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灯笼庆中秋 印裔三代提灯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自制灯笼庆中秋 印裔三代提灯乐

    报导:戴美清
    摄影:胡传成∕提供照片



    (芙蓉23日讯)制灯笼、吃月饼,印裔家庭祖孙3代皆庆中秋!

    近20年与华裔家庭为邻,使到芙蓉甘榜巴西一户印裔家庭长期受到华人文化耳濡目染,也喜欢上中华文化,更在中秋节参与社区提灯活动,还自制灯笼给孩子。

    此项中华文化传统也被传承开来,当年的孩子长大成家立室后,也在中秋节制做灯笼给孩子;一个属于华人的传统文化,就这样在友族家庭默默传承下去。

    仁德拉古马与太太柔莎娜,带着5岁的女儿凯莉娜蕾莎在居住公寓提灯,迎接一年一度的中秋节。
    仁德拉古马与太太柔莎娜,带着5岁的女儿凯莉娜蕾莎在居住公寓提灯,迎接一年一度的中秋节。

    芙蓉Prima广场经理纳仁德拉古马(45岁)接受《中国报》专访时,分享了童年庆中秋的记忆。

    他说,他在4岁时便接触提灯文化,小时候并不了解为何要提灯,他询问父亲原因,父亲告诉他,这是华人的文化,各族在马来西亚都是一视同仁,促进友族间的团结。

    “约3年前,我的孩子在购物中心看到灯笼嚷着要购买,灯笼的价格蛮贵,我想起父亲在小时为我们制做灯笼的事,于是也制做灯笼给孩子。”

    纳仁德拉古马与太太育有3名儿女,他说,孩子大了不提灯笼,今年只制做灯笼给5岁的小女儿凯莉娜蕾莎。

    他说,尽管现今已有售卖电子灯笼,但小孩就是喜欢玩烛火,提电子灯笼没有意思,所以他依然采用传统的方式为孩子制做中秋灯笼。

    他披露,制做灯笼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制做过程很简单,他主要是用铁线和彩色蜡纸制做,“用保丽龙也可作为材料,配上彩色纸再以扣针定形即可,或可使用铝罐子,以彩色纸围起来。”

    当孩子询及为何要提灯,他只简单告诉孩子,华人社群在中秋节提灯及吃月饼,这是一个与月亮传说有关的节日。

    他受访时说,他与双亲都爱吃月饼,他本身也喜欢有蛋黄的月饼,今年他在中秋节的两天前,带着女儿在家提灯,也为孩子的童年留下提灯的记忆。

    纳仁德拉古马的父亲巴迪辛甘(75岁)受访时指出,他在芙蓉甘榜巴西居住近20年,社区主要是华裔及印裔,每当中秋节到来,他会带着孩子与邻居共庆华人传统节日。

    巴迪辛甘(右)在孩子童年时期,为种族和谐种下一颗友善的种子,左为其太太菲罗美娜。
    巴迪辛甘(右)在孩子童年时期,为种族和谐种下一颗友善的种子,左为其太太菲罗美娜。

    他说,虽然没有人指导,但看了灯笼的结构后,很容易就可制做,他记得第一个灯笼是四方形纸灯笼。

    “我用竹枝来制做灯笼,使用蜡纸把所有的角黏起来,用铁丝在中间卷起来,放入蜡烛,再用竹子提灯。”

    他指出,以前从最简单的方形或圆形设计开始制做,之后会学习做一些造型,例如天鹅、龙、鸡等等。

    他与太太育有3男1女,年长的3名男儿都曾获得他制做的灯笼,纳仁德拉古马排行最小,如今家中只有这名儿子传承了提灯,制做灯笼给下一代。

    “孩子在小时候看灯火感到兴奋,很开心参与,在最初,他们或许也以为这是印裔文化,之后我让他们知道,友族间应该互相交流,通过认识华人的文化,彼此才有更好的了解。”

    他也透露,两名外孙女目前也就读华小,掌握多一种语言。

    巴迪辛甘的太太菲罗美娜(71岁)是甘榜巴西家喻户晓的护士,她说,当年参与社区提灯,孩子是唯一的印裔家庭。

    她很喜欢吃月饼,尤其是伍仁月饼最为喜爱。

    仁德拉古马制做灯笼的基本材料。
    仁德拉古马制做灯笼的基本材料。
    由友族制做的一个简单灯笼,却有着深层的意义,跨种族的文化传承,令人动容。
    由友族制做的一个简单灯笼,却有着深层的意义,跨种族的文化传承,令人动容。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