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研究助理控诉 “安华图鸡奸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男研究助理控诉 “安华图鸡奸我”

    (吉隆坡4日讯/更新于22:11)(吉隆坡4日讯)两个月前申诉遭公正党霹州主席法哈兹攻击的26岁前研究助理莫哈末尤索夫今日再抛震撼弹,他召开记者会指控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对他做了“违反伊斯兰、邪恶、阴险和道德不容”的事,还试图鸡奸他。



    他揭露,这些事发生在2018年10月2日,身为安华办公室研究助理的他到安华住家提交演讲稿,抵步后即遭安华亲吻脸和颈项,还被要求为安华口交,但他拒绝。

    莫哈末尤索夫召开记者会。(图取自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Rawter)
    莫哈末尤索夫召开记者会。(图取自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Rawter)

    他还说,安华之后掏出阳具,要他握住,又问他是否喜欢;安华也把手伸入他的裤内捏他的臀部,又握住他的阳具。

    “对方之后更试图脱下我的裤子,但被我强硬的推开。在不得逞后,对方又在我身边细语,重复说:‘我要干你’。 ”

    他说,安华被他推开手后变得更强硬,想要把他的身体转过来背向安华,但最后还是被他推开并以粗口回敬,最终安华让他离开。

    莫哈末尤索夫也是已故槟消协前主席莫哈末依德利斯的孙子,他今日召开记者会,并在其面子书上载记者会视频及法定宣誓书,揭露上述事件。


    视频:面子书

    此外,他声称于今年5月在位于武吉加星路的安华办公室,遭法哈兹及安华的新闻秘书东姑纳斯鲁攻击,之后在今年9月入禀莎阿南地庭起诉两人。法哈兹也是安华的政治秘书。

    他表明他透露的是一份他未对外公开的法定宣誓书的内容。

    “我对这些发生的事感到非常失望。我必须问,马来西亚的小人物就得不到正义吗?”

    他指有理由相信,他“不愿合作“,最终才导致他在办公室受到攻击。

    这场记者会直播是通过面子书专页“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Rawter”播出。

    莫哈末尤索夫于11月19日签署的法定宣誓书大略内容:

    1.拿督斯里安华是于2018年9月2日中午12时左右到访我住家探访我祖父(即已故槟消协主席依德利斯)。在该次的会面中,安华献议我一份工作,当时也让我在他手机内,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

    2.安华在步离我祖父家短短20分钟后,就向我发送了一则手机短讯,之后我们几乎每天都以WhatsApp互相联系。

    3.在同年9月23日,安华邀请我到吉隆坡工作,我也在两天后的早上10时30分到其位于八打灵再也加星路的办公室报到,并被安排担任其“政策和社会经济课题”研究员。当时还有另两人在场。

    4.在上班期间,安华天天都到办公室,两人除了每天见面,也都互通WhatsApp。

    5.在刚开始工作时,我的任务是为对方准备一场在10月2日活动的演讲稿。

    6.到了10月2日早上,我将准备好的演讲稿交给安华的秘书,但是后者却要求我亲自把演讲稿送到安华的住家,更对我说了一句“老板在等着你”。

    7.我在当天下午2时15分开车,并在下午3时抵达安华的住家,把车子停好后我去敲玻璃门,但没有人回应。我只好拨打安华的手机,但对方没有接听。之后对方回电,要求我从侧门上楼。

    8.由于当时下着雨,我站在门前时身体有些淋湿。安华打开门后,我也把演讲稿交给对方,但是对方却邀请我入屋,指要和我讨论演讲稿。

    9.我跟着对方入屋后,顺着旋转式的楼梯下楼,到了一个像是“图书馆”的房间,那里除了有书桌、书架,还有一张黑色的“按摩桌”。

    10.他站在我面前,叫我靠近他。我感到很害怕,慢慢走向他。但他突然亲吻我的脸,我避开了,他却把我拉前靠向他,接着亲吻我的脸和颈项。当时我非常惊讶、慌张、害怕。他当时要求我替他宽衣,我拒绝了。他之后没有反应,只是僵直的站了起来,却在我耳亲声说:“为我口交”,而我坚决的拒绝了他。”

    11.安华之后拉下裤链掏出阳具,并拉着我左手握住其阳具,问到:“你喜欢?”,但我之后抽回自己的手,只是站着摇头。

    12.这时对方又再把我的身体拉近,搂着我的腰,之后试着从后把手滑入我的裤内,更捏了我的臀部,之后再把手移去我的裤档前,握住我的阳具。对方之后更试图脱下我的裤子,但被我强硬的推开。在不得逞后,对方又在我身边细语,重复说:“我要干你”。我之后强脱开对方的手,但对方的态度却变得更强硬,想要把我的身体转过来背向他。我被迫再推开对方,甚至以粗口回敬对方以制止对方的行为。但对方掏出已经勃起的阳具说:“拜托啦,尤索夫,只是一个口交…。”,我再一次拒绝,往已上锁的门走去。

    13.之后安华才把阳具放回裤内,整理裤子,之后看起来很生气的离开这间“图书馆”,以键入密码的方式把门打开,并叫我随他上楼,由另一道门离开。

    14.在走回早前进屋的门口时,安华又说了一句:“我还要再做。”

    15.我当时则害怕的回答说,我不会再与他同待在一个房内。

    16.他回应说:“你最终会回来的,我将要当首相了,你知道的。”他之后穿鞋离开,开车回到办公室。

    我拟定这份法定宣誓,并签署这份宣誓书是为了保护自己,因为我感觉最近受到威胁,也希望这件事以依照法律的方式记录下来。

    莫哈末尤索夫的法定宣誓书。
    莫哈末尤索夫的法定宣誓书。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