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从归化球员看国足◢ (上篇)亚洲新趋势大马也仿效 归化球员助强化国足

文 文 文

亚洲国家近年出现外籍球员归化风潮,以此提升国家足球队实力,这股风潮也吹到大马,国足走上引入归化球员之路。

大马已有一名来自冈比亚的归化前锋球员苏马雷,他自2018年10月完成国足首秀后,其不俗场上表现,已在某程度上提升国足的水平。

东南亚不少国足也在争相归化球员,大马不落人后,但长远而言,此举是否真正有利国足发展呢?

在亚洲国家足球队中,日本可算是最早因归化球员得益的国家。

早于1970年,巴西人内尔松就成为日本国足首名归化球员,随后二十年内归化的球员,包括三都主和田中斗笠王等人,皆为日本足球队带来效益。


近十年内,东南亚的国足也相继走上归化这条路,从菲律宾、印尼、泰国、新加坡、东帝汶等,再到大马也加入行列,寻找归化球员已是亚洲各国趋势,也蔚为奇观。

在大马方面,继首名归化球员,现年26岁的苏马雷(Mohamadou Sumarah)之后,国足也将迎来第二名归化球员,即原籍科索沃的28岁中场利里登(Liridon Krasniqi)。他已于今年初取得大马护照,可在下一场国足比赛中代表大马上阵。

来自冈比亚,现年26岁的前锋苏马雷是大马国足首位归化球员。
来自冈比亚,现年26岁的前锋苏马雷是大马国足首位归化球员。

在大马生活至少5年

对于大马国足的归化球员政策,足总(FAM)署理会长兼国足经理拿督威拉尤索夫马哈迪(Datuk Wira Mohd Yusoff Mahadi)指出,吸收归化球员,并非足总的目的,反之是以提升国足水平为出发点,让国足不只是在东南亚立足,而是上升至亚洲水平。

“当会长拿督哈米丁(Datuk Haji Hamidin Haji Mohd Amin)提出这个想法后,我们就开始进行计划。而且,采用归化球员是目前国际足联(FIFA)允许的选项之一。”

他说,足总有着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计划,短期计划是提升球队水平,就是接受归化球员。这是由于周遭的国家如印尼、菲律宾也有归化球员,以前新加坡也有这类球员,如果大马不去抓住这个机会,国足水平将被抛在后头。

他说,足总的目的不只是使用归化球员,而是想要强化国足,以让球队强大起来,这也是现有的机会和选项。

“归化球员需在大马生活至少5年,不管是以球员身份、居住、读书等方式皆可。这些球员在大马5年内参与联赛,经马足总观察确认后,才可成为归化球员,例如苏马雷和利里登。”

他指出,足总会观察来马加入各球会踢球的球员,表现出色和有兴趣入籍大马者,才接到来自足总的归化提议,并把此事带上委员会内讨论,以接受技术方面和教练组的评估。

尤索夫:吸纳归化球员是要提升国足水平,不只立足东南亚,也放眼亚洲。
尤索夫:吸纳归化球员是要提升国足水平,不只立足东南亚,也放眼亚洲。

只需在关键位置补强

“等待归化时间不会太久,移民局会给予协助,因为这是加入国足,不像一般人需要较长时间来处理。”

至于最终会否演变成大马国足有超过一半,甚至全队都是归化球员,他指出,目前大马不需要全队都是归化球员,只是需在关键位置补强,或者是视情况需要才吸纳归化球员,就像球会般根据需求购买球员。

“国际足联并没有限制归化球员人数,也可以全队都是归化球员,就像法国、阿联酋和中国的国足,就有不少归化球员。”

他说,由于大马队目前较缺前锋,因此先招揽前锋,第二个要归化的球员利里登则是攻击型中场,但不代表需要开放全部位置,而是以所需要的关键位置为主。

“如果在这些位置已有本土球员可用,就不会接受同位置的归化球员,但归化球员一定要优于本土球员。”

足总招收归化球员不是在收缩本土球员的机会和空间,反而是想让后者重视挑战。 
足总招收归化球员不是在收缩本土球员的机会和空间,反而是想让后者重视挑战。 

冲山东南亚放眼亚洲

目前,马足总把国足的目标放在支配东南亚,即球队须有把握击败东南亚球队,并上升至亚洲水平。

尤索夫指出,如果国足要在亚洲中占有一席位,球员就要有竞争力。在东南亚只是面对印尼和越南等国,但要攀上亚洲水平,就要面对沙地阿拉伯、阿联酋等强敌,因此招揽归化球员是其中一个方式。

“足球需要不少身体接触,如果球员被撞就倒地,哪里能够应敌?因而必须有基本的体力和体格,身体强壮是一个因素,但也需要有素质,即是说需要一个配套。”

他说,虽然足球场上也有身高不高的球员如梅西,但他有不一样的素质,即使他的体格没有竞争力,其技术却弥补了不足。即是说,成为球员拥有不同的因素,体格健壮可以是一个优势。

“我们看到的人选并非只有苏马雷,而他是其中一个对球队有影响力的人,因而才让他成为国足一员,期待他能为国足带来正面影响。”

