一邊是展覽空間,對不同需求的居民敞開懷抱。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