他不违言,苏马雷确实增强队伍的实力,但也有数名传承球员,如颜兴龙、维尔科尔宾翁、马修戴维斯(Matthew Davies,25岁,后卫)等人,为国足带来转变,在某个程度上提升了国足的水平。

“如今,我们在世界杯亚洲入选赛小组排名第二,有机会进入亚洲赛。我们以前在东南亚竞赛都有难度,现在有可能去到亚洲赛,这也是足总的目标。无疑,归化和传统球员增加了球队的实力。”

他说,在东南亚国家中,印尼和菲律宾都使用不少归化球员,即使大马现在已不畏惧他们,但如果大马不使用归化球员,就可能难以与之较劲。

大马国足中场颜兴龙(中)父亲是大马人,母亲是澳洲人,他以传承球员身份加入国足,不属于归化球员。
大马国足中场颜兴龙(中)父亲是大马人,母亲是澳洲人,他以传承球员身份加入国足,不属于归化球员。

父亲大马人自动成公民

故名思义,归化是指非该国公民者,自愿入籍成为国民。如果某个球员父母或祖父母,完全非大马公民,他符合条件归化后,就属于归化球员。

但,如果父母或祖父母其中一方是大马籍,另一方是非大马籍,又如何定义这类球员呢?

尤索夫指出,当父母亲有一方是大马人,这类球员可申请以传承(Warisan)球员的身份加入国足。

“就如国足32岁中场球员颜兴龙(Brendan Gan),父亲是大马人 ,母亲是澳洲人,所以他是传承球员,因其父亲是大马人,可自动成为大马公民,不像想要归化的外国球员需在大马生活至少5年,才可申请归化。”

换言之,球员的父亲或祖父是大马人,只要被国足相中,基本上就可直接成为国足一员。但,若父亲或祖父是外国人,母亲或祖母是大马人,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指出,由于大马是根据英国的父系方式定义血统,如果父亲非大马人,只有母亲是大马人的,则必须去申请成为传承球员,只有在政府批准后,才能成为国足球员。

目前大马国足29岁后卫拉维尔科尔宾翁(La’Vere Corbin-Ong),其父亲是巴贝多(Barbados)人,母亲是大马人,就是其中一名获批准成为传承球员的典型例子。

“这种情况就要看政府如何考量和接受与否,足总能做的只是向政府提出申请。所以,父亲是大马人就自动有资格代表国足,但只是母亲是大马人,就不具备自动成为传承球员的资格。”

归化球员和传承球员的存在,使得本地球员会想在国足内积极争取一席之地。
归化球员和传承球员的存在,使得本地球员会想在国足内积极争取一席之地。

树立榜样激发斗志

归化球员可为球队带来正面影响,包括成为本土球员的榜样!

尤索夫指出,从纪律、勤奋、核心工作方面来看,归化球员属外来者,他们肯定会更努力表现,以免自己被淘汰。

“本土球员原本处于舒适区,当归化球员加入引起竞争,可让本土球员改变思维,激发他们的斗志。否则如果每个人都差不多,还有什么要去竞争的呢?”

就他而言,归化球员和传承球员的存在,使得本地球员会想在国足内积极争取一席之地。当有存在这种竞争,才可能产生一支很好的队伍,这即是足总让归化球员加入国足的首个目的。

其次,他说,就是在归化球退役之后,依然可有所作为,并且继续加强他们在大马国足内可扮演的角色。

受国家征召球员身价百倍

目前的归化球员就像发电机,为本地球员积累更多竞争力,以在最终成为更好的球员。

尤索夫表示,当本土球员进入国足,这是他们事业上的顶峰,但要在国足内立足,必须努力拥有更好的素质,并且需要具备成为好球员的特点。

“如果球队在比赛时,动辙被对手射入10粒或8粒球,球员就不会想被召入国足,因为体育馆内的球迷会嘘你,所以要通过队内竞争的气氛,提升球队的素质,本地球员才会更加努力提升自己,这才能成为国足球员的基准。”

他说,一名球员受召入国足,可视为个人职业生涯的顶峰,他在球会的价格标签才能升高,精神意识也会随之越来越强。此时,若有州队球会要签下相关球员,也由于他已是国足一员而身价不同。

“这像是得到了一纸证书,证明是他国内其中一个优质球员。现在许多国足球员来自柔佛球会,这是因为他们有着出色表现,可以有更好的收入,哪一支球会想要你,就要付出更多薪金。”

他指出,足总就是想本土球员竞相争取代表国足,并不只是为国足的形象,也将有益于他们,因为他们可藉此获得更好收入。

“我想对本土球员说,不要认为足总招收归化球员是在收缩本土球员的机会和空间,反而此举是想让他们重视挑战,以从竞争中争取他们个人更高的成就,最终受益的是他们。”

大马国足
首名归化球员简历

名字:苏马雷

原籍国:冈比亚

上场纪录

─2018年10月12日对垒斯里兰卡上替补上场,并打入首个国际生涯进球。

─同年11月入选东南亚足球锦标赛23人大名单,协助国足并拿下亚军。此后一直是大马国足常客兼主力。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